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11章 天崮山,金轮寺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轰!

    一戟劈下,似乎整个天空都被扯下了一块,还未劈下,一股大力便已经将白衣僧人定在当空,难以动弹。

    张横从钵盂内跳出来,委实太过突然,白衣僧人还未反应过来,张横的长戟便已经劈了下来。

    这钵盂被这僧人用了几十年,还从未有过一次妖魔从中跳出的情形,因为笃信这钵盂法宝的威力,竟然没能提前做好防备,直到长戟下劈,这僧人都没能来得及应对。

    眼看长戟就要劈中他的脑袋时,绿光一闪,一枚小巧的荷叶出现在他头顶,轻轻舒展开来,托住了张横这轰然一击。

    “啊呀!”

    那白衣僧人此时方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惊叫,身子倏然后退,头顶荷叶将其周身包裹,化为一道绿光,霎时间远去。

    张横手持长戟,施展“行”字秘术,瞬间追上这道绿光,手中长戟不住劈斩,却每次都被荷叶上的绿光挡住,长戟难以劈中荷叶的实体。

    他这长戟乃是神兵利器,若是能劈中荷叶的实体,保证能将这荷叶劈开。

    只是荷叶外层绿光荡漾,蕴含无尽佛力,如同魔天宗九井的护体清光一样,无形有质,难以摧毁,张横法力不足,长戟空利,无法破开法宝的宝光。

    接连几次劈斩,长戟虽然不能破开绿光,但也差点触及僧人的身体。

    那白衣僧人被劈的一阵心惊肉跳,口中佛号不断:“善哉,善哉,张大帅,你我并无血海深仇,何必如此赶尽杀绝?”

    “他妈的,你以钵盂收我之时,怎么不说这句话?”

    张横腰间牛耳尖刀忽然飞出,“噗”的一声,破开绿光,点中了僧人心口。

    他这牛耳尖刀在未成为神兵之前,便已经是煞气冲天,纯以刀光斩伤过张府的妖怪,之后被金铁匠炼制之后,添加了神铁,越发的神异起来。

    相比长戟、金锏施展起来宝光大作,这牛耳尖刀用起来并无丝毫异状,与寻常杀猪刀无甚区别,只是格外的锋利,无物不破。

    之前与人交手不曾正面使用过,此时第一次正面使用,不成想威力出乎意料的厉害,直接破开宝光,刺入了白衣僧人的胸口,一闪即收,返回刀鞘。

    “这……”

    白衣僧人一愣,低头看向胸口迸溅出来的血花,片刻后抬头看向张横:“竟然能破开我护体青莲,你这是什么法宝?”

    张横自己也感惊讶,只是面上不显,淡淡道:“自然是杀猪刀啊!有时候也用来杀驴子。”

    白衣僧人一脸的难以置信,眼中神光涣散:“没想到我五叶竟然死在你张横之手……”

    他说到这里,忽然张口喷出一道金光,化为一道降魔杵,对着张横狠狠捣来。

    在张横闪身躲避之时,他护身青莲包裹着他飞速远去。

    “都快死了,还想跑?”

    张横大怒,一戟劈飞降魔杵,再次向前追去:“你说你死了,你就死了?不把你挫骨扬灰,洒家如何能放心!”

    他施展“行”字秘术,身法快如闪电,那僧人即便是有僧宝相助,竟然难以甩脱张横的追赶,被张横牛耳尖刀接连穿插几次,好好的一个僧人,身上大窟窿小眼睛,被捅的如同筛子一般。

    那僧人不住嚎叫:“张大帅,你何必要赶尽杀绝!贫僧乃金轮寺弟子,你若杀我,少不了一番大因果!”

    “因果你娘!”

    牛耳尖刀在空中穿插不停,将这僧人脖颈都砍断了一半:“什么狗屁因果!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才叫道理!蠢逼一般的因果,因果再大,难道还能大过道理不成!”

    那白衣僧人又惊又怒又是无言。

    佛门因果之说深入人心,被很多人奉为圭臬,但张横不信因果,只讲道理,这一下登时堵住了僧人的嘴巴。

    道理道理,乃是大道与法则的体现,因果虽强,却还真大不过道理。

    因果之所以成为因果,那也是遵循道理这个前提,才能成为因果循环。

    张横一句话,堵死了佛门这么多年坚持宣扬的的东西。

    “这张横看似粗鄙不文,没想到如此伶牙俐齿,我打不过他,竟然还说不过他!”

    他惊怒羞愧之间,身上再次浮现出大钟虚影,与荷叶绿光结合在一起,暂时挡住了尖刀穿刺,发出砰砰响动,钟影不住摇晃。

    眼见这钟影不住晃动,似乎下一刻就要破碎开来,五叶心中一凉:“我命休矣!”

    正等死之时,却见张横身子忽然将尖刀收起,身子倏然后退,刹那间远退十几里地。

    五叶一愣:“他怎么跑了?”

    向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来到了轮回海天崮山金轮寺附近,此时附近大大小小的山头一道道金光飞起,正急速向自己靠近。

    片刻之后,一道金光出现在五叶身边,化为一名手持方便铲的黑胖和尚:“五叶,你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追杀你的是何方魔头?”

    五叶松了口气,对黑胖僧人跪倒行礼,道:“五叶见过惊雷师叔,若是师叔来的慢了一点,怕是就只能超度弟子,为我念转生咒了。”

    黑胖和尚惊讶道:“那人是谁,竟有实力杀你?”

    五叶在金轮寺乃是修为极高的真传弟子,又有佛宝随身,就算是遇到难以匹敌的大高手,有佛宝护体,也足以保住性命,没想到即便如此,竟然还是差点被杀死。

    纵然到了现在,五叶和尚也还是对张横追杀自己的事情生出一种不真实感来。

    本以为张横只是贪恋红尘权势的寻常练气士,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厉害到了这般地步,自己动用了好几件随身法宝,都难以降服此人,反倒差点被对方杀死。

    这种心理落差令他至今难以接受,在手忙脚乱的为自己敷药止住伤势之后,对身边惊雷僧说道:“师叔,追我之人乃是大殷朝连云洲四方城的民团教头张横!此人夺我连云洲佛门宝藏,气焰嚣张,十分的蛮横,我与他讲道理,反而被他一路追杀,差点身死。”

    惊雷僧怒道:“还有这般事情?待我去将他擒来,为师侄你报仇!”

    他看向远方,只见一道道金光向前方追去,形成一股金光洪流,向那张横追杀过去,当下笑道:“惹了我金轮寺弟子也就罢了,竟然还敢追到天崮山上,真是胆大包天!这些弟子出马,便是贤人也得退避三舍,更何况这么一个小小的民团教头。”

    五叶看着远去的道道金光,大感不妥:“师叔,此人遁法极快,现在速度忽然放缓,似乎故意引大家伙去追他,其中定然有诈。”

    惊雷僧道:“既如此,我便亲自会会他!”

    只见他手持方便铲,脚踏圆月宝轮,迅速远去,只有声音还在五叶耳边回响:“他若真有本事,老衲正好收了他,正好当一个护山沙弥,哈哈哈……”(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