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00章 分歧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是啊,如今这方圆三千里内,有实力对付的尸潮的人中,除了各大宗门弟子外,四方城是我唯一一个看好的地方。”

    顾西城对张横叹道:“你是没有见过被尸潮席卷的州府,人们被僵尸活活吞吃,此种情形,惨烈至极。我从京城来此,一路上杀死不少僵尸高手,见了无数凄惨景象,如今吃饭都难以下咽。”

    曲典在旁笑道:“我还奇怪,为何先生只喝酒,不吃菜,原来根源在这里。我还以为今天饭菜不合先生口味呢。”

    顾西城面色凝重:“藏龙,你要是见过灾荒的人,但你应该没有见过尸潮滚滚吃人的情形,等你见到之后,相信你也会像我这般,食不下咽,心中难受。”

    曲典道:“顾先生,实不相瞒,这僵尸本就是四方城出去的,当时大帅传书各地,让各地头面人物警惕僵尸为祸,结果无人当成一回事,以至于到了现在这步田地。”

    “什么?”

    顾西城大吃了一惊:“还有这等事?你仔细说说!”

    待到听完这两拨僵尸的来历之后,顾西城一脸阴沉:“当真是庸才误国!”

    轰隆隆!

    随着他面色阴沉,四方城整个天空瞬间阴云密布,一道道闪电在乌云中急速游走,黑云压城城欲摧!

    “好家伙,顾先生现在竟然能上映天心,面沉沉而天沉沉,怒气生而雷电起,你这是要成为贤人的样子呐!”

    张横惊讶的看了顾西城一眼:“顾先生,一别经年,你越发的威严了!”

    顾西城面上怒气一闪即收,天空乌云也急速散开,风雨雷电缓缓消散。

    他看了张横一眼,起身负手看向院外,道:“我这点微末本领,怎么能跟城内四位前辈相比?元伯,看来你这几年跟几个前辈学了不少本事,才有如今这般成就。”

    张横见他起身,也起身道:“其实学的也不多,我跟他们不过是忘年的交情,大家互相切磋学习,关系倒也不错。”

    “只是关系不错,他们能帮你清楚巡天八部众,杀死庞元?”

    顾西城淡淡道:“只是关系不错,他们能帮你杀死魏好古?”

    他轻笑道:“还有空灵门的闫朝珏,号称千里影杀,那是刺杀过不少高手的绝世刺客,也死在了四方城。嘿嘿,若是没有四位前辈帮你,凭你自己的本领,你能对付的了这些人?”

    张横没想到顾西城消息如此灵通,闻言笑道:“其实空灵门的弟子是我独自斩杀的。”

    顾西城霍然转身,双目精光大作:“是吗?”

    他看了张横片刻,手指院内的一株帝王树:“此树乃你我初见之时,我们两人亲手所栽,你这些年便如这株帝王树,渐渐的抽枝发芽,越发的粗壮,等闲风雨已难摧残。倒也没有辜负当初种树人的一片苦心。”

    张横道:“其实种树之时,我只是想要单纯的种一棵树而已,还真没有什么苦心不苦心。”

    顾西城道:“凡人种树,都有打算,要么盼其成才,要么盼其结果,若是一棵树既不能成材,又不能结果供人享用,这树木要它何用?”

    张横道:“先生,若凡事树木都要结果成材,那么满山遍野荒山野岭的杂草树木,又生来何用?天地造化万物,乃是为万物而生,非是独为人设。”

    他对顾西城道:“天地运转,自有其道,不为殷存,不为夏亡。世间造化,生成万物,也非单独为人族而成。”

    顾西城沉默片刻,转身来到院内回廊,轻声道:“你是打定主意不愿出兵了?”

    张横道:“大殷朝儒道佛魔,百家宗门,哪一个不是降妖除魔的好手?他们不派遣弟子出山修功德,我四方城一个不起眼的边陲之地,为何要做这等出力不讨好的事情?我的人就不是人了么?”

    顾西城道:“你只要出兵,我便恳请陛下,恢复你武勋身份,能让你再次参与武举,甚至可以参与正统科考,有机会考取一个文武双状元。你是武勋世家,令尊临去前都想让你光耀门庭,恢复武勋身份,这些你都忘了么?”

    张横道:“家父临终所托,我一日不敢忘,但此事急不得,须得缓缓图之。”

    两人在院内踱步,言辞如刀,互不相让,张横打定了主意,绝不蹚殷朝动乱这摊浑水,无论顾西城如何劝说,他只是不同意。

    最后顾西城恼羞成怒,取出戒尺将张横狠狠打了一顿之后,方才恨恨离去。

    张横被顾西城打了一顿,大感委屈,偏又不能还手,在院内待的烦闷,于是走出府门散心。

    大街上百姓依旧怕他,见他出行,纷纷躲避。

    张横走了一段路之后,大感无趣,正要去四贤街溜达时,便见街角处走来一名白发苍苍的青年算命先生,手拿招子来到张横面前。

    他上上下下看了张横几眼,惊道:“这位先生,你眉间带煞,左眼青,右眼红,山根生断纹,眉梢出血线,不日便有血光之灾呐!”

    这算命先生一头白发,偏偏脸庞像是弱冠青年,细眼长眉,身穿道袍,将一面小旗子对张横晃了晃,道:“除非贫道亲自出手,才能帮你化解厄难。”

    他伸出手掌:“你只要给我万两黄金,一本秘籍,我便为你做法,消灾解难。”

    张横双目微微眯起:“哦?黄金好说,不知秘籍是什么秘籍?”

    白发青年笑道:“我门中有一本好像是叫做什么大魔天手秘籍,不慎丢失,我算了算去,当应在先生身上。你若是有的话,还请送还给我,外加一些利息,当能三日无恙。三日时间,足够你安排后事。”

    张横摇头道:“万两黄金,一本秘籍,只换来三日太平,这个亏本买卖,我不能做。”

    白发青年摇头叹息:“好良言难劝该死鬼,既然如此,先生多保重。可惜了大好人才!”

    他边摇头边与张横擦肩而过,慢慢远去。

    张横眼见他一步步远走,也不捉拿,嘿嘿笑了几声,转身回府,吩咐身边亲卫:“这几日将有恶客上门,都给我打足了精神,磨好刀子,准备杀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