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闻言,转头看了思思一眼,眼中没有什么情绪,却是让思思有些心虚的将目光移向了别处。

    “哦?你知道他去了哪里?”那个长兴门带头的女弟子茯素素朝另外两个人使了个眼色,两人瞬间会意,上前将如风围了起来,这架势便是连她也不会放走了。

    “今日是楚庄主出殡之日,他自然是去帮忙去了。”如风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随意找了个听上去没什么漏洞的理由搪塞她们。

    殷珏去了哪里,她怎么知道,但也知若她不随便透漏个行踪,这三人今日怕是不会轻易放过她们。

    她倒是不怕她们,只是今日是人家楚庄主出殡的大日子,他们要是在这关头在人家地盘闹事,无论对错,终究是不太好的。

    茯素素闻言,狐疑的看着她,像是在猜测这话的真假。

    这个丫头倒是比旁边这个看着胆子大一些,竟然不怕她们,莫不是她不知道他们是长兴门的人,所以才会这般淡定?

    思及此,她便冷哼一声警告一般的道:“你最好没有骗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欺骗我们长兴门是会付出怎样的代价的。”

    即便她自报了家门,如风依旧不卑不亢的淡漠看着她,没有一丝惊讶的模样,一副早就知道了他们是长兴门的弟子的模样。

    茯素素对她这样的淡定很是不满,想要给她点颜色瞧瞧,却又一时找不到借口发难她,想了想便道:“你与住在这里的小郎君关系很好?”

    “不算很好,昨天才与他闹了矛盾,他是我们师弟,不知这位姑娘找他有何事?”如风这话也不算说谎,在她看来,她与殷珏的关系确实很一般,而且昨夜确实又把他给惹毛了。

    茯素素听了她的话将信将疑,旁边的丫头不是说她与那个小郎君关系比较好吗,她怎么说与他还闹了矛盾,能闹矛盾,那就是关系不咋样了。

    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不过不管她们谁说的是真的,她如今的心思也没有在此事上,哼了一声,“我找他作何,与你无关,不该问的少过问!”

    而后便带着另外两个人耀武扬威的走了。

    等他们走远,如风才朝思思的方向看了看,思思低着头不敢看她,朝她低低的喊了一声,“如风,我……”

    如风朝她走了过来,思思下意识浑身绷紧,下刻,就见如风直接从她旁边走过去,然后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嘛。

    如风将小黑从地上拽回来放进手中,而后低声对它责备的说了一句,“以后别再乱跑了。”

    而后便转身准备出去,思思不知道如风已经收了小黑的事。还以为她是在跟自己说话。愧疚的脸上立马喜笑颜开,高兴的“嗯”了一声,然后跟了上去。

    她就知道如风肯定不会因为那么点小事而责怪自己的。本来想要道歉的话,也就收了回去。

    对于她的误会,如风也没有点破,直朝着楚庄主的停灵之处云汕堂而去。

    只是才走到半路,便听到一阵悲凉的笛声悠悠的自远处传来,她快走了几步,便看到前面一群穿着素缟的人浩浩荡荡而来。

    前面几个弟子举着白幡,中间八个楚剑庄弟子抬着一副棺椁,旁边跟着几个扔纸币的,而楚云俍则随行在棺椁之旁,手中拿着一根白玉笛,正在神情麻木的吹着。

    笛声沧桑悲凉,道不尽的惆怅与伤痛。让闻之者,都忍不住心情跟着沉重起来。

    思思跟在如风身边,脸上也是感同身受一般的忧愁,难得安静的没有说什么话。

    等一群人往另一条路而去,她们才看到大师兄与四师兄竟也跟在队伍之后。

    如风与思思一道走过去跟他们一起。

    思思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殷珏,然后问叶长卿,“大师兄,小师弟没有与你们一起吗?”

    叶长卿闻言,一脸的疑惑道:“我还以为他是与你们在一起,怎么?你们来时没叫他一声吗?”

    思思嘴快的便道:“他昨夜就不在他的院子里了。”说完她悔得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虽然脸色涨的通红的低下头,不敢看任何人。

    如风倒是没什么情绪,因为她早已在刚刚来的路上就听小黑给她讲了昨夜跟着思思的事情。

    说思思昨夜鬼鬼祟祟的去了殷珏住的院子里,结果殷珏根本不在里面,思思便在他房间中等他,然而直到早晨殷珏都没有回来,倒是来了三个长兴门的丫头。

    叶长卿看向思思,一副没察觉出来她这话里有什么不对的道:“昨夜?你昨夜何时发现他不在的?”

    “就,戌时的时候,我去他院子里本想找他问点事,然后发现他不在的。”思思说这话的时候,偷偷看了如风一眼。

    那段时间,她跑出去没有与如风待在一起,如风应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说去找殷珏,她应该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真是假吧。

    见如风没有异样,她微微松了口气。

    但其实如风根本就没有仔细听他们说什么,而是想着殷珏莫不是昨夜在她离开的时候,也离开了那个院子?

    但不住在楚剑庄为他安排的院子里,他还能睡到哪里去?

    “你找他问事儿?问什么事?难道他还能比大师兄懂得多?你不找大师兄找他?你是傻吗。”乔矗在旁边关注点不一样的对思思道。

    思思想了想,胡乱找了个借口道:“我见小师弟医术高超竟然能治好他脸上的胎记,就想问他讨要那方子而已。”

    “你脸上又没有那种丑陋的胎记,讨要那个方子做什么?”乔矗更为不解了。

    “反正有用就是了,四师兄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思思有些恼了他的刨根问底。

    乔矗还想说什么,却被叶长卿开口适时的打断了,“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等楚剑庄安葬好后,再去找找他看吧,小师弟向来稳重,应当不会出什么乱子。”

    楚庄主的墓穴建在在一处山清水秀,四处皆种着枫树的地方。

    一行人到达目的地后,也没做过多的仪式,到了将要下载楚庄主的棺椁之时,却听得自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制止的声音,“慢着。”(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