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82章 钦差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丹碧城。

    城主府内。

    那被众人恭迎的老者,此时坐在主宾位,端起一碗茶水,轻轻吹了吹,小口啜饮了几下。

    喝了几口,将茶碗缓缓放下,看向恭恭敬敬站在自己一侧的澹台守业与澹台敬明父子,笑道:“守业啊,几年不见,你怎么变得生分了?当日你在朝阳帝都,对老夫可没有这般恭谨过。”

    澹台守业肃容道:“礼不可废!学生最近通读老大人所著《礼论》,只觉得内心一片通明,往日不可解之事豁然贯通,心中不自禁的生出大欢喜来!这才明白天地人伦,自有规矩尺度,思及以往种种狂悖不和礼法之举,忍不住心中惶恐,夜不能寐,直到老大人前来,一颗心方才安稳下来。”

    他对老者行礼道:“老大人通治理学,精研礼仪之道,学生不知哪来的福气,竟能再次聆听教诲,心中着实不胜之喜。”

    老者拈须大笑:“几年不见,守业你成长了不少啊。”

    澹台守业躬身道:“全靠老大人的教益。”

    他在二十年前曾进京赶考,考取功名时,考官便是眼前这位老者,后来被录取,这老者便成了他的座师,他也便成了这老者的门生,此次相见,自然要攀上交情。

    他与这老者说了几句,伸手将澹台敬明拉到老者面前:“老大人,犬子无方,不知礼仪,这些年被我教歪了。我想让他这几日随身侍奉老大人,为老人家端茶倒水,牵马坠蹬,也好日夜聆听教诲,好得以成才,平乱报国。”

    老者闻言,勃然变色:“守业,莫要胡说八道!报国可以,如何还要平乱?当今圣天子垂拱而治,天下太平,偶有疥癞之患,转眼可除,哪里有什么乱不乱?你等又岂能将平乱作为生平之志?你这句话,放在朝阳京都,就是杀头的罪过!”

    澹台守业吃了一惊,急忙行礼道:“老大人莫要动怒,是学生用词不当,如今天下海晏河清,百姓安居乐业,并未有什么暴乱,学生只是被那张横行事气迷了心,才有此等口误,还请老大人责罚。”

    老者面容稍霁:“哦?原来还与张横有关?你且说来听听。”

    澹台守业想了想,道:“老大人,这四方城张横,道德有问题!”

    他将张横前几天的举动添油加醋的说给了老者听,最后道:“此人一介白身,统领几百民团兵士,呼啸一方,独霸一地,欺行霸市,目无纲常,有豺狼之心,虎豹之性,对外说是民团教头,实则悍匪也!老大人,您此次去四方城赈灾,可千万小心此人,莫要被他哄骗,遭了他的毒手。”

    老者听罢,默然片刻,摇头失笑:“地方村霸而已,算得了什么。此次四方城遭劫,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等赈灾完毕,再来解决他的事情,也不算晚。”

    他端起茶碗虚虚吹了几下,将茶碗重新放下:“好啦,待我到了四方城,自然会有计较。至于你这孩子,明日且随我几天,当一个跑腿吧。”

    澹台守业大喜,急忙告退:“老大人一路行来,想必一定是乏了,学生已经安排了住处,屋内有二八少女,按摩手法冠绝一时,定能让老大人好好修整一下。”

    他躬身后退,直到退出门外几丈后,方才直起身子,对一起后退的澹台敬明使了个眼色,两人缓缓向外走去。

    四方城。

    曲典手持一枚小小的竹筒来到张横面前,低声道:“大帅,庞元已经到了丹碧城,本以为他会直接来咱们这里赈灾,没想到竟然在丹碧城修整。预计最快明日才会赶到四方城。”

    他说到这里,摇头道:“俗话说救民于水火,人处于水火之中,片刻便要身死,想要救人,须得从快,庞元大人明明能提前几天到达,偏要逢城便停,实在令人难以索解。”

    张横接过竹筒,抽出里面的纸条,展开看了几眼,道:“庞梦吉架子大,脾气大,排场也大。他是当朝从一品的大员,又主管科考多年,门生故吏众多,沿途岂能少的了接待?”

    他少有的叹了口气,道:“他来四方城明是赈灾,实则是调查祥瑞与地龙吐珠一事,四方城百姓死活他怎会放在眼里?为当今陛下延寿才是重中之重!藏龙,你不要把你以为的,就当成人家以为的。”

    这次四方城地龙翻身,沿途不少城镇遭劫,朝廷原该赈灾,但却没有必要让一个礼部尚书亲自前来。

    平常时候,能有一个三品官员当做钦差赈灾,便已经是非常看得起地方了,这次庞元亲自赶来四方城,定非只为赈灾一事。

    张横等人思来想去,觉得能让庞元亲自出马的东西,也就是地龙珠和真人练法了,至于四方城下辖几十万百姓,还不足以惊动庞元。

    曲典听了张横的分析之后,默然不语。

    过了良久之后,方才道:“当官不为民做主,难道就只为了富贵荣华么?”

    张横道:“难道这些还不够么?”

    曲典沉默了下来。

    与张横彼此对坐好长时间,他方才缓缓起身,摇了摇头,嘿嘿笑了笑:“这狗日的世界啊……大帅,我明日想陪你一同见识一下这位庞大人,不知可否?”

    张横笑道:“有何不可?”

    曲典不再多说,抬头大踏步向外走去。

    次日早上,张横刚刚用过早饭,便有下人来报:“报!老爷,庞大人要进城啦!”

    张横乃更换衣衫,大步流星赶向东门,曲典与几名亲卫紧紧相随,还有几个仆人抬着长戟、双锏,牵着细犬,架着鹰隼,大摇大摆穿街而过。

    还未到东门,便听到大吹大擂之声,随后马蹄声响,有人不住呼喝:“钦差大人赶路,行人闪避!”

    马蹄声由远及近,片刻后几名开路骑士出现在众人面前,喝道:“钦差大人行路,快快闪开!”

    为首骑士快速接近众人,见张横等人站在路上不躲,登时大怒,靠的近了,手中皮鞭夹头带脸的打向张横:“胆子不小,敢拦钦差!”

    张横伸手抓住抽来的皮鞭,轻轻一抖,对面骑士一声大叫,身子陡然凌空而起,从马背上摔在张横面前。

    张横不待他落地,抬脚抽射,如踢皮球,将这骑士踢的向后飞去。

    轰!

    骑士身子正撞在他骑的奔马之上,将奔马也撞的飞了起来。

    一人一马,好比抛石机抛出的攻城巨石,夹风带雷,穿过东门,向远处一队人马恶狠狠轰去。(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