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71.伤害了一个好姑娘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舞泠惊讶一瞬后,复又脸色很差了起来,看着如风,眼里全然是不敢置信。

    她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对一个人一见倾心,喜欢到想要他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最好,想要他那温柔和煦的笑容只属于她一人……

    可他竟性取向有问题?

    断-袖……

    那便说明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她的。

    无论她再优秀,再漂亮。

    舞泠脸色逐渐苍白,然后忽然转身跑了。

    天心宫众弟子见此,纷纷担忧的去追。

    如风脚刚动一下,殷珏的声音便又在耳边响起,“如果你不想耽误她,就别管她。”

    如风瞬间便觉得双脚跟麻木了一般,动不了了。

    她心里有点难受,那么多天以来,一直受舞泠姑娘的照顾,她以为他们是朋友了,但是没想到她对自己……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喜欢她,她很感动也很高兴,但是她对自己的喜欢却是自己无法回报的那种。

    如风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伤害到了一个很好的姑娘,她化男相只是为了少些麻烦罢了,没想过要伤害谁。

    如风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将坤吾拧了出来,然后不管四师兄和思思的大喊,朝着舞泠跑走的方向追去。

    还好她没有跑很远,如风很快便追上了,朝她喊道:“舞泠姑娘!”

    天心宫众弟子怒视他,想要骂他两句吧,又找不到能骂的话,这能怪人吗?他是断-袖已经很惨了。

    是他们师姐喜欢人家,又不是他缠着他们师姐,他们能说啥?

    舞泠背对着如风站定,没回头,疏离的问道:“殷公子还有何事?”

    刚刚叫她风哥哥,现在又变成殷公子了,她果然生气了。

    如风心里堵得有点难受,她将坤吾收了回去,然后走到她身旁五尺的距离停下,“舞泠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舞泠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叫其他天心宫弟子离开。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识趣的离开了。

    舞泠师姐站在这好一会儿了都没动,不就是为了等这个死断-袖小白脸追上来吗?

    待只有他们二人了的时候,舞泠道:“这里没其他人了,你想说什么说吧。”

    如风走过去,站在她对面,本来只是为了方便说话,却震惊的发现她脸上皆是泪水,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

    “对,对不起。”如风惊慌失措了的道歉,她没想把她弄哭的。

    舞泠瞪眼道:“你不用道歉,你又没有做错什么。”

    性取向是天生的,他自己都无法选择,她怎么又会怪他?

    只是她还是忍不住难受,忍不住不甘心。

    “是我的错。”即便她那么说,如风内心还是十分的愧疚,她若是不化男相,便不会让舞泠误会他是男人,也不会伤到她。

    每一份喜欢都是非常珍贵且值得人尊敬的,被人喜欢也是很幸福的事。

    前世今生,舞泠是除了小舅舅外,第一个说喜欢她的人,即便这样的喜欢她无法承担,但她还是很感谢她。

    所以她不想要因为她喜欢自己,而伤害到她。

    她紧紧的握了握拳,抬头对舞泠道:“对不起,骗了你。”

    舞泠猛地抬头眼中有疑惑也有微微的希冀,他骗她什么了?

    莫非她并不是断-袖?

    如风咬了咬唇,视死如归的又道:“其实我也是……小心!”

    她话音忽然一转,猛地朝舞泠扑过去,将她扑在地上,同时,有个黑色的东西从他们身上猛地飞过去。

    如风一惊,抬头想要去看那个东西,但是它瞬间却又不见了,只是空气中却还有那个东西的味道,说明它还没有走。

    舞泠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殷风近在咫尺的脸,心脏不受控制的疯狂跳动,脸上燥-热起来。

    如风完全没有觉得他们现在的姿势有何不妥,还转头关切的问舞泠,“你有没有受伤?”

    然后起身将她拉了起来,“那东西还在附近没走,你站在我身边不要乱走,以免……”

    “你说的是这个吗?”

    如风的话都还没有说完,便见舞泠手上不知何时突然多了团黑影。

    如风:“……”她虽然能感觉到那东西在附近,但是并不能确定它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但舞泠却轻而易举的将其抓住了,这也太厉害了吧?

    舞泠见他用一种非常佩服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看了看手上的东西,道:“也就是只魇兽罢了,我以前遇见过很多,所以能找出它们的位置。”

    魇兽是一种趁人不备之时,寄宿到他人身上的小妖兽,因为它们会隐身,故而寄宿后很难让人察觉到。

    前期对人倒是没多大伤害,只是它们待在他人身上太久,会吸食人的精气,使得被寄身之人渐渐提不起精神,四肢无力,更甚者,还会瘫痪,嗜睡不起。

    大概是因为她刚刚心里难受,注意力不集中,所以被这只魇兽盯上了。

    她抬头看向殷风,所以他刚刚那么着急,是在担心她吗?

    可是……他又不能……

    对了,他刚刚是想说他骗了她什么?

    正想问清楚的时候,那些离开的弟子忽然都纷纷跑了回来。

    “舞泠师姐!”

    “我不是叫你们去一边等着我吗?”舞泠脸色沉了沉。

    有个弟子颤颤巍巍的道:“舞泠师姐,大师兄回去的路上出事了。”

    “你说什么?”舞泠猛地转身看过去。

    “刚刚有个跟随大师兄一起回去的弟子浑身是伤的跑了回来,说大师兄他们遭到了一伙人的围攻,其中好几个登峰境的高手。大师兄他们不是对方的对手,东西被抢走了,大师兄也受了伤,所以来叫我们去与大师兄他们汇合。”其实就是叫舞泠去给受伤的弟子治疗的。

    “是血衣教的吗?”舞泠问道。

    “好像不是,说那些人的招式,看着像也是修者。”

    “岂有此理,谁敢抢我天心宫的东西!”舞泠脸色阴沉的转身准备离开,却忽然想到什么又站住了,转头对如风道:“我先看看大师兄他们的情况,以后……如果有缘再见的话,你再告诉我你骗了我什么。”

    其实,她还是希望他是断-袖这件事是假的。所以她带着几丝希冀匆匆离开了,唯恐殷风追上去,告诉她的不是她想听到的话。(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