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81章 送宝童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这皮子的艺术水准很高啊。”

    次日上午,刑皮匠刚刚开门,张横便手持僵尸皮囊,来到刑皮匠的店铺里,让他鉴定一下这皮子的成分,看能否用来做成什么。

    昨晚祖山空将僵尸皮囊交给张横之后,便即跳入虚空,消失不见。

    这三足金蟾似乎对于这僵尸皮囊里的摩罗阴神十分的忌惮,宁愿将皮子交给张横,也不不愿意随身携带。

    张横虽然为人胆大包天,却也不是真的就以为自己什么东西都能招架的住,这僵尸皮囊连三足金蟾都如此忌惮,可见其烫手程度。

    他返回府内之后,将这僵尸皮囊与龙珠装在一起,确定没有异样之后,方才打坐调息,练气归元。

    到了次日,用过早饭之后,便即来到了四贤街,直奔刑皮匠的皮匠铺。

    张横认识的人中,对于皮子最为了解的自然就是刑皮匠,如今想要解决皮子里封印的东西,或者想要利用一下这一张皮子,这四贤街的刑皮匠便绕不过去。

    就算是这僵尸皮囊再厉害,刑皮匠处理不了,这还有裁缝铺的绣娘、铁匠铺的金铁匠和木匠铺的冯木匠,合四人之力,相信这皮囊里摩罗阴神再厉害,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阴司之神,能有多大法力。

    幽冥界阴神本领再大,却无法与阳间大能高手相比,有这四贤街四人坐镇,便是幽冥教主亲至,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张横将这僵尸皮囊交给刑皮匠之前,便已经再三考量,才做了这个决定。

    刑皮匠在看到皮囊的第一眼时,神情便凝重起来,将皮囊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几眼,又看了看皮囊上外凸的脚印,眼睛微微眯起,缓缓道:“这皮子不错!”

    他声音不在是又尖又细,而是变得低沉起来,双目光芒闪动,看了张横一眼:“这是你从哪得来的?”

    张横也不隐瞒:“是一个三足金蟾暂存我这里的,他说这皮子十分的危险,不敢持有,因此暂放我这里,以求安平。”

    刑皮匠微微皱了皱眉,走到临街的窗口处,向外喊道:“这里有点好东西,你们要不要?”

    下一刻,金铁匠、冯木匠同时出现在皮匠铺里,绣娘却是从旁边推门缓缓走来,边走边笑:“皮皮,元伯这是又给你什么好东西了?”

    刑皮匠将手中僵尸皮囊展示给绣娘:“你来看!”

    金铁匠与冯木匠的双目登时亮了起来。

    “咦?幽冥僵尸皮?”

    “好家伙,还封印了摩罗一头摩罗阴神!”

    两人同时伸手向僵尸皮囊抓去。

    刑皮匠急忙将皮囊收起,一脸警惕的看向两人:“干什么?干什么?这皮子是元伯给我的,不是给你们的!”

    张横一愣,旋即破口大骂:“老子什么时候说要送你了?你奶奶的,我只是让你看一下,你竟然还要霸占了?”

    刑皮匠急忙道:“元伯,你莫要误会,我刚才只是口误而已,整个四贤街,谁不知道我这刑皮皮做生意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张横骂道:“童叟无欺?老子年幼之时被你欺负的事情,你忘了?”

    他伸手将僵尸皮囊抢了过来:“这是昨日一个朋友送我的东西,岂能转赠给你?”

    刑皮皮道:“你不是说暂存你这里的么?”

    张横道:“一天是暂存,一百年也是暂存,暂存什么时候有过期限了?”

    旁边金铁匠与冯木匠齐声赞叹:“好!这才是活脱脱一个恶霸嘴脸!”

    “脸皮若不是厚到一定地步,断不能说出如此言语!”

    “果然有老子当年风范!”

    刑皮匠也叹道:“后生可畏吾衰矣!”

    张横手持僵尸皮囊,顾盼自雄,哈哈笑了笑,将皮囊递向前去。

    前方绣娘已经走进了屋内,伸手将皮囊接过,展开一看,便看到皮囊上凸显的脚印,喜道:“我昨日还纳闷,元伯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摩罗阴神血,却原来出处是在这里。”

    她伸手向皮囊中的脚掌抓去,手掌没入皮囊之内,轻轻一拽,便抓住了这只脚掌的脚踝,笑道:“最近我感悟真人练法,又得元伯送了龙珠,正要炼制一件法宝,只是少了一个法宝元灵,可巧今天就遇到了!”

