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0.小师弟不要见死不救啊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鞭打皮肉的声音,吓得季恒瞬间回神,他原以为大师兄会只做做样子罢了,不会真的舍得下重手的,没想到他竟然会来真的。

    这得多疼啊!他都感觉到疼了,然后赶紧冲了进去拦着他的第二鞭,“大师兄,手下留情啊!”

    坤吾也挣脱了殷珏的怀抱,跑到如风身前,上窜下跳的捉急,还时不时的龇牙怒瞪一眼叶长卿。

    看到坤吾,如风这才发现殷珏也来了,他站在外面淡漠的看着他们的方向,没有一点想要过来为她求情的样子。

    如风疼得咬牙,这破孩子,她好歹也是为了救他才会触犯门规被罚的吧,他怎么还如此无动于衷呢?

    小师弟,你没有良心。

    叶长卿皱眉,“放手,她既然知错不改,我便没必要手下留情。”

    季恒闻言,赶紧冲如风使眼色,“如风快给大师兄认错啊。”认错吧,认错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他感觉得出来,其实大师兄已经不忍心再罚下去了,因为他其实没多使劲儿的拉着,大师兄要真不想让他拉着,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能挣脱了的。

    如风闻言,当即就低眉顺眼一副浪子回头,知错就改的模样,道:“大师兄,我错了。”

    季恒:“……”虽然是他劝的,但是如风这毫不犹豫就认错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叶长卿见她终于知错了的模样,这才缓了一些脸色,把鞭子丢给季恒,让他执行剩下的九鞭,自己则余怒未消似的转身走了。

    这就是最大的放水态度了,鞭子给了季恒,那九鞭打没打,还不是他空口白牙随便说?

    叶长卿一走得没影了,季恒马上就将鞭子放了回去,然后转头看向如风,道:“既然那么没骨气,干嘛不一开始就认错呢?你要是一开始就认了,大师兄也不至于下那么重的手。”

    如风想要伸手摸摸背后的伤,但是手一往后动,就牵扯得伤口更疼了起来,“啧,我哪知道他来真的啊,而且,我那可不是没骨气,只是忽然明白过来,我即便挨下全部的鞭刑,他也还是会认为错的是我。既然跟他道不同,又何必白挨这剩下的鞭刑,且我说我错了,可不是后悔自己所做的事,而是错在一开始就没必要跟他多费口舌。”

    季恒:“……”我竟无言以对。

    如风想到什么,往外面看了一眼,本是想看看殷珏会不会也觉得她太没骨气了,可是堂外却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走吧,我送你回去。”季恒伸手将如风从地上扶起来,看到她外袍上都被血迹浸出了一条鞭痕的形状,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看来大师兄是真的被她气狠了的。不过说来也奇怪,如风往日最是矫情怕疼了的,这次被大师兄罚得那么厉害,竟然都没哭也没闹。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如风将坤吾从地上抱起来,塞给季恒,“三师兄帮我把这家伙送到小师弟手上一下。”

    季恒抱着在他怀里挣扎的坤吾,不明所以的道:“这不是你的灵宠吗?做甚要我送给小师弟?”

    灵宠一旦认主,除非它的主人死人,不然是不会再认他人为主的,当然,也有一种列外,就是它主人的伴侣它也会将对方当做半个主人。

    如风和殷珏都还是小屁孩子,伴侣啥的,根本是无稽之谈,再者两人的性格看着也不合适,那么她想要转赠灵宠,便是不可能的。

    “让他帮我养着,我养不起。”如风丢下一句,便转身走了。徒留季恒在原地一脸郁闷。

    回到玉兰轩,她便趴倒在了床上,闭眼想要用睡觉来缓解背后的疼痛。但是却是怎么都睡不熟。

    好想小舅舅啊,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一想到小舅舅,眼泪便不争气的哗哗滚落在圆枕上。她倒不是因为觉得委屈而哭,而是在这一刻真的很想小舅舅,如果小舅舅今天在的话她不可能会被打,也不会受伤了连个给自己上药的人都没有。

    以前是小舅舅不在了想要矫情都没处发作,可如今小舅舅还活着,她便忍不住还是想要有人疼。

    “呜~”一声低低的兽叫将如风悲伤的情绪瞬间打散。

    她睁眼望去,便看到殷珏不知何时已立在她的房间门口,而坤吾正咬着他的袖子。

    以如风对殷珏的了解,他不可能是因为担心她,或者有一丝丝良心发现了而专程来看她的,肯定是被坤吾硬拖着来的罢了。

    虽知如此,她也照样对他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道:“小师弟,你怎么来……”本是想用平时活力开朗的声音说话的,一开口,才发现声音是沙哑的,搞得她自己都愣了愣。

    殷珏看着躺在床上,背上衣服都被打出了一条血痕,双眼通红,明显刚刚在哭,却还硬要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还对他笑的如风,只觉得这人跟傻了的一样。

    殷珏来此确实如如风所料,不是因为担心她也不是心中有愧,是被坤吾硬咬着袖子扯来的罢了,不过他也没有将这份不乐意与烦躁表现出来。

    殷珏撇了一眼脚边的坤吾,无奈只能走进房间中,却没有走到床边,而是从袖中摸出了半棵灵草,颇有些舍不得的放在了房间中的桌上,干巴巴的说了一句,“用法跟我之前在山洞中的一样。”

    如风愣了一下,盯着那棵明显少了一半的草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认出来这好像是之前在山洞中,坤吾叼了给殷珏让他敷腿的那棵灵草。

    原来那时候他只用了一半吗?

    如风是见过它的奇效的,一认出来,眼睛便瞬间亮了起来,“小师弟快帮我敷上,我快疼死了!”

    殷珏闻言,面具下的眉头瞬间便皱了起来,转身就要走。

    如风看出来了他的去意,慌得差点从床上摔下来:“小师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然后冲坤吾使眼色。

    坤吾瞬间上道的更佳用力咬住殷珏的袖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