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94章 知府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一群老东西,一个比一个过分!”

    张横在四贤街转了一圈之后,惹了一肚子火气,怒冲冲返回府内。

    接连杀了几头猪后,一股怒气方才释放了出来。

    这四贤街的绣娘等人,竟然集体玩失忆,对张横的言语,都是答非所问,驴头不对马嘴,一问三不知,交流实在是太过困难,张横只能败退而回。

    “这是要撇清跟我关系,还是要隐瞒今天发生的事情?这一手玩的可真绝啊!”

    张横静下心来之后,摇头失笑,对于这四人的想法有了几分猜测。

    张横自从武举考试不成,返回四方城后,这几年一直都生活在四人的羽翼之下,。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风波不断,接连发生了不少大事,每件事情中都少不了张横的身影。

    这些事情有大有小,危险程度不一,尤以今天这一场最为险恶。

    当朝一品联合空灵门弟子和血云山传人,提前布置大阵,围剿刑皮匠,手笔之大,气魄之强,果然不愧是当今的礼部尚书,这份算计,若是刑皮皮一人,还真难招架。

    偏偏四贤街内不止是刑皮皮一人,另外三人都比刑皮皮修为要高,尤其是冯木匠和绣娘,这两人神通广大,修为高深,连当今法圣谢吕成都能埋伏封印,放逐到了异空间。

    此等战力,早就超出了庞元的想象,造成的后果,连谢吕成都未能预料的到。

    以至于堂堂一品大员和朝中法圣,一个被放逐,一个被封印,另外的魏好古和空灵门的弟子也伤的伤,死的死。

    今日一场大战,朝廷损失了一名法圣和一个一品大员,血云山损失了一名真传精英弟子,空灵门也丧失了一名隐匿高手。

    四贤人倒是有缘得闻张横传法,习得了“者”“行”秘术,张横也因讲道,梳理了自身道路,修为更进一步,足以叫板当今大宗门的真传弟子。

    现在更是得了绣娘和刑皮匠的传承令符,成了两人实质上的功法传人。

    他又亲自动手斩杀了空灵门的弟子,以弱胜强,出其不意,以雷霆杀招,击杀了比自己强横十多倍的高手,令他收获极大。

    这种亲自动手,在生死一线间突破自己,斩杀敌人的手段,才是张横最大的收获。

    想来是自己太能惹事,如今修为也有了极大提升,绣娘等人不想再掺和自己的事情,才会装作失忆来敷衍自己。

    还有可能,便是法圣谢吕成被放逐,庞元被封印,此时定然会在殷朝引起轩然大波,届时四方城又将成为一个大漩涡,绣娘等人这是提前与张横斩断关系,免得暴露了他们的存在。

    张横对四人的举动考量了半天,难以断定四人的行为目的,最后干脆懒得多想:“干鸟毛,想这么多作甚,日后自然明了!”

    他喊来曲典,询问最近城内发生的事情。

    得知民团兵士集体摧毁灵符之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藏龙,你这件事做得好!我还好奇呢,为何那空灵门弟子的地灵大阵为何会雷声大,雨点小,却原来是你们做的手脚!”

    曲典笑道:“当时大帅失踪,难以联系,学生就只能自作主张,铲除一切不对之处,这朝廷兵士掩埋灵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张横拍了拍曲典的肩膀:“就该如此!兄弟们练气修真,半只脚踏入修行门中,就该知道修行界中,有诸多救人法门,但也有诸多害人手段,日常巡视,不可不察!”

    曲典道:“大帅放心,学生谨记教导!”

    他向张横禀报道:“朝廷赈灾兵士此时有不少人中了毒,该当如何处置?事关三千多条人命,学生不敢擅专。”

    张横想了想,道:“去找新来知府大人,听他吩咐!”

    曲典道:“大帅果然英明,将这烫手山芋转给新来知府,那就与咱们无关了。”

    旁边张忠看了曲典一眼,心道:“藏龙这小子有奸臣之资!明明他早就想到了让知府来管,现在偏偏说成是少爷的决定,越发的不要脸了!”

    此时何不干也在张府内暂住,应聘了府内的二管家,将一些金银细软全都献给张横之后,才得以成为张府的临时二管家,直协助张忠处理院内琐事。

    他本就是万花楼的总管,做事八面玲珑,虽然只是在院内做了几天工,但已经让张忠轻松了不少。

    此时他正在旁边随时听遣,眼见曲典如此没节操,不由得大为钦佩:“曲先生果然是我辈楷模,日后须得多向他学习,也好能成为大帅门下红人!”

    有了张横首肯,曲典不敢怠慢,与张忠、何不干三人一起前去拜访新任知府颜冕。

    这颜冕字子度,跟随庞元来到四方城任职之时,曾发帖邀请张横这个民团教头前来观礼,结果恰逢张横在四贤街讲道,曲典等人只能代替张横前去。

    就任之时,城内大小官员、士绅豪门,几乎全都参与其中,唯独张横这么一个民团教头缺席,令四方城内的豪门士绅,都以为张横对新来知府有意见,以至于谁都不敢与颜冕太过亲近,使得颜冕好生不快。

    曲典与张忠三人来到衙门口时,便看到府衙门前站立几个门子,嗮着太阳,正在闲聊。

    看到张忠等人,急忙迎上前来,询问来意之后,便即飞奔入内,前去禀报。

    时间不长,颜冕亲自出门,将三人迎到府衙后院,双方落座,端起茶碗喝了几口茶水之后,颜冕方才询问三人来意。

    曲典道:“回禀大人,我得到民团兄弟来信,说是赈灾兵士出了问题,满营哀嚎之声,一里地外,就能听闻。看来这军营是出了状况。学生得知之后,不敢怠慢,特来禀报老大人。”

    颜冕道:“钦差赈灾,队伍中挑选的都是少年英杰,实力极强,岂会轻易出问题?”

    曲典道:“具体情形,学生也不得而知。”

    何不干叹道:“大人,自古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大人还是看一下为好。”

    他将此事告知颜冕之后,不再逗留,告辞离去。

    颜冕将信将疑,亲率衙役班头,前去城西查看。

    那朝廷赈灾军营,便扎在西城,一直不曾犯民。

    颜冕来到军营大门,还未进入,便听到军营内哀嚎声不断,惊叫声不住响起,整个军营乱成了一锅粥,不时有人倒在地上,翻滚不休。

    眼前一片凄惨景象。

    军营已经不像是军营,便是监狱的也没有这般瘆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