    她对张横道:“元伯,这摩罗阴神,性情残忍,最喜吃人,一旦现身人间,便会生出无穷祸患,你留着也是一个祸害,不如就给了我罢。”

    这僵尸皮囊里的摩罗阴神,张横已然从祖山空口中得知其来历。

    原来在那幽冥界中,幽冥教主镇压地狱,坐镇酆都,但毕竟幽冥广大,另有散修阴神修道,不服幽冥教主管辖,盘踞到阴山之内,结成联盟,共同对抗幽冥教主,与酆都遥遥对峙,堪称幽冥内最大的一波乱党。

    这波乱党成员便被称作摩罗,修成阴神之躯的阴山众,便被称作摩罗阴神。

    摩罗阴神生性残忍,所修功法大都来自名川老祖,即便都是以吞吃阴魂提升自身修为,功法特性如此,修者自然也受影响。

    曾有摩罗阴神逃出幽冥界,在阳间吞吃了无数生灵,修成人间鬼蜮,造出极大的风波,无数修士被吞吃,修真界元气大伤。

    最后惊动神圣,将之封印,方才结束了这场惨剧。

    祖山空之所以对摩罗阴神如此忌惮,就是担心这阴神突破封印,逃到人间界,怕又是一场人间浩劫。

    这阴神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神灵,但毕竟魔功深厚,等闲修士绝难是其对手。

    若是被阴神取了适合他们的尸身,转阴为阳,便不怕天雷击打,不惧佛道降魔法术,到时候再想降服,要困难万倍不止。

    祖山空将此事告知张横之后,一再让张横多加小心,不可大意,就是担心阴神逃脱,引发大乱。

    可如今这摩罗阴神在绣娘眼中,不像是一个阴司野神,倒像是一个寻觅许久而不得的猎物一般,十分的欢喜,伸手抓住这阴神脚踝轻轻一拽,便拽出一条腿来,笑道:“这摩罗阴神好充沛的阴气,果然是造化到了!”

    僵尸皮囊急剧抖动起来,一股充满了恐惧情绪的思维波动从皮囊中急速散开:“是哪位道兄给我开玩笑?我不去人间界便了……你要做什么?”

    绣娘手臂用力,又是使劲一拽,这一下顿时把大腿也拽了出来。

    这阴神从僵尸皮囊中看去,身高足有百丈,有顶天立地的气势,此时被绣娘拽出一条腿后,看着与常人体型并无太大区别,只是皮肤惨白,犹如尸体一般颜色。

    绣娘将这阴神大腿拽出之后,双手使劲儿,“噗”的一声,将这阴神的大胯也拽了出来。

    “啊——!”

    那被封印的摩罗阴神放声大叫:“是谁?是哪位前辈在人间?我回去便是了……饶命!”

    眼看整个身子都要被拽出来时,只见皮囊画面里,一只惨白色的大手陡然出现,手持骨刃,猛然斩向自己腰部,将他自己当场腰斩。

    下一刻,绣娘手中多了一个喷血阴神的下半身。

    “竟然跑了?”

    绣娘伸手在僵尸皮囊里摸了摸,没有摸到上半身,一脸遗憾:“只有半截身子,我那法宝怕是威力不会太够。”

    她将半截身子用皮子裹了,对张横夸赞道:“元伯,你最近气运旺得很呐,每次出门,都要给我们送点礼物来,简直就是送宝童子,我们也是受之有愧啊。”

    张横笑道:“咱们也算是各取所需,倒也不是特意相送。”

    他将皮囊收起,对四人道:“我去也!”

    绣娘见张横说走就走,毫无半点废话,赞道:“好小子,用完就走,可真够功利的。”

    她说到这里,扭头看向远方:“不过他再功利,也比不过这一位。”

    远方丹碧城中。

    一名方面白须的高大老者从马车内缓缓走出,看向前方迎接自己的一行人,微微点头:“辛苦诸位前来相迎,老朽愧不敢当。”

    他看向前方万花楼的方位,一副回忆当年的表情,笑道:“老夫年少之时,也曾游历丹碧城,我记得万花楼中多有才情女子,不知现在这花楼可还好么?”

    这些迎接老者的人中,澹台敬明也在此列,闻言行礼道:“回禀老大人,这万花楼被张横给拆了!”

    老者微微一愣:“拆了?为何要拆?这张横又是何人?”

    他看了澹台敬明一眼:“你又是谁?”

    澹台敬明被老者看的身子一颤,低头道:“家父澹台守业。”

    老者点了点头:“原来是澹台城主的公子,倒也一表非俗,罢了,饶过你吧!”

    他看向万花楼方位,一脸惋惜之情:“可惜,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竟然被恶徒给毁了,实在不像话!”

    这老者面容方正,身子也长得方方正正,手掌也方方正正,似乎身上所有部位都是方的,站在众人面前,便好似一块方方正正的石碑一般。

    他感叹片刻,方才对澹台敬明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张横,是不是当今四方城的民团教头,那个被敖兄乱棍打出武科场的小家伙么?”

    他哈哈笑道:“果然不愧是张蛮子,做事可真霸道啊,有意思!”(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