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那小姐也是个胆大心急的,唯恐傅休桁看不出来自己的心思,某日等傅休桁给她诊治完后,直接便让丫鬟关了门全退出去,然后去了自己的外裳,身子粘在了他身上,开始勾引傅休桁,并表明自己的心意。

    “傅大夫,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便知自己终于遇到了等待的那个人,我,我心悦你。”

    傅休桁却是无动于衷,只是将她推开,淡淡的对她道:“傅某早已心有所属,此生非她不娶,望小姐自重。”

    那小姐自小便是父母亲的掌上明珠,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因此被拒后也并没有死心,而是找人去调查了傅休桁与哪个女子走得比较近。

    后来调查出来,他数年来,除了与巨人国送来淄西国为质奴的一个女巨人有所来往外,并未与旁的女子有过多的接触后。便命人将那女巨人请了来。

    当看到那女巨人的模样后,她嗤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阿珞,嘲弄的笑道:“傅大夫怎么可能看上这种长得跟野兽一样的女子呢?”

    她的一个丫鬟也在旁边用嘲笑的口气道:“就她这人不人,猴不猴的样,不说是女人我都看不出来性别,又怎能与小姐您相比。若是真有个男人看得上她,怕是要给人笑掉大牙吧,傅大夫与她有所来往,定是也不知她是个女子,故而才会没有刻意避嫌。”

    另一个丫鬟哈哈笑了起来,也跟着道:“就是啊,傅大夫怎么可能看得上她,母猪都比她长的眉清目秀多了。傅大夫之前与小姐您说的话,恐怕只是欲擒故纵罢了,我们小姐长的倾国倾城,貌比天仙,他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阿珞垂头听着他们对自己的议论,没有说一句话。

    伶玉看的火气直冒,龇牙咧嘴的义愤填膺道:“这个小姐在傅休桁面前的时候一副温柔贤惠善良可亲的模样,怎么背后竟是这样一副人面兽心的面孔!听听,她们说的这是人话吗?连我听了都气的不轻,阿珞心中定也是气炸了的吧!但偏偏碍于身份,不能发作。”

    思思也气呼呼的道:“太过分了吧,傅休桁看不上她,果然眼睛是雪亮的,阿珞都比她强千百倍。”

    三人将阿珞从头到尾贬低了一顿后,才将她放出去。

    阿珞回去后,并没将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但傅休桁却还是在别人口中知道了此事,于是气愤找上门去,与那小姐理论了一番,将她贬得连阿珞的十分之一都不如,还当众宣布了自己就是喜欢阿珞,永远都不可能喜欢她这种表里不一之人。

    伶玉思思几个小姑娘看着那小姐吃瘪气急的模样,觉得十分的解气,纷纷夸赞了傅休桁一番,如风却是暗自叹气。

    有时候嘴角之争固然爽快,却太过意气用事,须知祸从口出,终是间接害了自己在意的人……

    那大臣家的小姐是个会做戏的,被傅休桁那般言语羞辱了一番后,也没有恼,反而让人买了好些胭脂水粉,布匹簪钗亲自跑去给阿珞赔礼道歉去了。

    阿珞惶恐不安,虽是硬着头皮收了,却是从未用过。而且她一个守城门的护将,也根本用不着这些东西,

    傅休桁却未发觉有何不妥之处,见那小姐道歉的态度真诚,便也不再与她计较。

    于是没过几天,那位小姐又找上了他,说是自己有个远房表姐也患了跟她一样的怪病,但碍于腿脚不方便,所以不能亲自前来求医。所以愿意出高价聘请傅休桁去为她治疗。

    傅休桁医者仁心,不疑有他,便与人去了。

    但他这前脚刚走,后脚那大小姐又命人将阿珞请去了她的别院,却是不出片刻,阿珞便神色慌张,全身是伤的从那院子里逃了出来,身后一群人追着她。

    她天生蛮力一路与人缠打也是伤了不少人,但还有更多的人前仆后继的追了上来,最终她还是没能跑掉,被人打断了腿脚从街上拖回去,她看着周围围观的百姓,想要试图求救但那些以往看到她,都会与她热情打一个招呼的人,都只是惊恐害怕的看着她,并无人上前帮忙或者询问一句。

    什么东西从她袖中忽然滚了出来,她慌忙的挣扎,想要去捡,手却是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被人踢到一处角落里。

    阿珞被拖回那处别院之时,已是奄奄一息,那高傲的大小姐脚踩在她的脸上,神情狰狞而阴暗,“不过是头母猪罢了,傅大夫竟然看上你,你有什么值得他看上的?嗯?”

    阿珞双目无神的看着前方,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低低叫了一声,“阿桁……”

    却不知这一生阿桁,竟令那大小姐更加气愤,“阿桁也是你能叫的吗?来人,给我把她舌头拔了!”

    随即便有几人上前,生生按着阿珞,将她舌头拔了下来。但那大小姐还觉不解恨,又命人将她做成了人彘,用链子拴着,关进了一间密室之中。

    等到傅休桁回来之时,满镇跑疯了也找不到阿珞的踪迹,问谁都说没看到,去问她昔日同僚,却说她是质奴期限已到,被送回了他们国家去了。

    傅休桁闻言,并没有怀疑,因为他发现,仙曲镇所有的巨人护将都不见了。

    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絮絮念叨:“她就……这么走了吗?”

    “怎么都不等我回来?”

    “也是,她怎么可能会等我回来呢,避着我都来不及,这下彻底甩开我了,她定是高兴的吧?”

    傅休桁回到家,便忽的生了一场大病,病好后,依旧消沉,人都整整瘦了一大圈。

    而在这期间,那大小姐都十分体贴的到他跟前,端水煎药献殷勤。

    他心中感激,但依旧对她没有旁的心思,只能劝她离去,但那大小姐却怎么都不肯离开,而傅休桁身体一日比一日无力起来,时常浑浑噩噩不知事,也就懒得再管她了。

    直至某日,他昏昏沉沉将醒之时,听到了那大小姐与她丫鬟在说话……(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