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85章 有请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前方赈灾大队人马还未入城,四方城内,除了知府黎昌德之外的幸存人士,连同当地有名士绅以及一些举人、员外等人,纷纷率众迎接,领着钦差庞元等人入城,在刚建好的知府衙门里暂做修整。

    张横则不再参与其中,只是让家中仆人送过去一些金银与肉食,供钦差大人在四方城的伙食。

    庞元一直忙活到晚上,方才结束了四方城官员对他的宴请,得以回到屋内小憩片刻。

    “本以为这城内哀鸿遍野,饿殍遍地,没想到这四方城虽然被地龙翻身摧毁,却没死几个人,倒是有点出乎老夫的预料。”

    庞元命仆人烧了热汤为自己烫脚,擦洗之后,盘膝坐在拔步床上。

    对床边躬身站立的一名中年男子笑道:“子度,这座城恰好建在地龙大人身上,位置实是非同小可。能否以此为跳板,向地龙大人请益,就看你日后自己如何操作了。”

    中年男子道:“大人放心,学生必然尽力,不敢有负所托。”

    床边这中年男子身形高瘦,神情严肃,留着一蓬漆黑浓密的长须,垂在胸口,身穿锦绣衣衫,腰悬玉佩,一身的贵气。

    虽然庞元身为礼部尚书,位高权重,气度慑人,但这中年男子在面对庞元之时,并未有任何怯懦之感,不卑不亢,自自然然。

    “地龙大人非是我等所能揣测,你若是能够联系上他,那自然最好,若是联系不上,那也在预料之中,算不得什么。”

    庞元斜躺在床上,对中年男子摆了摆手:“你先去吧,这几日且准备一下,待我做完一件事后,再说下一步的事情。”

    中年男子低头道:“是!”

    他缓缓退出房间,来到院内之后,双手握拳,抬眼望天,无声的叹了口气。

    天上冷月如钩,月边发红,似乎杀过人的镰刀,透露出几分诡异之感。

    与此同时,四贤街。

    绣娘也抬眼看向天空,神情无悲无喜,手中缝衣针铮然作响,在她掌心伸缩吞吐,时而为针,时而化剑。

    “弯月染血,形如勾命镰刀,这是要死人呐!”

    不远处的木匠铺后院里,冯木匠抬头望月,看了看院内一口口多年打造出的棺材,目光阴郁,咧嘴笑了笑,眼睛看庞元所在方位:“庞侍郎,庞尚书,嘿嘿。”

    不远处金铁匠披衣出门,斜倚长街,看向皮匠铺方向。

    刑皮匠斜躺在屋顶,拿出一个酒囊,狠狠灌了几口酒,将酒囊一抛,落在了金铁匠面前。

    金铁匠伸手抄过,也喝了几口,随手抛出,恰恰落在木匠铺的后院。

    冯木匠也不转身,伸手将酒囊抓过,撮口长吸,酒囊里的烈酒化为一道酒箭,飞入他的口中。

    只是片刻之间,三人便将酒囊里的烈酒喝干。

    天空冷月染血,令他们三人心中都生出些许不安来。

    “小金,你去把元伯找来。”

    绣娘的声音从街上淡淡响起:“就说我有些疑问,想要当面请教他。”

    金铁匠哈出一口酒气,微微一怔:“你向他请教?这小子也配教你?”

    绣娘笑道:“古人之圣人云,达者为师。元伯最近勇猛精进,所修功法极为神奇,麾下兵士所演法阵,我前所未见,佛法真言,也是前所未有。他有会的,而我不会,向他请教,又有何不可?”

    金铁匠犹豫了一下:“这小子虽然对我们没大没小,从未把我当成他的前辈师长,可你这次若是向他请教东西,岂不是他还高出我们一辈?这怎么使得?难道他刚偷了老子的天罡锤法,我还要给他磕头不成?”

    绣娘道:“无妨,你去便是。”

    金铁匠道:“我不去!我嫌丢人!”

