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不认识。”殷珏口气漠然,一副不关我事的模样。

    “真的?”如风有些不信,

    当然,不管她信与否,殷珏都不会跟她解释太多。

    他蹲下身,伸手在地上摸了摸,然后忽然像是抓住了什么一般,猛地向上扯,便见地面微微松动,然后几片鬣物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

    鬣物这东西,擅长伪装,像变色龙似的,身处什么颜色的环境,便可幻化成与环境相同的颜色,不注意根本看不到。

    如风刚刚就没注意,没想到殷珏眼神如此之好。

    “交出来。”殷珏捏着那把鬣物的触角,以命令的口气说了三个字。

    他虽未言明,如风却一瞬间便反应过来了他是在叫鬣物将叶长卿交出来。

    那些鬣物在他手中挣扎嘶叫,声如恶鬼一般难听。

    “放开我们,放开我们!”

    “快放开!”

    “坏人,带走了金龙,竟然还想对我们赶尽杀绝。”

    殷珏没与它们多废话,只是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一些。

    一只鬣物趁机提出条件道:“想要我们放了那人,除非你答应将我们从这里带出去。”

    “你们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殷珏声音冷冷的道,完全是不容置喙的语气。

    “你们还是老实的将人交出来吧,不然他可是真会要了你们命的哦,说不定等将你们的灵识掐死后,还会把你们的尸体拿去做药引。”如风在边上好心的劝道。

    她这话可不是吓唬它们的,她毫不怀疑殷珏真的会如此做,反正他是不在乎叶长卿死活的。

    能救便顺手救一下,救不了便不会多费力气。

    那些鬣物也是发现了这个人好像软硬不吃,便不敢再提要求,而是求饶着表示愿意将人交出来。

    殷珏嫌弃的将他们往地上一扔,那些鬣物得到喘息,不敢再多造次,赶紧将触手伸进地下拽了拽,一息之间,便见它们从地下拖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正是叶长卿,蓬头垢面,浑身是血,胸口插着银枪,跟之前兔妖幻化出来的模样竟然一模一样。

    没想到那兔妖竟然不是随便幻化出来,做苦肉计骗他们的,竟然真将叶长卿伤成了这模样。

    “大师兄!”如风凑近过去,率先伸手摸了摸他的呼吸,气息甚为微弱,并没有之前兔妖幻化的那么有精神。

    叶长卿双眼紧紧闭着,好像更本听不到她的声音,一点反应都没有给他们。

    “小师弟,你给大师兄看看,他伤的如何了?”如风转头去求助殷珏。

    殷珏看了叶长卿一眼,也没诊脉什么的,就只扔了一瓶药过来,如风瞬间会意,拿了药倒出来一颗,给叶长卿服下。

    那丹药入口即化,如风又探了探他的呼吸,比之前的稳定多了。

    她看了看他胸前的银枪,然后又转头问殷珏,“小师弟,这个枪可以先拔-出来吗?”

    殷珏没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如风自然不会没眼力的叫殷珏帮忙抜,她自己亲手动手拔-出来的。

    拔-出来的瞬间便有鲜血随之喷溅出来,溅了她一脸,衣服也弄脏了一大片。

    不过因为叶长卿是熟人,她倒是并没有多在意,只是用手稍微擦了下便没管了,要是换了不认识的人,她肯定嫌弃的恨不能马上擦干净。

    不过她能忍,殷珏却是横看竖看她都尤为不顺眼,指尖微动,便有一股水流“唰”的拍打在了如风的脸上,将她脸上的血渍全都清洗了干净。

    如风嘴里喷出一口水,伸手抹了抹脸,一脸懵逼的看向殷珏。

    他怎么忽然用水拍她啊?小孩子才会这么顽皮吧?

    真想用火球拍回去。

    当然她是不敢真那么做的。

    如风将坤吾叫了出来。让它驮着叶长卿,准备离开的时候,如风看了看在边上远远看着他们的那群鬣物。

    她忽然对它们道:“你们若真想出去,我便带你们出去,只是,你们可知你们最多只能在陆面活一日,即便如此,你们还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吗?”

    “愿意,愿意!”那些鬣物纷纷激动的凑了过来,挨着她。

    它们也知道自己去到地面会死,但比起永远困在这永无天日的地方,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去看一眼这世间长什么模样。

    他们鬣物虽然有灵识,可吐人言,却是并不能如妖物或者人类一般,可修炼为人或者为神的。

    它们即便能活几万年,也只不过是如山体的岩石一般,在同一个地方越长越大一些罢了,根本不能改变其他什么。

    它们虽能去到方圆十里的地方,但却并不能自由的去呼吸陆面上的空气,因为它们的根深深的扎在地底深出,没有外力协助它们是不可能挣脱的。

    所以它每遇到一个比它们强的强者,都会任劳任怨的替对方办事,只为祈求他们离开时,能带上它们一起。

    所以一开始它们臣服藏金,可藏金并不愿意带它们一起走,然后它们又替那只兔妖卖命,可兔妖也只是想要利用它们,根本不会记得带上它们。

    所以它们如今又来求殷珏和如风,好在终于有人肯愿意带它们一起离开了。

    如风找到这些鬣物的根部所在位置,然后用灵力将它们的根拔了起来。

    这个抜根,跟拔萝卜一样,并不能保证她能将每一只鬣物的根都拔除干净,还是会拔断一些。

    那些鬣物痛得嘶吼哭泣,却没有让她放弃,如风听得心中有些不忍。

    这样的生物,虽然比蚂蚁还要强大,却连蝼蚁也不如。

    它们只是想要出去看看这个世家是何等模样罢了,却不仅要遭受这种抽筋拔骨的疼痛,甚至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蜉蝣一般,朝生暮死。

    将鬣物的根全部拔起后,那些鬣物为了感谢他们,便将他们送出了洞,然后纷纷在洞口往外张望了好一会儿,才敢爬出来。

    一出洞口,他们便像是刚破蛋的小蛇一般,迅速游梭着身体,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似的,一会儿游到树上看看,一会儿走在草中摇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