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42.大小姐变成了猪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小姐,真人说,傅大夫再服用几日那药,便可忘了那个贱人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无论真假,我只要他忘了那个母猪便好,只是这药看着似乎对他身体有太大的损伤。对了,那母猪怎么样了?”

    “前日便已……”

    傅休桁忽然睁开眼睛,二人瞬间停了话题。

    “傅郎你醒了?”那大小姐对他的称呼已然变得更亲密了起来。

    傅休桁手按着太阳穴,觉得头昏得厉害,一脸病态,有气无力的道:“我这是又睡了多久?”

    看来,他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话,大小姐微微松了口气,道:“不过是多睡了一些时日罢了,不打紧,你要吃点东西吗?我命人给你熬了粥。”

    傅休桁点了点头。

    那大小姐便命人给他端了粥来,然后亲自喂给傅休桁。

    那粥是放了些药的,傅休桁吃完了后便又睡了过去,那大小姐见此,便给他盖好被子,与她丫鬟一道离开了。

    就在她们刚出门的瞬间,躺在床上像是睡熟了的傅休桁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他挣扎着起床,踉踉跄跄,一路跌打滚爬的去了自己的药室,找了几颗药吃下去,待药效发挥时,他便若无事了的人般,站起身,拿起钱袋出了门。

    他去一家有名的酒坊买了两坛酒,然后又去找了阿珞的一位同僚,请他喝酒,待他喝醉之时,套话才知原来阿珞不是回了巨人国,而是被那大小姐抓走了,且当街打断了手脚。

    傅休桁听到此事之时,虽然心中早有准备,却还是吓得手中的酒坛差点拿不住,随后便一言不发的站起身离开了。

    接着他又写信去求助自己的好友,那人是个能人,很快便查到了阿珞被关在了哪里。只是待他们找到阿珞时,她已不成人样,病死暗室之中。

    见到阿珞惨死的模样那一刻,傅休桁便疯了,但他却很安静,不哭也不言语。抱着她已有些溃烂的尸体良久后,便轻轻放下,离开了。

    第二日那大小姐又照常来照顾傅休桁,然后惊喜的发现傅休桁看她的目光与往日不同了起来,不在是冷冰冰不在乎,而是温和迷茫的。

    大小姐走过去,坐在他床边的凳子上,一边吩咐丫鬟将带来的早膳布置好,一边温声对他道:“傅郎,你今日怎么醒的这样早?”莫非是药效过了?

    傅休桁定定的看着她,眉头微微蹙着,看起来有些苦恼的模样,“你们是?”

    大小姐正端着丫鬟递来的粥碗的手微微一顿,心中忍着某种激动的情绪,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多少,却有些急切的问道:“傅郎,不记得我了吗?”

    傅休桁眼中的迷茫更盛了几分,不解的继续问道:“姑娘是谁?怎么会在我家?”

    伶玉不敢置信的道:“他不会真的因为吃了那药失忆了吧?”

    思思:“怎么办,怎么办啊?他忘了这个大小姐,肯定也忘了阿珞了吧?那阿珞且不是就白白被这个女人杀死了?”

    冬儿也是忍不住又气又急了起来,“这个女人太坏了吧,杀了人家喜欢的人,还让他忘记了所有事。她难道都不怕遭报应的吗?我们能不能帮帮傅大夫?”

    云芸芸哭笑不得的看着三个急得乱转的师妹,提醒道:“这些不过是那妖人的记忆,是早已发生的事,也是改变不了结局的结果,你们莫要入戏太深。”

    三人闻言,忽的一怔。

    对啊,这些都不过是记忆罢了,他们帮不上什么忙的,不过,难道阿珞就要这样被白白害死了吗?

    那大小姐试探了好几次,发现傅休桁好像真的记不得她,也记不得那个女巨人之事了,虽然对于他将自己也忘了这点有些不满意,但转念一想却觉得这反而是好事。

    于是她利用了这点,告诉傅休桁自己是他的未婚妻,前几日他不小心晕倒了,不知何故,开始嗜睡起来,然后便莫名起的变成了如今这样,竟然都不记得她了。

    气的思思几个小丫头又是一阵不要脸的呸呸直骂。

    之后傅休桁仿佛是真的忘了世上有个叫阿珞的女巨人的存在一般,日日与那大小姐如胶似膝,那大小姐唯恐夜长梦多,便催促着傅休桁与她完婚,傅休桁没有任何犹豫的便答应了,说再过段时间,等他身体完全恢复了,便会与她成亲。

    季恒又按不住自己的脑袋,天马行空的猜测了起来,“莫非那妖人的心结是想不起来阿珞是谁?”

    “应该不是吧。我总觉得他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惠鸢摇头否定了季恒的想法。

    之后又过了半个月,傅休桁身体便好了,原本按照之前与大小姐的约定,他好了,他们便成亲的,但在这时候,那大小姐却忽然又病了。

    这次的病因比从前的离奇古怪,一开始是四肢十分的乏力,走不了路也拿不住任何东西,之后四肢又开始缩小得与身子十分的不符起来,也就是拥有如两三岁孩子的四肢,但是头和身体却还是成人的,连傅休桁与无数大夫也看不出病因,更别说治疗了。

    那大小姐因此日日瘫在床上哭泣,但傅休桁却并没有对她表现出半分的嫌弃,并且还承诺依旧会娶她,也会照顾她一辈子。

    又过没多久,那小姐全身又开始长起了黑色的毛,任凭她的丫鬟婆子怎么给她剃都剃不干净,因为今天剃了明天还会再长。那小姐生生被逼得精神都不正常了起来。

    她父母亲虽然疼爱她,但有个这样长得如怪物还精神失常的女儿,对他们那样的官宦之家来说无疑是耻辱和被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笑话,于是他们抛弃了这个女儿,将她扔给了傅休桁后便直接匆匆回去了。

    傅休桁依旧待她温柔和善,却是将她便关进了一个木头做的笼子里,每日都端一大盆粗食养着,也不给她洗澡打理,如此一来,没过多久,那大小姐便已没了半分人样,任谁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那是个人,只会以为是头猪……

    “她这样子,好,好像野猪啊。”伶玉忽然想起来了以前在长樱山上看到过的野猪,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