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45.要被抓取浸猪笼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她的腰带散落,感觉到有凉意探进来,如风一惊,然后伸手到旁边,燃起一团火焰。

    一瞬间漆黑的房间亮了起来,她看清了在自己眼前的人,不是殷珏又不是谁?

    他此时闭着眼睛,专注的亲吻着她,长而浓密的睫毛垂下,像一把小扇子似的在微微抖动。

    如风的嘴依旧被他堵着,说不了话,她便干脆传音入密他:阿珏,我呼吸不了了,你别亲了。

    殷珏豁然睁开眼睛,一双带气的眸子看着她,最后在她唇上又重重咬了一下后,才离开她的唇,却是并没有放过她,而是改为重新吻上了她的脖子。

    嘴一得到自由,如风便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待缓过来了后,她才又重新推搡殷珏,“阿,阿珏,别这样,我很难受。”如风心脏砰砰砰的跳得她真的很难受,像是快要喘不过气来一般,她分不清是因为呼吸受滞的原因还是别的。

    她想要他不要再吻了,这样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措,也害怕。

    “难受?”殷珏的头抬了起来,放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师姐确定是难受吗?”话落,他又故意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如风又忍不住抖了一下,然后颤着声道:“阿珏,你,你先起来好不好?”

    “不好,这里是我的床,我为什么要起来?”殷珏理直气壮,没有一分商量的余地。

    感觉到她身体又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他嘴唇悄无声息的微微勾了勾。

    那么不经逗?

    “那,那你让我起来好不好?”如风退而求其次。

    “师姐睡在这里,难道不是特意在向我表示些什么吗?”殷珏眼睛带着几分深意的看她。

    “我,我只是见你一直都没有回来,有些担心你,便在此处等你罢了。”

    “特意在床上等我?”

    “我只是有些困了,才不小心睡到了你床上的。”

    “师姐倒真是心大,男人的床,是你想睡便能随便睡的吗?”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目光忽的一冷,然后盯着她审视的问道:“除了我的床,师姐还有没有睡过别的男人的床?”

    如风没注意这话有什么不同之处,想了想,回道:“小时候,我经常跟小舅舅睡。”

    殷珏:“师尊的不算,你没有睡过楚云俍的床?”

    “没有啊。”如风很肯定的摇头,她连楚云俍的房间都没有去过好吗?

    “那你有跟楚云俍做过这种事吗?”殷珏再问。

    “什么事?”

    “比如这样。”殷珏在她唇上亲了亲。

    如风一脸迷茫的摇头。

    “那这样呢?”殷珏的手在她腰上捏了捏。

    如风还是摇头。

    谁会没事儿来掐她的腰啊?吃饱了撑的吗?

    她眼中还带着些刚刚被他欺负过的泪花,泪眼朦胧的看着他,眼底清澈干净而坦荡,并没有说谎的痕迹。

    殷珏见此,脸上的神色这才稍霁许多,他翻身睡到里面去,然后撑起上半身为她细细整理凌乱的衣服。

    一边整理,一边声音低沉的像是教诲一个孩子一般的道:“师姐,我不想逼你太紧,可有些事,你总不能继续这样无知下去。”

    如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声音还有些颤的道:“我,我懂的。”

    听了这话,殷珏嗤笑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懂?”

    如风认真的点头。

    “你懂什么?”

    “流云姐姐都告诉我了,男女之间,只有道侣或者夫妻才可以有肌肤之亲,所以阿珏,我们刚刚那样是不对的。”

    殷珏想要问流云又是谁,但这个问题显然不重要,他更看重她后面的话。

    “我们刚刚那样不对?”他声音陡然冷了几分,“我们哪样不对?”

    “就是……”如风觉得有些解释不通,干脆翻身,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这样,”又抱了抱他,“这样,都是不对的。”

    做完,她发现殷珏不知为何愣住了,像是被人点了穴一般。

    “阿珏。”如风小心翼翼的叫了他一声。

    殷珏回神,脸上的冰冷情绪不知为何忽然不见了,转而笑得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师姐,你真的觉得自己懂了吗?”

    如风坐起身,认真的对他点了点头,“嗯,我都懂了,如果不是互相喜欢的两个人,是不可以做道侣或者结为夫妻的。”

    “不是道侣或者夫妻的两个人,是不可以随便这样那样的。”

    她顺嘴就教育他起来,“所以阿珏,你以后不可以随便对我做这种事,对别的姑娘也是不可以的,我是你师姐,我可以不介意你在不知道不可以这样的前提下,对我做了这样那样的事,但是换了别的姑娘……”

    “那如果不是道侣以及夫妻,却亲亲抱抱了该如何呢?”殷珏打断她的谆谆教诲,眼睛带笑的看着她,似乎是在故意捉弄她一般。

    如风闻言一怔,这个,流云姐姐没有跟她说过啊。

    殷珏见她如此表情,便觉有趣,便又生了吓唬她的心思,不等她回答,便又道:“在我们清文村,若不是夫妻的男女之间,成婚前,做了这样的事,女的便会被浸猪笼。”

    “浸,浸猪笼?是做什么?”如风下意识觉得这不是个好事,但她却不甚明白。

    “就是把人关进猪笼里,然后扔进江中淹死。”

    如风闻言,想到自己跟殷珏既不是夫妻也不是道侣,却亲也亲了,抱也抱过了,吓得不由一哆嗦,“那么,那么残忍的吗?”

    原来亲亲抱抱那么严重的吗?

    她是火系灵根,所以天生不怎么喜水,故而也不会凫水,若是被丢进江里面,肯定会淹死的。

    忽然想到什么,她又松了口气,“还好我不是你们清文村的,应该没事。”

    殷珏:“……”说她蠢吧,有时候还挺机灵。

    但他可能就那么轻易放过她吗?

    于是殷珏又道:“不止是清文村,很多地方都有这种陋习,若是让人知道了,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地方的人,都会被抓去浸猪笼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