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叶长卿沉默着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如风,“如风,你确定他不会被吞噬神智吗?”

    如风点头,“我相信他不会。”

    “好,你既如此为他担保,我便信你,但若是他到时候不如你所言,丧失神智伤及无辜……你也难逃责罚。”

    “若他真丧失神智,我便第一个杀他,杀不了他,被他杀了,也是我活该。”如风面色平静的道。

    殷珏放在她她腰间的手紧了紧,手中忽然聚起灵气,她竟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做到这般地步,他不介意,现在就杀了楚棋,以绝后患。

    如风似有所觉,伸手抓住了他聚起灵气的那只手,“阿珏,别,相信我,他不会的。”

    殷珏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却是收起了灵气。

    思思听到如风竟这般为楚棋做保,心中很是不解,如风和楚棋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乔矗咔的捏断手里的藤条,怒气冲冲的瞪着如风。

    这丫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是吧?连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她与这楚棋又没什么关系,为何要拿自己的命来当赌注?

    即便如今他能保持理智,但万一那楚棋有朝一日守不住本心,一念之差,走入歧途,到时又该怎么算?

    别人不会管他是因为什么而步入歧途的,他们只会认为这是如风今日妇人之仁造下的业果。

    “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如风淡淡的道。

    乔矗能想到的她未必没有想到,但总不能为未知之事而庸人自扰,先一步扼杀了所有可能。

    就像是这世间的坏人,出生之际,谁都无法定其善恶,若天道也抱着这般宁杀错不放过的心思,那世人便没有存在的可能。

    确实,谁都不敢保证楚棋往后会不会变,杀了他虽然可杜绝不好的后果,但万一他们杀不死呢?很有可能会弄巧成拙,让一个原本心存善意之人彻底走上歧途。

    叶长卿收了自己的银枪,对楚棋道:“既如此,那你便暂时跟着我们吧,但若让我打发现你心智有一丝受其影响,别怪叶某无情。”

    楚棋闻言,低垂的眉眼抬了起来,也收了自己那只长长的触手。

    楚棋:“若我神智真被扰,便被诸位赐我一死。”

    修者也有因为汲取了妖兽天赋而在战斗时身体变异者,他不过是直接变异,并无多大区别。

    他虽不喜欢自己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但他并未丧失人智,所以他不想死。

    但若自己真会因此变成了那等杀人不眨眼的妖物,他倒是很希望有人能直接了结了他。

    就这样,他们的行程中多了一个楚棋,楚棋的身体还在进化中,叶长卿为他设了一个阵法,助他快速进化完毕。

    背上的一对黑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成,半边脸上也显现出鹏蛇特有的蛇纹,他头上的畸角也是鹏蛇特有的象征。

    恰恰证实了如风之前的猜想,他吃的确实是鹏蛇与金琥陀结合的蛋。

    他如今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但也跟妖挂不上勾,因为他的心还是人类,不过是被困于一副异形之躯里罢了。

    殷珏盯着他看,似乎很有兴趣,如风便猜到他肯定是在以楚棋如今的状况,思考起了有关医术上的一些问题。

    如风看着楚棋空空的两只手臂,联想到之前在一只金琥陀肚子里找到他发冠之事,便问道:“你们是遭到了金琥陀妖兽的攻击吗?”

    楚棋摇了摇头,而后眼底多出了几分恨意,“不是金琥陀,而是义天门的人,我们在回庄的路上遇到了他们。他们找不到进山庄的门路,便想要挟我等带他们进去。”

    义天门不过是个土匪窝跟风自封的仙门,他们的门主也不过是个门外汉,凭着有点道行,便真把自己当回事,向来不被仙门世家所认可,故而并没有进入楚剑庄的资格。

    若是以往他们自是不会在楚剑庄的地盘上出现,但如今楚剑庄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们听说去的都可分一杯羹,便起了歪念。

    在储剑山外徘徊了许久不得入后,看到楚棋他们,便瞬间起了邪念,楚棋他们哪里肯让这些不入流之人进楚剑庄,双方意见不合,便动起了手。

    对方人多势众,且还有位高手在其中,楚棋等人根本不是对手,与他一起的其他人都未能幸免于难,而他在逃命途中不慎坠涯,原以为侥幸捡的一条命,可转眼他便又被金琥陀拖进洞中,那只金琥陀并没有吃他,不过是啄食了他的双手,将他放在洞中。

    那金琥陀知道他是修者,猜到他不会轻易死掉,便想暂时留着他的性命,等它的蛋孵出来了,把他给它的幼兽吃。

    楚棋并不甘心就这样在这种地方,被妖兽吃掉,但是那金琥陀一直待在洞中,他没有机会逃,一直到今日,外面有大动静,那金琥陀受同伴召唤,终于出去之时,他便将它未孵出的蛋给吃了。

    当然,他当时那么做的原因,还是因为太过饥饿了。他只有吃饱了才能有力气趁机逃跑,但谁知那蛋并不是普通的金琥陀蛋,他吃完后,身体便出现了异样。

    之后就是乔矗进洞中后,发现他的事了。

    乔矗听完他的话,便问道:“在我来之前,除了你,那金琥陀是不是还弄了别的东西进那洞中?”

    乔矗想起来之前看到的那个女人,以及她从洞中抱走的东西,在意起了那几声婴儿的啼哭之声。

    “我不知道,我那时身受重伤,总是浑浑噩噩的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四周又没有一点光,虽然偶尔听到些不同寻常的声音,但却无法分辨是什么。”楚棋实话实说。

    “婴儿的啼哭声,总听得出来吧?”

    “婴儿的哭声?没有听到。”楚棋迷茫的摇头。

    “难道是我听错了?”乔矗忍不住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

    “老四怎么回事?”叶长卿见乔矗似乎对他们有所隐瞒,便问道。(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