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91章 追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整个棺材被塞进僵尸皮囊之后,四人从空中缓缓落下,落地之后,进入裁缝铺内,对依旧盘坐虚空的张横点了点头,同时盘膝在地,恢复元气。

    他们中,刑皮匠与金铁匠之前与庞元、魏好古争斗,便已经耗费了极大精力,之后又参与伏击谢吕成,唯恐困不住此人,都是采取了透支神通法力的功法,来保证一战功成,因此眼见将谢吕成放逐到幽冥界,两人松了口气,气息急剧衰落。

    绣娘与冯木匠两人倒是不曾展露出什么异样,但刚才炽烈如火的气息也在慢慢收敛。

    他们为了对付谢吕成,都是拼劲了全力,虽然整个战斗只用了短短片刻时间,却几乎抽空了他们全部精气神。

    整场战斗,都暴露在张横的感应之下,待到四人进入屋内调息之时,张横大为好奇:“这就结束啦?这谢吕成不是号称法圣么?就这么被你们放逐了?看来所谓圣贤,也不过如此!”

    绣娘白了张横一眼:“元伯,这谢吕成乃是朝廷册封的伪圣,他只是精研律条,为朝廷修订律法做出建议,以法治人,以法治国,做出不少成就来,才被称作是法圣。”

    她叹了口气,道:“像这等伪圣,虽然比不上真正的远古大圣,但毕竟参悟前人精神烙印,自身修为高深难测,等闲已非人力所能胜之。这次能将此人打入幽冥界,全凭阿木的千重棺,若是没有阿木在,这次大家伙都要受一番大苦头……咦……竟然还有一人?”

    她说到这里,扭头看向房门,目光犹如利剑,面露讶色。

    一道黑光从门外飞来,进入屋内之后,滴溜溜转了一圈,猛然爆炸开来。

    就在这黑光爆炸之际,从冯木匠袖内飞出一口小棺材,将这黑光张口吞下,随后飞向门外,破空直上。

    轰!

    门外虚空传来一声巨响,震荡苍穹,接着便是一声闷哼。

    一名男子的声音从天际传来:“领教了!”

    他咳嗽了几声,喝道:“四方城妖孽伤人,重创当今圣人,杀死当朝一品,罪不容赦!”

    这男子放声呵斥:“且看我用盘城大阵,诛杀妖邪,涤荡全城!起!”

    绣娘等人举目观瞧,目光透过墙壁,只见半空中这名男子身材矮小,长臂瘦脸,好似猿猴,身穿蓝白色紧身衣,与天空颜色极为相似,由下往上看,不经意下,很难发现其存在。

    此时手持一杆黑面金边小旗,在空中轻轻摇动,似乎在传达命令。

    下一刻。

    嗡!

    整个四方城中多处震动,稀稀拉拉的白光从几个院落直冲天际,在空中形成一把铡刀虚影,破开虚空,对着四贤街众人恶狠狠的劈下。

    只是这铡刀虚影实在太淡,斩中裁缝铺之后,只激起几片尘土,连屋顶砖瓦都未能破开,便即消散成无数碎片光点,消散在半空之中。

    “额……”

    那空中手持令旗的男子大吃了一惊,眼珠子都凸出三寸,差点从眼眶里蹦了出来:“这怎么可能?我的斩妖地灵大阵的灵符去哪里了?”

    “……”

    裁缝铺内,绣娘等人面面相觑,片刻之后,金铁匠哈哈大笑:“搞这么大的阵势,结果就弄出这么一下子?这特么跟一个屁有什么区别?”

    他乐不可支道:“就算是放屁,好歹还能有点响动,发出点臭味,你这连屁都不如啊!”

    刑皮匠也尖声细气道:“他妈的,雷声大,雨点小,吓了老子好大一跳!”

    冯木匠淡淡道:“你是空灵门下弟子?潜行藏匿之术,果然不凡,连地灵大阵都搬出来了,你还真看得起我们!”

    空中矮瘦男子登时慌乱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我的阵符毁掉了?这……是谁下的阴手?”

    他潜藏暗处,提前布局,为的就是以防万一,在最后关头对四贤街众人致命一击。

    却不料这地灵大阵在最后关头竟然失效,灵符百不存一,使得阵法之力大减,将堂堂的地灵大阵,变成了一场闹剧。

    这四贤街的四个老东西神通广大,连当代法圣谢吕成都被他们放逐到了异空间,连礼部尚书庞元,血云山魏好古都被镇压,出手百无禁忌,无法无天,真要是被他们缓过手来,自己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逃!”

    这个念头顿时从他心中生出。

    四方城南,民团士兵所在地。

    曲典看向身前站立的三百多兵士:“城内神符可都毁掉了?”

