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06章 搜查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顾西城也是第一次得见先天敕令大阵,对于这阵法的威力也感心惊,面色微变:“元伯,这是什么阵法?”

    张横道:“此乃杀僧大阵!专杀秃驴!”

    在他说话声中,几名亲卫已然启动大阵,围住慧门老僧,勾引周天之力,不住呵斥,全力出手。

    “善哉善哉,张大帅好厉害的大阵。”

    慧门老僧头顶升起一枚舍利子,发出一圈金光,犹如神佛脑后光圈,将他周身护住,几名亲卫发出的攻击全都被金光挡住,发出沉闷的噗噗声。

    这先天敕令大阵虽然威力巨大,但这些亲卫毕竟人少,威力自然小了几分,竟然难以破开慧门老僧的舍利金光。

    但这金光也不是坚不可摧,被亲卫合力攻击之下,金光不住晃动变形,偶有凹陷之处,已然快要触及慧门的身躯。

    “围住了,不能放他走!”

    张横站在阵外,对着阵内的慧门指指点点:“注意啦,这老东西要动了,离火转兑泽,把他的双脚给陷住!”

    阵法内慧门老僧正要跑路,忽然脚下一软,脚踏之地忽然变成了一片沼泽,半截身子都陷入了进去。

    他正要挣扎脱出,便听到阵外张横喝道:“好,再换成雷震之势,雷劈秃驴!”

    轰轰轰!

    阵法变幻,凭空落雷,接连击打在慧门头顶处,将其护体金光打的不住摇晃,凹陷处处。

    众亲卫在张横的吩咐下,大阵不住变幻,将张慧门包围在内,水淹火烧,风吹雷震,八八六十四中变化还未施展一半,这老僧的护体舍利便已然经受不住,“咔嚓”一声,当空爆碎,护体金光登时消失。

    慧门大惊,正要开口服软,早被几名亲卫擒住,抹肩膀拢二臂,旁有仆人用木瓢盛了金汤,不由分说要往慧门口中灌。

    顾西城看着不忍:“元伯,何至于如此?饶他一次吧。”

    张横道:“此人凭空污人清白,我岂能饶他?常言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说错了话,那是要杀头的!他要杀老子的头,我怎么能放他?”

    顾西城道:“他并未向你出手,只是言语冲突而已,元伯,绕过他罢。”

    张横道:“既然先生发话,我也不敢不听。这屎尿就先不喂他了,但是普渡寺我要去查看一番。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灾民前来四方城,其中有一部分妇女离奇失踪,我手下孩儿正在调查此事,这里面就有普渡寺僧人的影子。”

    顾西城将信将疑:“这普渡寺僧众乃是出家之人,岂能做此劫掠妇女的勾当?元伯,你未免太也危言耸听了。”

    张横道:“都说和尚乃色中饿鬼,天下间最馋女人身子的便是这群秃驴,他们劫掠妇女,在我看来,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慧门禅师急睁眼,叫道:“善哉,善哉,张大帅,你休要……”

    张横给旁边亲卫打了一个眼色,那亲卫当即轮起刀鞘,对着慧门嘴巴使劲抽去,“砰”的一声,将老僧打的唇破齿摇,登时说不出话来,口中呜呜有声,双目圆睁,羞愤难当。

    “擂鼓聚将!”

    张横对慧门禅师看都懒得看,吩咐亲卫擂响聚将鼓,“咚咚咚”鼓声响彻全城。

    片刻之后,两营人马来到府外,唯独一营前去捉拿黄圆觉,未曾前来。

    “小的们,随我去普渡寺走一趟,看看这一群贼秃到底是真修还是假修!”

    张横牵出墨鳞独角兽,发一声喊,率众向外走去,身后众人将慧门用铁链锁了,紧紧跟随。

    顾西城嘴巴张了张,想要拦截张横,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不言,缓缓跟在众人身后,也想要看看张横到底能查出什么来。

    城东有一小山,唤作长寿山,山上有一所寺庙,便是普渡寺。

    张横率众来到膳山下,墨鳞独角兽身子缓缓离地,载着张横浮空而行,向山上飞去。

    待到众兵士结阵飞到山腰时,就看到张横站在普渡寺的大门前,如同游山玩水的闲人,正在端详寺门口的楹联额匾。

    这普渡寺占地足有十六七亩,依山而建,形成好大一片建筑,朱漆大门两侧刻着一副对联,上下联都只有四个字,上联是“大千世界”,下联是“不二法门”。

    “大千世界,不二法门?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发现了,无论是在那个世界,最狂的人往往就是这些最不应该狂的修者啊!”

    张横手指楹联,对身边的顾西城笑道:“顾先生,你觉得这大千世界里,到底是佛陀之法是不二法门,还是夫子之道才是修行正宗?”

    顾西城道:“青莲白藕红荷花,三教原本是一家,你休要挑拨我儒家与佛门的关系!”

    张横嘿嘿笑了笑:“你们的关系还用我挑拨?”

    他对身后众人摆了摆手:“搜!”

    民团兵士手持兵器,推开大门,向寺内走去。

    有那僧众阻拦,早被打倒在地,顺手绑了,等待下一步处置。

    附近前来烧香许愿的香客都吓了一跳,贫困者落荒而逃,有那富贵人家却是不怕,一男子大声嚷道:“是谁敢来普渡寺撒野?信不信老子修书一封,让张元伯收拾你们?不怕告诉你们,张元伯乃是我外甥……”

    一名士兵道:“我家大帅便是张元伯!你若是他舅舅,还请出门相认!”

    那男子大吃了一惊:“什么?元伯也来了么?带我见他!”

    待士兵真要带他去见张横时,那男子连蹦带跳,翻墙跑了。

    士兵大怒,这才知道被骗,手持刀剑,杀气腾腾的前去追赶。

    张横哈哈大笑:“他妈的,竟然还有人敢占老子的便宜,这胆子倒是不小!”

    几百人冲入寺内,纵然这普渡寺占地不小,但想要搜查也耗费不了多少时间,也就半个时辰左右,众兵士已经将普渡寺搜了一个底朝天。

    共搜出黄金三万两,白银铸就的银佛三十二尊,金佛十八尊,珍珠宝贝一大箱子,另有银票、地契等等不少值钱玩意。

    “我一直觉得我在四方城内应该算是最有钱的那个人了,却没有想到,连这区区一个寺庙都比不了!他妈的,看到你们竟然这么有钱,老子都想要出家了!”

    张横看到这些财物,大为惊叹,对跟来的顾西城笑道:“先生,你们说他们这些僧人从哪里搞的这么多钱?难道世尊别的都没教,只教给他们如何敛财了吗?”

    顾西城也感惊讶:“区区一个普渡寺,怎么得来这么多钱?”

    他看向慧门禅师:“慧门,这钱都是哪里来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