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93章 集体失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得知张横返回,民团兵士高兴不已,纷纷前来拜见自家大帅,热热闹闹了大半天,方才四散而去。

    张横在密室内闭关了半个时辰,调匀身形气息,走出大门,来到四贤街中。

    原本四贤街已经被压进了地面,现在却又重新返回地面,依旧当初模样,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铁匠铺内,金铁匠正在打造铁器,皮匠铺内,刑皮匠手持裁刀,在剪裁皮子,不远处冯木匠耳朵上夹了一根炭笔,正拿着一块木料单眼掉线,观看木料成色。

    正对面的裁缝铺内,绣娘左手拿绣绷,右手持绣花针,穿针引线,很是忙活。

    察觉到张横目光注视,绣娘将绣花针在鬓角擦了擦,抬头笑道:“元伯,你来啦!有什么事情么?”

    张横见她如此表情,禁不住微微一愣:“我来自然是有事情!那个空灵门的弟子,已经被我杀了,我想来是想问问巧手婶,最近城内是否还有别的隐患。”

    绣娘颦眉道:“空灵门徒?那是谁?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横大奇:“刚才你们把我扔到那人面前,让我斩杀他,以防消息走漏,怎么现在一副你不知道的样子?”

    绣娘闻言,低头沉吟片刻,笑道:“原来如此,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不过元伯你既然说有这么回事,那就算他有吧。”

    张横道:“什么叫算有?这是本来就有的事情,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没这么回事一样!”

    他一脸狐疑的看了看绣娘:“巧手婶,你没事吧?怎么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绣娘定定看了张横片刻,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这里曾中过高手的精神攻击,魂魄有损,每过一段时间,便会被那大敌残留的精神烙印抹掉一部分记忆,可能今天恰好被抹去了刚才的一段记忆。”

    张横心中一寒:“你真的不记得刚才的事情了?”

    绣娘将自己右侧鬓角微微撩起,低声道:“元伯,婶子什么时候骗过你?”

    张横凝目看去,只见她鬓角发丝之下,多了指头大小的血洞,伤口处有鲜血滚来滚去,似乎随时都要流淌下来,但却被一股力量束缚住了,不曾流出。

    透过伤口甚至可以看到绣娘头部深处被破坏的学血肉,内中无数细密的符文不住闪动。

    张横还想再看,便见这伤口在自己眼前忽然变大,发出隆隆巨响,犹如怪兽的血盆大口,震颤心神,向他急速靠近,似乎下一刻便将他吞如其中。

    “临!”

    张横身子颤抖,生出莫名大恐惧来,眼见血洞向自己压来,真言法咒忍不住喝出,周身汗毛竖起,满头长发轰然炸开。

    一股巨力从体内生出,与体外宇宙相连,瞬间将周身异样气息洗掉。

    张横身子微微后仰,眼前可怖景象缓缓消失,再向前看时,便见绣娘已然将右鬓发丝放下,遮盖了伤口。

    张横眼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这是什么人留下的伤口?”

    绣娘惊奇的看了张横一眼:“元伯,你竟能从这伤口烙印幻象中挣脱出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横默然不语。

    绣娘见他不说,点了点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你如今逆天改命,气运变得连我也看不清了,有自己的奇遇也在情理之中。你放心,这城内有我们在,没人会对你造成威胁。”

    她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我这伤口乃是被一名真正的圣人所伤,当时我被他打伤了本体,不得已魂魄出逃。

    本想着转世重修,应当能将这伤势消除,哪知道转世之后,这伤口竟然还在,新的身体上也有同样的伤口。

    这伤口纠缠在魂魄之中,烙印在精神之内,犹如跗骨之蛆,难以根除,单只是隔绝这烙印主人留下的气息,便耗费了我绝大精力。”

    张横道:“真正的圣人?与之前的发生谢吕成有什么区别?”

    绣娘道:“法圣谢吕成?他也来了么?元伯,你从哪里听说的这个人?”

    张横定定看了绣娘好半天:“你真的都忘记了?”

    绣娘察言观色,已然猜出了几分:“是不是我们与那谢吕成发生了争斗?看元伯如此表情,看来这场争斗,我们还是胜了,就不知道那谢吕成下场如何?”

    张横道:“被你们四人合力,放逐到幽冥界了!”

    绣娘默然片刻之后,道:“我知道为何我的记忆缺失了这么一块了。”

    张横也明白过来:“你们这是故意把放逐谢吕成的事情从记忆中抹去,是担心后续有人调查?”

    绣娘道:“或许是如此吧。”

    张横想了想,道:“那我传你们的两字秘术,你可还记得?”

    绣娘道:“那自然是记得的,原来这秘术是你传给我的,你若是不说,我还以为自己多年前便已经学会了这么神通呢。”

    她从袖内摸出一枚小小的玉剑递给张横:“阿婶不能白占你的便宜,这枚剑牌中有我毕生参悟的功法与剑术,这便送与你吧。”

    张横摇头道:“我不要!诸般兵器之中,剑法最不实用,哪有我双锏在手,破甲杀敌来的痛快!”

    绣娘道:“冲锋陷阵,剑法自然不占优势,然则修行之人,施展神通手段时,剑术不比别的兵器技法差,甚至要高明不少。

    你在四方城身为主帅,日后纵然不以剑法对敌,也少不了要佩戴长剑,以表身份,这剑法你还是看一看为好。”

    张横伸手接过剑牌,揣入怀中:“那好,我回去参悟一番就是了!”

    绣娘见他对自己的传承剑牌竟然如此随意收了,心中好生失落:“元伯,我这剑法非同小可,你可不要轻慢了它。”

    张横道:“这我自然省的。”

    绣娘道:“你现在不看看么?若有不懂之处,我也好当面给你讲解一番。”

    张横摇头道:“先自己参悟一番,若有不懂之处,再来向巧手婶您当面请教。”

    绣娘无奈,意兴阑珊的摆手道:“如此,你且去吧。”

    张横转身离开裁缝铺,来到木匠铺前:“老冯,你可还记得刚才在做什么?”

    冯木匠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木料,道:“大帅你来啦?你可是来要那八百口棺材的?实不相瞒,我最近黑夜白昼,忙个不停,为的就是你这一笔大买卖。你放心,不出十天,你那八百口棺材,我便能做好……”

    张横道:“你这驴头不对马嘴的样子!我是问你,你可还记得刚才放逐法圣,镇压庞元、魏好古的事情?”

    冯木匠以手放在耳朵旁,展开手掌收集声音,侧耳做聆听状:“什么?大帅,我已年迈,眼花耳沉,听不清楚你说的什么,恕罪,恕罪!”

    张横哼了一声,转过身子:“这老东西,一个比一个奸猾!我就不信你们真的就抹去了自己的记忆!”

    他来到皮匠铺前:“刑公公好啊,没想到我这四方城里,藏龙卧虎,非但有三十六天罡族的人外,还有一个出身皇宫,掌控巡天八部众的剥皮老祖!”

    刑皮匠一脸茫然:“短命鬼,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呐?”

    他拿出一块金牌扔给张横:“我最近捡了一个金牌,里面似乎别有玄机,好像藏着一些修炼功法,咱家看你小子这般健壮,果然是大好男儿,这牌子便送你了。”

    张横伸手接过金牌,呸了一声:“妈的,你也装模作样的玩失忆了!”

    他来到铁匠铺前:“老金,该不会你也失忆了吧?”

    金铁匠正在敲打一个剑胚,闻言眯眼抬头:“小子,你是谁?”

    张横:“……你奶奶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