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86章 庞侍郎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天下间只有圣贤法门,才能在口诵之时能够与天地交感,生出种种异象来,普通的修行法门便是吼破嗓子,也不会生出半点变化来。

    金铁匠等人一直都在猜测张横身后佛道高人指点,方才进步如此神速,但张横背后之人到底是何来历,却一直难以知晓。

    今日见张横口诵九字真言,这才明白过来:“元伯的老师原来是道门大高手。”

    自古真法难寻,真传难授,此时张横开言宣讲,四人神情凝重,不敢分心,默默凝听,以心相印,感应这门真法奥妙精义。

    本来道门有九字真言,九个字中,每一个字都与蕴含了无穷威力,每一个字都足以解析出不少惊天动地的法门。

    张横此时修为尚浅,不足以讲出这九字真言所蕴含的所有奥妙,他能宣讲的只是自己最近能够参悟到的境界。

    道门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字真言中,张横只对“临”“行”“者”三个字有所参悟,其余六个字只知其用,难宣其道。

    鉴于绣娘四人情绪激荡,求法迫切,似乎大难临头一般,张横便先将“行”“者”两字秘术缓缓讲出。

    只是道在心中,欲讲难开。

    他自己可以用九字真言对敌,但能用并不代表会讲,诸多修行秘法,大都是可以意会不可言传。

    所谓道不可说,说的越多,错的就越多,反而离道越远。

    自古圣贤传法,传授弟子衣钵传承,采取的都是以心印心,心心相印之法,将门中功法精义,就此传下。

    然则张横此时修为虽高,却难做到以精神传法的地步,他能做的只有以口宣讲,尽量将自己所悟之道,以语言的形式说与众人听。

    至于听者能否理解,能够理解多少,是否会因此生出谬误,这已经不是张横所能控制的事情了。

    好在绣娘、冯木匠等人,乃是当世大贤,修为见识少有人及,张横所传这两字之秘,纵然难以完全阐述出来,但只是流露出来的这么几层意思,便足以令四人感到惊心,无人敢怠慢,凝神静听,默默思索,慢慢理解其中道理。

    虽然只是两个字的秘术,张横却整整说了半夜,到了天色拂晓之后,方才全部讲完。

    绣娘四人听完之后,俱都叹而服之,端坐原地,潜心思索,不敢浪费听道后生出的半点灵光。

    张横见状也不多说,盘坐虚空,心神宁静,如僧人入大寂灭境,身欲物化,与天地合。

    他这次讲道,绣娘、金铁匠等人获益极大,对张横本人来说,也获益良多。

    这番讲道,使他从头到尾将自己最近所修法门仔仔细细捋了一遍,往日一些含混不清晰之处,在讲道之时,竟豁然贯通,再无晦涩之感。

    这两字真言讲完之后,张横对于这两门真言秘术的理解更上层楼,心中一片光明。

    四人思索其中道理时,他也趁机巩固所得,体内真元流转,吸收虚空中无尽精华,锻炼自身,整个人盘坐虚空,身体半透明状,若有所无。

    现场安静了下来。

    五人如同闭关,进入最深沉修行状态。

    直到五日之后,刑皮匠第一个有了动静,他轻轻舒展双臂,站起身来,扭头看向屋外,轻笑道:“庞侍郎,是你么?”

    庞元不知何时出现在四贤街的街头,双手抄袖慢慢的向四贤街靠近。

    他此时相貌不变,但精神气度已然与张横所见之时大不相同。

    张横初见他之时,这庞元只是一个普通官员模样,纵然有几分气度,那也只是普通高位者形成的官威,算不得什么。

    可是此时,这庞元气息惊人,如海如渊,身子似乎与周围空间都凝为一体,随着他的走动,好像身周方圆几丈的空间都被他拉扯的脱落,虚空之中生出丝丝电光,似乎生出道道裂缝。

    他孤身一人,迈着四方步,步伐稳重,眼睛盯着裁缝铺位置,边走边笑:“是刑大伴么?好教刑兄得知,我已经不是侍郎,而是尚书了。”

    刑皮匠淡淡道:“哦,是么?恭喜庞兄高升呐!”

    庞元一步步向前,神情恭谨:“不敢,这是当真圣上的恩泽,也是小弟多年努力的结果。”

    他轻声道:“刑兄,三十年前,宫中大火,皇后身死,红裳贵妃携红灯皇子消失无踪,连带着刑兄也不见身影。嘿嘿,之后三日夜,皇城染血,死伤无数,连我也受波及,被下了天牢,差点身死。”

    庞元抬头看向刑皮匠所在的方位,目光似乎穿透了房屋墙壁,直接落在刑皮匠身上:“从那以后,我无时无刻都想寻到刑兄下落,天可怜见,今日终于让我找到了刑兄。”

    刑皮匠笑道:“庞侍郎,你太心急了,孤身来此,未免太过托大。”

    庞元道:“天下又有几个人敢孤身面对刑兄?我这次前来,特意从京城邀来几个好友,大家伙千里迢迢来此,都想见一见昔日刑堂剥皮老祖的威风。”

    刑皮匠面上笑容消失,双耳动了动,道:“原来是血云山的朋友来了。”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血云山魏好古,见过刑兄。”

    刑皮匠点了点头,推门而出,看向缓缓走来的庞元:“还有一位是哪家的朋友?”

    庞元笑道:“容兄弟我打一个哑谜,等刑兄六阳魁首被摘下时,我定会将他们的身份一一告知。”

    刑皮匠点了点头:“也对,杀人么,肯定不能让被杀之人发现所有埋伏。”

    他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庞元一眼:“你这次兴师动众,就只是为了对付我一个人么?”

    庞元道:“难道这里除了刑兄之外,还有值得庞某兴师动众之人?”

    刑皮匠哈哈大笑:“好!很好!”

    他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既然如此,那就请过来吧。”

    庞元不紧不慢的向前迈步:“不急,有些事情问清楚了,咱们再做上一场也不迟。”

    刑皮匠笑个不停:“还做上一场?庞元呐,你来此街之前,是不是不知道这条街的名字?”

    庞元道:“这条街的名字怎么了?”

    刑皮匠道:“这条街叫做四贤街。”

    庞元道:“四贤街又如何?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他说到这里,忽然明白过来,不由得脸色狂变,身子迅速后退,大声喝道:“不好!快跑!”

    便在此时,屋内金铁匠猛然睁开了眼睛,双目之中喷出一红一黑两道剑光,穿透房门,化为两把长剑,斩向庞元。

    斜刺里一道红光飞来,将两把长剑挡住:“在下血云山魏好古,不知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两把长剑感应受阻,忽然合并在一起,两股交叉,只是一剪,便将红光剪断,继续斩向急速后退的庞元。

    庞元大惊,喝道:“我乃当今朝廷命官,谁敢杀我?”

    刑皮匠笑道:“朝廷的规矩,在这座城行不通。杀不杀你,还得问张小子才行。”

    轰!

    庞元一直抄在袖内的双手忽然伸出。

    他自从踏向四贤街之时,便一直在蓄力,此时面对飞剑来斩,再也忍耐不住,双手前拍,正正拍在两把长剑之上,将两把长剑打的凌空散开,在空中化为两道光芒,几个转折,返回屋内金铁匠的眼内。

    “这人有点意思。”

    金铁匠站起身来,来到刑皮皮身边,看向远方急速后退的庞元,好奇道:“这是你的老相好?老邢,怪不得你娘里娘气,原来还是宫里出身。可怜,怕是连男女之事都没经历过,就被搧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