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08章 恐惧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清晨。

    四方城外,十里长亭。

    长亭外,古道边,顾西城正在与张横告别。

    “我来四方城之前,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乃是捐出钱粮,解决四方城百姓的饥荒和瘟疫,以减少百姓伤损。”

    顾西城负手看向东方,此时东方天空一片鱼肚白,太阳即将升起,旁边野草含露,杂花生树。

    顾西城大为感叹:“结果到了四方城之后,才发现城内百姓几乎无有伤亡,便是偶有僵尸病,也被你雷霆般处理,并没有蔓延开来。我一开始还担心筹集的这些钱粮杯水车薪,救不了几个人,没想到元伯你把这四方城打理的这般好,几乎用不着我带来的东西。”

    张横带着曲典与何不干等人亲自相送,闻言笑道:“四方城生我养我之地,我岂能让她受灾?先生不用太过担心,你送我的钱粮,我会好生使用,绝不至于浪费败坏。”

    顾西城不答,继续道:“至于第二件事,便是想让你率众出兵,协助朝廷对付僵尸大军。结果你竟然要死守四方城,只为保一地平安,而不思为国尽忠。”

    他转身看向张横:“元伯,你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这很好!但毕竟经历少,很难看清楚一些事情。

    国家国家,有国才有家,你只有保家之念,而无护国之心,这一点很令我不喜。只是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我也不怪你。”

    张横道:“是我太过狭隘,让先生失望了。”

    顾西城摇头道:“你有你自己的想法,我也有我自己的打算,也不能说你的想法就一定是对,而我的打算一定是错。你不必为此感到对不住我。”

    张横道:“先生是儒家弟子,讲究忠义礼智信,身在朝廷,心忧国事,此乃自然之理。而我只是一介白身,无有功名,只有几百个生死兄弟。跟先生相比,屁股坐的不同,想法自然也就不同。”

    顾西城伸手拍了怕张横的肩膀:“是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是我有点过于强求了。”

    他解下腰间悬挂的玉佩,递给张横:“这是我随身玉佩,日后你若是去帝都,只需向太常寺出世这枚玉佩,便能找到我。”

    张横伸手接过:“这玉佩我收了,先生临走之前,还请吩咐。”

    顾西城神情严肃起来:“临行之前,我有三件事提醒。”

    张横垂手躬身:“还请先生赐教。”

    顾西城道:“第一件事,便是钦差庞元失踪之事,这件事非同小可,朝廷震动,百官盛怒,不出几日,定有高人前来查探,你好自为之。”

    张横道:“是!”

    顾西城道:“第二件事,便是巡天八部使也在城内失踪的事情,这件事也极为严重,到时候自然有人去四贤街找四位前辈理论。”

    张横道:“是!”

    顾西城道:“第三件事,便是普渡寺的那些金银,数额如此巨大,来历非同小可。你既然收了,日后定有因果,怕是要与佛门生出极大的恩怨,能不用,还是不用为好。”

    张横道:“是,学生谨记在心,自有办法处置。”

    顾西城不再多说,对张横摆了摆手:“好啦,咱们爷俩就此别过,他日相见,再把酒言欢!”

    张横站在原地,眼见顾西城迈步前行,顺着大道渐渐走远,面色无悲无喜。

    一直到顾西城身影消失之后,张横方才转过身来,对众人道:“咱们也回去吧。”

    何不干轻声道:“大帅,现在咱们与顾先生还能交朋友,恐怕再过几年,这朋友也做不成了!”

    砰!

    他一句话刚说完,便被张横一脚踢飞:“胡说八道!”

    何不干被踢的凌空飞起,落地后打了几个滚,方才缓缓爬起,嘴唇鼻子都磕破了,鲜血长流。

    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张横发这般大火,全都吃了一惊,噤若寒蝉,不敢做声。

    张横身子微微发颤,一声不吭的向城内走去。

    他生来硬气,从不服软,也从未怕过谁,之前纵然被刑皮匠、金铁匠打了个半死,也不曾说过一次软话。

    可是今天,何不干一句话却令他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因为恐惧,所以愤怒。

    “我什么要害怕?”

    他边走边在心中问自己:“我在害怕什么?”

    张横走在路上,脸色极为难看,他心中明白,自己之所以害怕,就是因为何不干说的事情,正是自己最害怕出现的局面。

    顾西城身为儒家弟子,又是少有的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对于殷朝有着极大的归属感,忠君爱国,为国尽忠,乃是他毕生追求。

    但张横却是无法无天之辈,对于大殷朝自然也不怎么在意,他对这个国家的君主没有任何感情,若是有机会推翻本朝,他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顾西城行事理念,与张横截然相反。

    如今还有师生之情,但随着形势变化,时间拉长,师徒两人反目成仇,已然不可避免。

    张横平生至交好友极少,能被他尊敬之辈,更是寥寥,这顾西城是少数令他敬佩之人。

    想到日后不可避免的要与顾西城发生粗冲突,即便张横铁打的汉子,也感到一阵心痛,难受至极。

    他朋友不多,仇家遍地,实在是不想失去顾西城这么一个亦师亦友的先生。

    可若是按照如今这局面发展下去,两人必定会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

    他身边的曲典、何不干都是心思灵透之辈,张横心中所想,他们都能猜出几分,此时见张横面色阴郁,全都不敢多言。

    若是张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他反倒不会如此反应,正因为顾念师生之谊,才会如此难受。

    昔日脾性相投的师生两人,如今已然分道扬镳,渐行渐远。

    他来到城内之后,心情依旧难以好转,与众人来到城南府门前,正欲入内暂歇,便看到一名白袍青年僧人手托钵盂,缓缓前来。

    行到张横面前时,这白袍僧人竖起手掌,低头行礼:“善哉,善哉,贫僧刚来四方城,便看到大帅回府,你我果然有缘。”

    他将钵盂伸到张横面前:“都说大帅为人慷慨,贫僧不远万里特来化缘,只要大帅能施舍贫僧些许银两,我担保日后大帅必定无灾无劫,喜乐平安。”

    张横心情本就不好,此时见到这僧人,越发的烦闷:“左右,给我拿下了,扔进粪坑泡几天再来审问!他妈的,贼秃着实讨厌,再敢生事,一把火烧了普渡寺!”(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