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02.都是师姐的疏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于是如风便将乔矗之前告诉他们的事说与楚剑庄的人听了。

    楚剑庄众人闻言后,纷纷沉默了下来。也都十分震惊,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会出现妖。

    若真如此,那便十分棘手了。

    一弟子问楚云俍,“小少庄主,我们要不要写信告知一下庄主?寻求援助?”

    妖可不是普通的妖兽,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怕是要请一位巅峰境的长老过来才行。

    楚云俍想了想,道:“一去一来太慢了,怕是等不及,还是给分庄的其他叔伯修书一封,请求帮助吧。”

    那弟子闻言,觉得也有理,便赶紧分析了了下哪个分庄离此地近,而后写了求援信去。

    如今叶长卿下落不明,云赦宫这边考虑着要不要也给师门写一封信,再三纠结,如风还是选择不写。

    这种事,还是让三大仙门来解决好了,如今云赦宫就剩小舅舅一人了,他怕是走不开的。

    其实她就是从心底不愿让小舅舅来惹这些麻烦罢了。

    可又不能不管大师兄。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小舅舅知道了,定会亲自前来。

    如风略微头疼,转头对楚云俍道:“楚小庄主,我再出去找找我大师兄,你们先回镇中找其他人集合吧,我四师兄和小师弟都有伤在身,还得麻烦你们帮着照顾一二。”

    楚云俍闻言,蹙眉道:“即是有妖出现,如风姐姐还是不要再出去了,且在镇中与我们稍等片刻,等我叔伯来了,再一起出去更为妥当。”

    “等个屁,等不了了,你们怕死便不用出去,我去找。”乔矗听了,瞬间便怒气上来了,爆喝出声,从青梅鹿身上翻身下来,却是一个脚步不稳,直接摔到了地上。

    如风去扶他,“四师兄,你没事吧?”

    乔矗甩开她的手,“我没事。”

    如风叹息道:“找大师兄的事,交给我便好,你好生去息着,就别逞强了。”

    “我说了我没事!”乔矗梗着脖子强调。

    “是吗?”如风挑了挑眉,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推了推他,然后便见乔矗像是没有长骨头的假人一般,“砰”的便又栽倒在了地上。

    如风将他从地上重新搀扶起来,“就你如今的模样,去了也是给妖添口粮的,就好好息着吧。”

    乔矗脸色瞬间更不好了起来,却又无口反驳。

    如风转身准备走,楚云俍拉了一下她的袖子道:“如风姐姐,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也好好待着吧。”如风伸手抽回自己的袖子,然后翻身上了坤吾的背。

    他去与乔矗去,都一样,除了拖累人,没有别的用处,况且他可是楚剑庄未来的接班人,要真拉着他一起去,出了什么事,她可赔不起,也惹不起这个麻烦。

    如风其实已经有些累了,但如今的情形却不容许她休息片刻,大师兄失踪,小师弟和四师兄受伤,剩下她和思思,但思思修为又不济,这活儿自然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唉,怎么重活一世,感觉比上一世还要累呢?早知如此,还不如好好躺在棺材板里呢。

    等坤吾驮着她走了许远,她才想起什么似的从储物镯中翻啊翻,然后翻出来一个小木马。

    这是小的时候,大师兄亲自雕刻,送给她的,当然他们师门除了殷珏来得晚,没有赶上之外,其他人都得到过一个他的木雕。

    大师兄的木雕手艺还是很好的,雕啥像啥,栩栩如生。

    如风将木马给坤吾闻了闻,吩咐它根据气味去找大师兄的下落。

    坤吾闻了闻,闻到了好大一股各类甜糕的味道,不由嫌弃的转头看了一眼自家主人,如风理不直,气也壮的道:“叫你闻大师兄的味道,谁让你闻别的了?”

    坤吾嗷呜嗷呜的咆哮:上面那么多种气味,我怎么知道哪种味道是他的?

    如风鄙夷的斜它一眼,“你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

    怎么说好歹它也认识叶长卿那么些年了,怎么连他身上的味道和气息都还分辨不出来?当初殷珏与它都没相处几天,它怎么就记住了殷珏的气息了的?

    “去之前藏金待的洞穴。”一道清冷的声音忽然从耳后传来。

    如风被吓得猛地一颤,而后回头,看到殷珏坐在她身后,不由目瞪口呆,问道:“小师弟,你什么时候跟来的?不是让你在镇中养伤吗?”

    “难道不是师姐故意将我一道带出来的吗?”殷珏凑近她一些,轻声问道。

    “啊?我没有……”如风正想反驳。忽然想到之前回镇子的时候,她与殷珏同乘的坤吾,后来她下去扶乔矗,但是殷珏好像一直没从坤吾身上下来。

    再后来她准备再出来找找叶长卿,因为心里一直在叹息着命苦,便导致神游天外,再次骑上坤吾背的时候根本没注意他还在上面,就喊坤吾出发了。

    “呃哈哈……”搞清楚了是自己疏忽大意,如风尬笑了一声,道:“是师姐疏忽了哈,忘了先让坤吾放你下去了。”

    “我还以为是师姐不敢一个人出来,故意的呢?”

    “怎么可能呢?你脚上还有伤。”她怎么可能是那种无限压榨劳动力的坏师姐呢?

    殷珏坐直了身体,“这次也算你欠我的,师姐想想如何犒劳我吧。”

    如风嘴角抽了抽:“大师兄也是你的师兄。”

    殷珏半分感情也不带的道:“他的生死,与我无关。”

    “……”也是,他以后甚至还会杀了叶长卿。

    “那你的脚没事吗?”

    “不过是小伤,死不了。”

    “……”怎么他连自己的事,也是那么一副无所谓的口气。

    这世上到底能有什么事,是会让他不那么随意的呢?

    坤吾悠哉悠哉的按照殷珏说的地方而去,它其实早就知道殷珏跟出来了,但它就是故意没有告诉主人。

    不然仅凭自己和主人的这点儿能力,它可不敢就那么出来找人。

    很快,便到了藏金之前住的那个洞穴外。

    一到地方,如风便蹙着眉四下看了看,疑惑的道:“奇怪,大师兄不是在这里设过一个阵法吗?为何我感觉不到那个阵法的波动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