    一营营长毛新亮道:“城内人家太多,兄弟们四处搜查,还是未能完全摧毁。

    有的人家阖家外出,有的人家将神符埋得太深,一时间难以挖出,兄弟们等不及,先把能摧毁的,都给烧了,应该有一百来户人家来不及处置。”

    曲典看向二营营长:“林广厚,赈灾军队如今怎么样了?”

    二营长林广厚是一个身材高壮大汉,满面虬髯,四方的脑袋,四方的身子,肩宽背后,整个人就如同一块四四方方的大石头一般,如同一头人形猛兽。

    闻言道:“按照先生吩咐,我和大帅身边亲卫亲自潜入敌营附近,让僵尸老鼠将蛇毒带到军营之内,如今军营之中,已然有大半人中毒,有些人被僵尸老鼠咬了,已经开始尸变。”

    前段时间四方城闹僵尸,张横着人斩杀僵尸之时,并未将所有僵尸全都杀死,而且挑选了一部分变异了僵尸,将其保留了下来,命人进行研究。

    就比如城内的几头躯体坚硬,不惧刀剑的僵尸,便被张横以铁链捆绑,穿了盔甲皮套,罩住全身,然后让其日夜不停的在磨坊拉磨,使得磨坊的产量大增,远胜骡马之力。

    只是几头僵尸,便胜过几十头牲畜,至今仍在服役,被民团兵士戏称为僵尸先生,现在有人正在试验,看能否培养出僵尸驴子,僵尸马儿,若是能够成功,日后畜力,将有极大改善。

    除此之外,民团兵士捉拿了几只僵尸老鼠,被以龙珠之力清除其体内脏烂之气,以前世所看符文,镇压炼制,驯服如狗,如今已然成了民团的秘密武器,等闲不会启用。

    毕竟僵尸之毒,十分难解,若不是遇到紧要关头,民团兵士严禁使用,不过如今张横失踪,生死未卜,大家也都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些赈灾兵士,为祸地方,说是赈灾,实则本身便是一害,死的越多越好!”

    曲典问清楚具体情形之后,对众人道:“大帅安危,当是与庞元尚书来人有关,咱们弟兄做不得造反之举,但暗中做点手段,只要无人得知,自然死无对证。从今天起,大家伙暂时分散,分成小股队伍,分头行动!”

    他说到这里,看向屠宰场所在位置,一脸忧色:“大帅说过,这五指山与他心神相连,现在五指山动静不断,可见大帅正面临极大凶险,大家伙行事多加小心!”

    众人轰然应诺,片刻后,四散开来。

    民团兵士走后,曲典想了想,看向旁边张忠:“张叔,大帅失踪,民团群龙无首,想来不用几日,新来的知府大人定会过问此事,不可不防。”

    张忠道:“这民团是少爷一手组建而成,难道知府大人还能摘桃不成?他一个新来之人,谁能服他?”

    曲典道:“毕竟他是朝廷命官,纵然不服,还能真的与他翻脸?大帅在时,可以硬抗,如今大帅失踪,谁又能带领大家与知府大人,还有这城内几个家族对抗?”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忧虑重重的眼神。

    张横在时,整个民团四平八稳,大家连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中,如今张横几日不露面,众人才体会到失去了主心骨的惶然无助之感。

    且说那四方城上空的矮瘦男子,再发现地灵大阵被破之后,止不住心惊肉跳,几乎没有犹豫,便身化狂风,向远处遁逃,刹那间远去七八里地,身子融入虚空之中。

    绣娘看向远处长空,低声道:“不能让他走!”

    冯木匠也道:“不能放他走!”

    刑皮匠与金铁匠也睁眼道:“快拦住他!谢吕成被封印放逐,事关重大,不得外传!”

    他们四人虽然口中这般说,却谁都没有起身行动。

    张横大奇:“你们怎么不去拦他?”

    绣娘道:“此时大家精血已衰,神摇气动,都在调息恢复,已经没有力气去抓此人了。”

    她看向张横:“元伯,如今只有你还有几分力气,须得你来出面了。”

    张横道:“开什么玩笑!此人修为如此高明,我怎么杀得了他?我不去!”

    绣娘劝道:“此人乃空灵门弟子,最擅藏匿刺杀,你若是让他跑了,不但谢吕成被放逐的事情将会暴露,便是你在四方城内也会多出一个心腹大患,犹如跗骨之蛆,难以甩脱。”

    张横道:“明知是送死,我为何要去?此人修为极高,又精通阵法,有心逃走,我怎么能杀的了他?”

    绣娘道:“无妨,我等会助你一臂之力。”

    他四人气息相连,绣娘来到张横身边,伸手推了他一把:“去吧!”

    下一刻,张横已然冲出裁缝铺子,破开虚空,远去几十里地,来到了那名矮瘦男子身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