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78章 生机与希望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且说张横走出清水河,率众返回四方城。

    此时四方城重建仍旧持续,一间间房屋拔地而起,一条条街道被重新扩建,下水道重新挖掘,整个城市虽然废墟处处,但充满了无限活力和希望。

    如此景象,令跟随在张横队伍后面的何不干啧啧称奇:“前段时间,都说四方城地龙翻身,整座城池都被夷为平地,方圆百里之内,死伤无数,据说情景十分凄惨。”

    他在队伍后面扫视四周,越看越奇:“看这样子,不像是家家死人的样子啊。”

    之前张横率众潜入清水河底,何不干并没有跟随众兵士一起下去,只是站在了岸边观察。

    也正因为没有下去,才更觉惊心。

    当时张横列阵大战黑水大王,搅得清水河浊浪滔天,之后与僵尸皮囊内的巨足放对,龙珠照耀四方,河水冰冻十里。

    即便是站在河边,也能体会到河底大战之中爆发出的惊人气息。

    何不干在丹碧城万花楼中,与各种各样的人都打过交道,却从未见过像张横这般人物。

    整个四方城民团士兵,单体实力便已经不比他差多少,尤其是张横身边十来名亲卫,实力更加高明,何不干远非其敌。

    何不干在那丹碧城万花楼中,虽然一向笑脸对人,实则内心极为骄傲,很多人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有时揽镜自照,深以为憾,觉得自己若是出生在世家大族,定能成就不凡。

    当今肉食者鄙,远不如自己草莽出身贫寒子弟知道珍惜机缘,懂的拼搏的道理。

    是以他看不起任何世家子弟与名门大派的弟子。

    但是这种骄傲在遇到张横之后,被瞬间击碎。

    张横虽然是武勋出身,但毕竟不是世家大族,只能算是地方上的小家族,但他如今却能独霸四方城,手下训练出这般精兵良将,每一个拿出去都足以称雄武林,成为一地高手。

    这等手段当真不可思议,即便是何不干愤世嫉俗,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埋没的天才,此时面对张横,也不自禁的生出钦佩之情。

    他就算是再自负,也不认为自己能拉扯起这么一个队伍来。

    今日进入四方城后,见到城内热火朝天的景象,心中对张横愈发钦佩:“据说四方城知府身死,整个四方城都是张教头接管。能在大灾之后,城内还有如此景象,这张教头手下有能人啊!”

    旁边曲典察言观色,对何不干的心理已然猜透了几分,笑道:“何兄,你看我们这座城池如何?”

    何不干叹道:“兄弟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人,却从来没有见过像四方城这般有活力的地方。能将一城治理成这样,张教头果然好本领!想来藏龙兄也在其中出力甚多。”

    曲典笑道:“我也只是奉令行事,新城如此景象,全赖大帅指令,曲某可不敢居功。”

    何不干道:“张教头修为高,倒也不算什么,这天下高手多的是,可是有能力治理好一城之人,却是不多。张教头如此大才,兄弟可是钦佩的紧呐!”

    曲典道:“既然如此,不妨多住几天。”

    众人返回四方城后,张横乃将擒获的魔心宫弟子押着游街示众,当众宣读其种种恶行,随后斩下头颅,处以极刑。

    就因为心魔老人石功明在四方城闹了一场,以至于张横率众奔袭千里,火烧四平山,拆毁魔心宫,将其门下弟子不远千里押到四方城处斩,其时观者如堵,事后细思之下,无不骇然。

    当今天下纷乱,英雄四起,但像张横这般强横之人,却是少见。

    这一来惊动了不少人,使得短时间内,无人敢祸乱四方城。

    将魔心宫弟子处斩之后,张横返回府内。

    老管家张忠禀报道:“少爷,刚得到消息,礼部尚书庞元,明日便来咱们四方城赈灾,可要做什么准备?”

    张横道:“有什么可准备的?四方城毁成这样,便是全城死绝了,官老爷又有几个心疼的?只要百姓不反,税银照交,谁会在乎别的东西?”

    他想了想,吩咐道:“让弟兄们都暂且回家,民团留下一百人便成,省的这老东西从这里挑毛病!”

    张忠不敢怠慢,取了张横自制的虎符,去军营内打散兵士,藏匿锅灶,分散坐骑,将一千多精兵辅兵全都分散到城内各处。

    一切事物全都处理好后,夜色已深。

    张横乃进入密室炼气吐呐,闭关修行,静静思索最近所失所得,以求梳理身心,提升自己。

    正当他心神沉寂,牵引周天精气之时,忽然心中生出不妥当的之感,当即睁开眼睛,走出密室,来到半空之中,快速升高。

    在空中往东望去,只见明月之下,一道白云极速接近四方城,待来到城池上空时,那白云上传来一声暴喝:“张横,我乃你家三孔大爷!”

    这声音响如雷震,激荡长空,充斥全城:“老子的僵尸皮囊落在你手里了,你千万不要乱动,内有阴山魔罗阴神,最喜吃人,你可不能放他出来!”

    此时张横已然听出说话之人的身份,不由得大为好奇:“这癞蛤蟆来此作甚?难道真的是一片好心前来示警?”

    他从高空缓缓坠落,到了黑水大王身侧:“哎,癞蛤蟆,你说的是真是假?”

    黑水大王吓得浑身一哆嗦:“张横?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横笑道:“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你还有闲心关心这个?”

    狼牙剑陡然出现在黑水大王手中,他一脸警惕的看向张横:“张元伯,我好心前来示警,并无恶意,你还要取我性命?你讲不讲道理?”

    张横笑骂道:“他妈的,你无缘无故对老子施展咒法,害我几次差点没命,那时候你怎么不讲道理?反倒这时候讲道理了?”

    黑水大王干笑道:“彼一时此一时,你怎么这么小心眼?以前的事情也好意思记心里?还好意思说出来?心胸忒也小了点!”

    张横:“……”

    他将长戟召到手中,看向黑水大王:“癞蛤蟆,你来说说,你口中的僵尸皮囊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皮囊里那只大脚有问题?”(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