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04章 长大了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可惜!那老头没有再对老子挑衅,否则定让他感受一下菊开怒放的舒爽!”

    张横将牛耳尖刀收了,拎着管家张忠返回宅院。

    院内亲卫依旧组成离火大阵,勾引天地火精,涤荡宅院,院内炽阳之气弥漫。

    若是站在四方城内凝神感应,这张府便犹如一颗太阳一般,照亮了整个四方城,涤荡一切阴晦不洁。

    见到张横返回,院内亲卫齐齐行礼:“大帅!”

    张横摆手道:“好啦,敌人走了,阵法收了罢。”

    他看了身前张忠一眼:“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

    “噗通!”

    张忠猛然跪在地上:“少爷,我擅作主张,您不惩罚我么?”

    张横道:“若不是看在你不曾暗中修炼功法的份上,你休想活过今日!”

    他一脚将张忠踢飞:“从明日起,你去得意楼接替曾飞,当一个闲散掌柜的去罢,让你儿子去丹碧城做叁十号当铺掌柜,家人留在城内,不许远游!”

    张忠从地上爬起来,磕头涕零:“多谢少爷!多谢少爷!”

    他深知自家这位少爷的性情,一举一动,都有莫大深意,自己擅作主张,虽然被他不喜,但毕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人,他即便是真的将自己贬出张府,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踢飞。

    他已年迈,鬓角苍苍,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张横于情于理都要给他保留三分薄面,而今将他当众踢飞,倒是有几分做给外人看的意思。

    当此之时,张忠不敢多问,对张横躬身行礼,缓缓退下。

    “日后胆敢阳奉阴违者,这张忠便是榜样!”

    张横扫视现场众人:“日后好生做事,莫要动了贪心歪念!”

    “是!”

    几十名亲卫心中忐忑,砰砰直跳。

    张忠作为张横多年的老管家,一直为众亲卫首领,在整个张府堪称是一人之下,几百人之上,在整个四方城内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

    如今竟然被张横一怒之下贬了出去,登时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张忠离开之后,张横喊来曲典与何不干:“不干,你现在便是府内管家,今晚便去与张忠交接,府内一应事务都让他说给你听。”

    他说到这里,看向曲典:“藏龙,你去把黄圆觉喊来,我有事吩咐!”

    那黄圆觉之前在清水河畔不听军令,乱放龙珠,以至于引出敖兴与祖山空一场风波,被张横打了一百军棍,贬成小兵,如今正在营内当值。

    曲典将那黄圆觉喊来之后,张横将其带进密室好一番商谈,方才让其返回。

    次日天明,有一营营长毛新亮气喘吁吁来到院内:“大帅,咱们营内出叛徒啦!黄圆觉那狗日的说你待他不好,军法过严,在营内夜盗龙珠,留言跑啦!”

    张横曾将一枚龙珠留在军营之内,三个营地交替使用,今日正该一营使用龙珠凝聚天精地华,努力修行。

    晚上大家打坐练气,精神内敛之后,忽然失去了对外感应,待到醒转之时,龙珠已然被盗,只留下一封书信。

    毛新亮看了书信之后,大吃了一惊,不敢怠慢,第一时间前来汇报此事。

    “大帅,这是黄圆觉留下的书信!我日他妈,上次他不听号令,私动龙珠,大帅没有杀他,兄弟们都觉得判的有点轻,没想到他竟然怀恨在心,夜盗龙珠,留书逃窜。大帅,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定然将他抓来,当街斩首!”

    毛新亮气的整个秃头都红了起来,头顶几根顽强的毛发顺风扯大旗,随着他的大骂不住抖动:“枉我把他当成生死相托的兄弟,没想到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张横戴上手套,接过书信看了看,只见信纸上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昔日忙碌只为饥,

    待到军营穿新衣。

    三餐肉少人憔悴,

    骡马虽多无我的。

    冒死杀敌财过手,

    金银珠宝归上级。

    前途黯淡难进步,

    何时腰间佩双鱼?

    四方城内容不下,

    老子要去投皇帝!

    张横看罢,勃然大怒:“他妈的,竟然偷了老子的龙珠,还要献给皇帝!毛新亮!”

    毛新亮身子一整:“到!”

    “我给你三天时间,去把这黄圆觉给我捉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老子要把这小子抽筋扒皮,熬炼成灰!”

    “是!保证完成任务!”

    毛新亮行礼转身,大踏步的向外走去,远远的听到他走出府门。大呼小叫:“小的们,去牵细犬,架苍鹰,马呢?我的马呢?跟我去抓叛徒!”

    一路聒噪,远远的去了。

    毛新亮走后,张横脸色稍霁,看向院内葡萄架下。

    顾西城不知何时出现在葡萄架下,背对张横,负手看天,在张横目光落在他身上之时,顾西城幽幽叹气:“元伯,四方城地处偏方,有志之士,又有哪个肯终老其间?生而为人,当有青云之志,大丈夫何必蜗居于此,当一个不知所谓的土霸王?”

    他转身看向张横:“四方城毕竟小庙难容大菩萨,浅水养不了真龙。今日你手下小兵逃奔皇城,足见天下正统,天命在殷!元伯,你文武双全,有安邦定国之能,为国报效,才是正理,京师之地,才是你大展拳脚之地,你留在这里能有什么前途?”

    张横看向自己的老师,神情严肃起来:“先生,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学会了本领,最终目的并不是逃离自己贫困的家乡,而应该以平生所学,振兴自己的家乡才对!”

    顾西城闻言愣了一下,一时间难以作答。

    他默然良久,方才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然则家有大家小家之分,国家才是大家,这四方城乃是小家。大家难平,则小家难安。只有大家安泰,小家方才能太平。”

    张横嘿嘿笑了笑,走出房门,来到顾西城面前:“那么先生,这国家到底是谁的家?到底是姓张还是姓顾?”

    顾西城又是一愣:“这……这天下,自然是天下人之天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

    张横道:“你还说的这些,你自己信吗?”

    顾西城的脸登时红了,掩面而走:“我还有事,咱们改日再聊!”

    张横哈哈大笑:“先生,你毕竟还是无言!”

    顾西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元伯,你果然长大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