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6.你们最好少说点话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伶玉急促的道:“那快试试!”

    反正不管什么办法,试试看总是没错的,万一有用呢?这玩意儿实在是太烦人了。他们谁都没办法了。

    如风只好硬着头皮画了几道定綑符咒,朝那些烂尸背上拍去。

    只见符咒刚一贴到他们身上,那些烂尸便像是忽然被什么定住了一般不动了,接着便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想要极力挣脱符咒的桎梏一般。

    如风收了笔,淡漠的看着那几具烂尸,十分有把握他们再挪动不得一步。

    这符咒之所以叫定綑,是因为它的功效足有百担之重,贴在谁身上,都会令那人感觉身体像是变成了万斤铁一般重,自是无法再动。

    “制住了?”冬儿高兴的问了一声。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下一刻,那些烂尸忽然像是被无数的尖利细线割破了身体般,爆成了无数的小块。

    “小心!起防御罩!”如风见此,急忙喊一声,然后将思思拉到自己身后,便快速结了一个防御罩护在自己与思思身边。

    其他人虽然不知她此意为何,速度却很快,几乎是下意识的便起了防御罩,下刻,便见那防御罩上不知是被什么东西摩擦过一般,闪出无数细小的火花。

    好似有什么他们看不见的东西在拍打着他们的防御罩。

    这时,如风快速用灵火写了一道符咒,扔到防御罩外,那符咒刚飞出去,便被什么拦住了去路,与那东西相撞瞬间,符咒亮如明灯,映出了空气中密密麻麻的银色丝线。

    其他人见此,纷纷大惊,这些丝线是哪里来的?而且他们根本看不见,只有如风的符咒与那些细线碰撞的一瞬间他们才能看到。

    震惊过后,便是心有余悸。如果刚刚他们若是对如风的话有半分迟疑,现在怕已是变得跟那些爆炸成肉块的烂尸一样的下场了。

    叶长卿很快反应过来,皱了皱眉,朝空气中厉声喝道:“是谁在装神弄鬼?可敢出来与我等正面交锋?”

    “呵!”一声嘲讽的男子低笑声忽然在众人耳中炸开,却又让人分辨不出那人在何方向。

    紧接着客栈的房屋开始剧烈摇动起来,下刻这客栈便被连根拔起,连同他们在客栈中的几人也随同客栈一起被立在了空中。

    不仅是这家客栈,就连周围的街道,商铺以及酒楼也如此,更准确的来说,是整个仙曲镇都悬在了半空。

    众人震惊得睁大眼睛,都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怎么还整个镇子都飘在空中了?这也太诡异了。

    像是根本无惧他们一般,那人直接将自己的线露了出来,一瞬间便见无数密密麻麻的丝线将镇中所有事物链接起来,就连那在路上打更之人亦是他在控制着。

    而这些丝线末端的尽头,是在一个垂头立于空中之人的双手中,而那人身后还有一个巨大的黑影,黑影手中也有两根线,是绑在那人身上的。

    这么一看,便像是影子控制着那人,而那人控着整个仙曲镇。仿佛这诺大的镇子,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傀儡玩-物盒子一般。

    “这……是什么鬼东西?”季恒讷讷的道。

    伶玉也忍不住开口,“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控制整个镇子!”

    如风心道:“一个痴人罢了。”

    “胆小懦弱者,自私自利者,欺负弱小者,知恩不报者……”一道清冷好听的男声忽然自那空中之人身上响了起来,随着他的絮絮念叨,一个接一个的仙曲镇民被丝线控制着从房屋中走出来,朝着他们所在的客栈而来。

    “我觉得,大事有点不妙啊……”季恒看着那些人,哭笑不得的道。

    乔矗闻言,忽然转头朝他吼道:“你闭嘴!”

    季恒知道他脾气向来不好,心中一烦躁就喜欢凶人,故而也没介意,只是希望乔矗待会儿能将这份怒气,发泄到有用的地方。

    那人还在继续念,“贪婪好逸者,偷奸耍滑者,欺上瞒下者,愚弄他人者,草菅人命者……”

    冬儿忍不住问道:“他要念到什么时候啊,这是什么咒语吗?难道因为我们半夜还不睡,所以他在给我们念安神咒?”

    众人闻言,心中都忍不住道:“少女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如风淡淡道:“应该快念完了。”

    随着她话音落下不久,空中那人又念了好几句,最后念了一个“见死不救者”后,忽然抬起了头来,双眼血红的看向他们,像是他们犯了滔天罪行一般,杀戮之意巨盛的吐出最后三个字,“都该死。”

    吼完,他手中的丝线忽然动了起来,那丝线一动,地上的人也跟着动了起来,纷纷朝他们的方向飞了过来。

    几人还在防御罩中,不敢轻易出去,唯恐被看不见的丝线来个身首异处。

    那些飞过来的人不管不顾的撞上他们的防御罩,一瞬间撞得头破血流,有的身子甚至都歪了。

    “不好,他们都还是活人,快撤罩!”叶长卿看着流在自己防御罩上鲜红的血,急忙喊道。

    “可是……可是撤了防御罩……”惠鸢皱眉,有些犹豫,万一他们一撤防御罩,那人的丝线又隐起来了,他们怕是都来不及反应便被那些丝线砍成了无数截。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犹豫,激怒了那半空中的人,他小指微微一动,周围被控制的人都纷纷转移了目标,朝她一人的防御罩冲-撞而去。

    惠鸢吓得更加不敢撤罩了,心慌意乱的叫叶长卿,“大,大师兄,怎么办?他们好像都来攻击我这边了。”

    叶长卿喝道:“快撤防御罩,莫要伤到他们,这些人不过都是肉体凡胎。”

    “可是,可是他们都在攻击我……”

    叶长卿:“他们都是被控制的无辜之人,你撤阵避开便是,四师弟,能否控住那些……”他话音未落,那些原本攻击惠鸢那边的人又分了一半出来朝他攻了过去。

    如风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的道:“我建议你们都少说点话。”(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