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从杀猪到杀神 > 第116章 开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从杀猪到杀神 ”查找最新章节!

    “求人不如求己?”

    听到老僧说出这句话后,张横身子一震,束发丝绦崩碎开来,满头长发根根炸起,身子倏然后退到大殿门口:“你是金轮罗汉?”

    此时大殿之内还有不少祭拜的信徒,张横此时暴起后退,按道理来说定然能引起一阵骚乱,可是直到张横退到殿门口时,整个大殿内竟然无有半点反响。

    张横眼眸转动,扫视四周,却发现整个大殿内忽然变得空旷起来,刚才祭拜的一批信徒全都消失不见,现场只有他与老僧两人。

    老僧此时依旧做着跪拜的动作,神情淡然,动作一丝不苟,依旧是淡淡的语气:“我是金轮,又不是金轮。”

    他缓缓起身,拿起一炷香插在香炉之中,背对张横道:“我是金轮,金轮非我。”

    在他起身之时,一股奇怪的波动从大殿内生出,刹那间周遭景色变幻,本在大殿内的张横忽然出现在天崮山下,下一刻景色再变,他出现在了遇到老僧的小镇上。

    再下一刻,景色又变,张横出现在了四方城内,正与空灵门弟子大战。

    “这金轮罗汉正在回溯我的过往种种经历!”

    眼见身边景色变幻,人物也随着变幻起来,张横心中一点灵光不昧,顿时明白过来:“他在翻阅老子的记忆!”

    明白这一点之后,心中登时大急,想要从这种追溯记忆中逃出,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在过往场景中做出任何改变。

    过往永恒不变,只有过去才存在种种可能。

    “临!”

    “者!”

    张横心中默念九字真言,想要打破自身所遭受的负面攻击,却发现真言涌出之后,周遭景色如同水波般荡漾开来,似乎要破坏如今不断从记忆中提取的场景,但一股大力涌来,正在摇晃的场景便又恢复正常。

    记忆再次回溯。

    很快到了张横在四贤街向四贤传法的场景,但到了此时,却是一片模糊,整个回溯的场景也模糊起来。

    张横大喜,猛然一声暴喝:“者!”

    周遭场景瞬间破碎开来,眼前一亮,却发现自己此时还是站在金轮寺大殿之内,面前背对自己的老僧缓缓转身,面露惊容,道:“这是哪来的四名贤人?为何他们还以你为尊?”

    他昏花老眼看向张横,颇有惊疑不定色:“你是哪位道友转世?”

    张横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轮回神通,记忆回溯,了不起!金轮,你敢探视老子的记忆,日后咱们没完!”

    老僧奇怪的看了张横一眼:“道友,你便是与我没完,难道还能打到佛国灵境中么?天下间杀死佛子的人是有,可永世与我灵山结仇的也就只有七大天魔了,其余之辈,纵有恩怨,三世可平!

    你我远没有如此大的仇恨,何苦说这般狠话?”

    他在不知道张横的身份下,对张横施展轮回神通,搜索张横的记忆,在他看来,其实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到了他这般境界的高手,除非转世身被斩,别的都是小事。

    按道理来说,张横不应该说出这般与其境界不符的话来,是以了令他微感好奇。

    张横哈哈大笑:“你敢如此说,怕是不知道某家的来历!”

    老僧不敢怠慢,道:“还请赐教!”

    张横道:“你听好了:

    混沌生来不记年,

    开天辟地我居先。。

    清浊两分大道生

    先有我辈后有天!”

    老僧身子一震,神情越发的惊疑不定:“前辈乃是先天神魔?这怎么可能?”

    张横笑道:“夏虫不可语冰,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

    说到这里,双目紧盯老僧,身子缓缓后退:“金轮,你师父就没有对你提及过我么?今日之事就此作罢,日后再做计较。”

    老僧眼眸之中不复浑浊,光华流转,手中多了一枚银月状的轮子,呵呵笑道:“我没有师父,只有世尊,平素也不以师徒相称。先天神魔,早已经遁入天外,道友,你差点瞒哄住老衲了!”

    张横吃了一惊,知道自己应该是那句话说的不对,引起了这老僧的怀疑,当下一声轻喝,行字秘术运转,便要逃出升天。

    便在此时,老僧手中的月轮轻轻一晃,张横眼前景物顿时变幻起来,记忆重新回溯。

    待到回溯到他与四贤讲法之时,那景象还是朦胧一片,回溯之力似乎想要弄清楚听讲的四人到底什么样子,但总有一股力量挡住了探视的目光。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轻“咦”,随后画面绕过这一段时间,继续回放。

    张横明知这老僧在探寻自己的回忆,却无力挣脱,心中愤恨至极,可又无可奈何,一股力量依旧向他记忆深处探寻。

    最后这股力量来到了四方城西山地龙与张横相见的时间段里。

    画面中地龙正在与张横交谈,在记忆回溯到这个场景时,他唇边一根胡须忽然僵直:“啊,我死了!”

    下一刻,张横身身遭景象轰然破裂,一切化为虚无,待到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依旧站在大殿之内。

    对面老僧面色大变:“地龙大人?”

    轰!

    一只巨大的金色龙头忽然从虚空之中探出,一口叼住老僧的脑袋,“咔嚓”一声,将脑袋咬掉,囫囵个吞下,随后转身看向张横:“啊哈,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这金色龙头几乎充斥了整个大殿,脖颈以下位置却隐藏在虚空之中,发出隆隆巨响:“这小和尚竟然敢窥探老子,实在不像话,还敢拘禁张先生,这就更不像话!我替你吃了他,算是为你报仇了!”

    张横看着面前巨大的金色龙头,吃惊道:“你便是地龙道兄的那根胡须?”

    金色龙头叫道:“错啦,错啦!我怎么可能是那头懦夫的胡须,我乃金龙大人是也!只待那地龙老儿身死道消,我便能挣脱本体,恢复自由啦!”

    它对张横嘎嘎乐道:“张先生,我知道你来历非同小可,身怀绝世真法,连我本体都对你尊敬的很,日后定有大成就。嘿嘿,这次我帮你解决强敌,你是不是给俺们一点表示?不用多,给俺们讲解一段经文也可!”

    张横哈哈大笑:“这有何不可?此地乃金轮罗汉的道场,你吃了金轮,怕是要惹上麻烦了。”

    金龙不屑一顾:“呸!一个狗屁罗汉有什么怕的?别说是他,就是菩萨来了,照样一口吃了他们!再说这只是金轮的一个分身,他又不缺这一具分身,有什么可担心的!”

    张横见它对金轮罗汉毫不在意,心中一凛,登时知道自己对地龙的实力还是低估了,连他一根胡须都如此了得,那地龙的本体有多么恐怖,已经难以想象。

    当下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为道兄讲上一段经文。此乃佛门地界,我便讲一段佛门经文便了!”

    金龙大喜:“来来来,张先生,你快说,说完了,我好赶快返回原来时间点,我这般穿越时空,累的厉害!”

    张横道:“既如此,且听我来讲明。”

    金龙道:“敢问先生,你讲的这是什么经文。”

    张横道:“我这经文,乃修真之总经,作佛之会门也!若想成佛作祖,总要此经开悟。”

    金龙喜不自胜:“这经文可有名字?”

    张横轻声道:“自然有名。此经唤作《多心经》,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若能明悟其意,自得大自在。”

    噫!

    有分教:

    若无金轮生事端,岂有张横传真言?

    平白惹的风波动,搅动周天不安全。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