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79章 祖山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喂喂喂,话说的好好的,你拿兵器作甚?”

    黑水大王见张横手持青戟,看向自己,一脸的不怀疑好意,登时下吓了一跳,急忙将手中狼牙剑收起,身子再次后撤:“张横!我可不是怕你!”

    他站在云头,对手持青戟的张横喝道:“单打独斗,你仍不是我的对手,老子现在说走就走!我来四方城,非是为你,乃是为了整个连云洲亿万生灵着想!可不要不识好歹,还要对老子动手动脚!”

    刚才张横忽然出现在他身侧,他竟然未能提前感知,心中多少有点慌乱:“只是这几日不见,这家伙实力提升的怎么如此快?”

    当今之世,真法衰微,大神通者久不现人间,神人不存,至人不在,只有几个贤人和圣人尚且存世,但已然没有中古诸子百家论道,人族镇压天地的气象。

    尤其是人王失德失力,多年不曾有圣贤称帝,人间界乱象频仍,殷朝皇帝望之不似人君。

    反倒是妖族多俊杰,阴间出英豪,九阴山封印松动,幽冥界洞口欲开,万族蠢蠢欲动,眼见的便是一场大大的乱局,到时候万族争鼎,人族还能不能保持天地间主角的地位,都还是两说。

    黑水大王在人间厮混多年,虽然也见过一些人族俊杰,但在他看来,所谓俊杰,也不过如此,无一人能有圣贤气象,日后成就有其极限。

    看的多了,也就对人族的下场感到悲哀,不曾想镇压天地无穷岁月的人族,也会有衰落如此程度的这一天。

    原以为人族再无惊才绝艳的后起之秀,却不料四方城出了一个张横张元伯。

    黑水大王咒法伤人,几乎无往不利,却接二连三在张横身上受挫,便已经知道了张横的不一般,后来离开碧水寒潭,暗中打探了一番张横,却发现此人刚过弱冠之年,行事蛮横,看似没有头脑,但四方城却被治理的井井有条,远超附近各个府城。

    这等年龄,这等才情,又有如此实力,已经不弱于其余种族的天才高手,更何况他还有八百性命相托的草头兵,若是有朝一日成长起来,定是非同小可。

    有念于此,黑水大王便熄了与张横为敌的想法,却不料还是在清水河底与张横做了一场,丢了僵尸皮囊,留下了巨大隐患,一念之善,特来四方城提醒。

    先前与张横交手,张横结合阵法之力,黑水大王难测其深浅,如今两人单独相对,张横的真实修为方才显现在他的面前,进境如此之快,令他惊骇莫名。

    “你也配老子对你动手手动脚?”

    张横听这三足金蟾说的有趣,哈哈大笑:“你又不是漂亮小娘们,老子又不好那调调,你便是跪下磕头求老子,老子也不会摸你一下!”

    他此时未能从黑水大王身上感应出恶意,心中松了一口气,道:“你此来真是提醒我的?”

    这黑水大王修为实力极强,张横两次斩他,都是突袭方才能够得手,真要是面对面以真本事相搏,以张横此时修为,却仍难是其敌手,但他要杀张横,应该也难做到。

    “张教头看似一副威严貌,实则七窍玲珑心,我说的是真是假,你难道看不出来?”

    黑水大王对张横微微见礼:“张教头,我昔日为还人情,下咒害你,是我的不对,好在你气运宏达,修为高明,不曾受伤,反倒借机悟道,成就不凡。你又抢占了我的碧水寒潭,今天又斩了我一具替身人偶。”

    他对张横道:“算来你已然斩了我三次,你的气应该也消了,咱们的恩怨,也该揭过了罢!”

    张横微微沉吟片刻,笑道:“好,昔日恩怨,就此揭过!”

    黑水大王大喜:“爽快!”

    他对张横伸出手掌:“祖山空见过张教头!”

    张横道:“祖山空?连祖上的宝山都吃空了?我看祖兄锦衣华服,金珠满身,不像是吃空祖山之人呐。”

    祖山空道:“说起来惭愧的紧,以前确实穷的厉害,几个老婆都要养不起了,全家举债度日,后来被债主催的紧了,便在碧水寒潭藏身……张教头还是我接的第一个活计……自从与张教头交手之后,兄弟我卖了点龙鳞龙皮,终于发了点小财,这才安顿了家中妻妾。”

    他当初将敖兴分尸,卖了龙鳞,龙角,换了好大一笔钱,还了债务,在家中才总算挺直了腰板。

    他是三足金蟾,按道理来说,天生便有聚宝之能,不应该如此贫困才对,但偏偏来到人间界后,一直穷困潦倒,做什么什么不成。

    开酒楼天热肉臭,卖面粉风刮雨淋,卖布匹库房失火,干什么都会发生种种问题,最后不敢自己做营生,只能去跟别人做事。

    结果他到哪里,就把霉运带到哪里,去人家店铺做账房先生,往往干不满一年,东家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问题,时间一长,名声也就臭了,无人敢聘。

    最近几年一直借债度日,从没有过挣钱的时候,偏偏他还养了几房妾侍,日子越发困苦。

    也就是与张横发生交集之后,才时来运转,第一次感受到了有钱人的快乐。

    张横没有想到眼前这三足金蟾一副有钱人的扮相,竟然还是个穷妖怪,竟然穷到被债主逼的不敢回家地步,忍不住好笑:“你手上戴着的宝石戒指,随便卖一个,就足以支持一家人几十年开销,你便是卖上一只,也不至于穷苦到如此地步。”

    祖山空正色道:“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日后摆排场少不了,不可轻易卖掉。况且我金蟾一族,一向富庶,从未有过变卖自家财产之事发生,我若是穷到变卖家产,岂不是成为万古笑柄?”

    张横哈哈大笑:“说的也是,你身为金蟾一族,竟然穷困如斯,确实是千古奇闻!”

    他伸出手掌与祖山空手掌相击,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某家张横,见过祖兄!”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前日仇怨自此消弭。

    张横从腰间取出僵尸皮囊扔给黑水大王:“你说的僵尸皮囊,可是这兽皮?这里面的大脚丫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气息很了不起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