    绣娘叹了口气:“皮皮,你去如何?”

    刑皮匠摇头道:“我也不去。我平日里没少嘲讽过他,这小子得志便猖狂,我若是去请他,必定被他百般嘲笑。”

    绣娘不再多说。

    片刻后,冯木匠走出木匠铺,颤颤巍巍道:“我去!”

    他离开四贤街,来到张横府门前。

    张横府门前一直有兵士日夜站岗放哨,不敢有丝毫懈怠,见他前来,急忙禀报张横。

    张横大奇,急忙迎他进屋:“老冯,大半夜的,你来找我作甚?我定的那八百口棺材,你全都做好了?”

    冯木匠低声道:“你巧手婶找你有事。”

    张横微微错愕片刻,神情登时郑重起来:“走!”

    四贤街内,别看刑皮匠和金铁匠两人看着性格十足,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但真正藏而不露的还是冯木匠和绣娘两人。

    尤其是绣娘,乃是四人中的老大,言行之间,与常人无异,从未刻意显露自己与普通人的不同,没有任何看起来极为明显的性格特征。

    没人觉得她厉害,那才是真的厉害。

    这绣娘从未主动找过张横,这次破天荒的命冯木匠来请自己,不问可知,这其中定然有极大的事情发生。

    他不敢耽误,听到冯木匠说明来意之后,立即走出府门,大踏步的向四贤街走去。

    等来到绣娘的裁缝铺里,绣娘与金铁匠、刑皮匠等人已经在屋内等着他了。

    “元伯,你过来坐!”

    绣娘见张横进屋,伸手一指屋内正中的一把椅子:“你坐在这里。”

    这椅子处于正中,那是尊客才能坐的位置,此时绣娘却让张横来坐,登时吓了张横一跳:“巧手婶,这是为何?”

    绣娘笑道:“元伯,最近天象变化极大,杀气冲月,血染苍穹,主圣贤死。”

    她对张横道:“怕是我等大劫不日便来。所谓劫数难逃,遇到大劫,须得迎面破开才是,一味躲避,不是办法。我们四人面对未知茫茫劫数,总觉有一种大难临头之感,这场劫数,大家伙都没有把握度过。”

    她说到这里,对张横微微行礼:“元伯,修行时间越长,修为越高,就越是感到疑惑,平日里不可索解之事,反倒是越来越多,天长日久,道心蒙尘,便难再有寸进。今日我请你前来,便是想要向你请教一些修行之秘……”

    “巧手婶客气了。”

    张横急忙还礼,直起身后,扫视四人一眼,道:“我明白了!”

    他大步向前,毫不客气的坐在正中交椅之上,对四人道:“前段时日,我曾与地龙大人相遇,你们说我为何不向他讨要修行真法,嘿嘿,我有的是修行法门,为何还要求别人赐予?”

    金铁匠嘴角抽了抽:“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大的口气?”

    张横不理会金铁匠,双目看向前方虚空,精神似乎沉浸到不可知之地,嘴里轻声道:“我这有一门道门真言法咒,分别为‘行’字秘,和‘者’字秘,此法源自道门,但也能以佛门心法与之相合,施展起来,有不可思议大威力。我现在传于你们,这法门我只说一遍,你们能学多少,便学多少罢。”

    金铁匠还待再出言嘲讽,便听张横曼声长吟:“我今有真法,说与诸君听。功成无灾劫,练好可横行。且将心与身,浑然合一体,双手掐印绝,感应冥冥中……”

    这几句话说出之后,虚空之中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道韵来,一道虚虚白浪从张横脑后出现,横跨左右,一浪接一浪,汹涌澎湃,蔓延到左右无尽虚空。

    金铁匠见此异象,眼中惊愕之色一闪而过:“天地交感?还……真是秘法啊!”

    ps:向大家汇报一件事,三日之后,老人应该可以出院了,之后俺会多多更新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