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169.谁家的小黄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便有家只有个独女的人家想召他为上门女婿。女方家人来与他谈了此事,先生与那女子其实之前便见过几次,女子十分温纯善良,还帮过他一些忙,颇有点好感,但因自己都是寄人篱下,身无分文,着实拿不出像样的东西作为聘礼。

    那先生便去了镇中找了份大户人家账房先生的活计,有了养家糊口的本事,这才主动上门与女子提亲。

    以前他没任何经济来源之时,村里人虽然都因为他识字而尊敬他,却没哪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一个一穷二白游手好闲之人。

    谁成想如今人家摇身一变,成了账房先生,每个月拿的月俸都能抵他们半年的收成,很是眼红了许多家里有妙龄闺女的人。

    但已经没机会了,人家这厢已经跟那家的独女定了亲了。之后还将房子也盖了起来,不过几月二人便顺理成章成了亲。

    而后女子身子很争气,很快便有了身孕。

    原本村里人都挺羡慕那女子运气好,嫁了个郎情妾意的好郎君。

    但世上哪里又会真的有几个命好的女子呢?

    就在他们孩子即将出生那日,村里忽然来了好几个陌生人,说是什么长兴门的仙人,是来捉妖的,而他们要捉的那个妖,便是先生。

    与先生共同生活了三年,大家都没法接受他是妖的现实,但人家长兴门的仙人不可能看错,不过是他们肉眼凡胎看不出来罢了。

    彼时他家娘子正在房中待产,听此消息,情绪过于激动,生下孩子后便死了。

    长兴门的仙人说他们的孩子也是妖。便也一并带走了。

    后来村里人将他娘子的尸体远远埋了去,本以为这事儿便这么过了,谁知从那天夜里开始,他家房屋里便总有异动传出来,村民们日日惶恐不安,便干脆一把火将他们家房子也烧了。

    但烧了也没用,那些异响声仍然存在,这才请了有名道士来做法,但道长说那女子死前心有怨恨和不甘,故而执念不散,魂留人间,得每月十五超度一次,超度三次方才可将其度化,送入地府转世投胎。

    他们村的人觉得收留了那先生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但是鬼邪不送走又不行,他们只得每月十五凑巧给道长,让他帮忙度化那娘子的鬼魂。

    如风算了算,今日似乎就正好是十五。

    思思听到与长兴门的人有关系,眉头便皱了起来,而后拉了拉如风的袖子,低声对她道:“东西也买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她一点都想再跟长兴门的人打交道了,能避且避。

    如风点了点头,正准备与她离开之时,忽然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条狗,不由分说的跑过来就咬住了思思的裙子,思思吓了一跳,而后手中聚起灵气就要打在那狗身上。

    如风按住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切勿在人前暴露,思思扁了扁嘴,对她道:“那你,把这畜牲弄走。”

    如风看着那只狗,是只很普通的小黄狗,她蹲下身,伸手摸了摸它的头,那小黄狗瞬间便十分受用的放开了思思的裙摆,转而亲昵的用头蹭她的掌心,如风问旁边早已躲开了好几米的妇人,“大婶子,这狗是谁家的啊。”

    “这,这是那位先生家的娘子养的。”说完,她又小声的嘀嘀咕咕道:“这畜牲不是之前被王三他们抓去说要炖了吃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如风耳力好,将她后面的话都听清了,不过却是装没听到。

    “你是肚子饿了吗?”如风拿出一个菜饼递到那狗面前。

    那小黄狗还没来得及咬一口,旁边站着的妇人便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个扫帚,开始驱赶那只小黄狗。一边嫌恶的打着它,一边对如风她们道:“姑娘,你们可别太过心软,拿这等食物喂这畜牲,这畜牲可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你这会儿给它吃饱了,它回头有了力气,就会再追着你们咬的。”

    如风伸手抓住她的扫帚,笑得很是温和的道:“婶子,万物有灵,家养的狗更是通人性,它不会无缘无故咬人,除非它认为那个人是坏人。”

    如风这话原本只是说给那个妇人听的,但思思听了脸色却有些难看。

    如风这是什么意思,是拐弯抹角的说她也是坏人了?

    那妇人看着她脸上的消笑意,莫名有些瘆得慌,却还是又道:“哎哟,姑娘你是不知道这狗有多厉害,咱们村好几个人都被它咬过,你啊,还是离它远一些的好,不然被咬着了,可就不好了。”

    如风摇了摇头,不再与她多说,放开她的扫帚,伸手将那狗抱了过来,然后将菜饼塞进它嘴中。

    那大婶欲言又止,但是如风已经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了,抱着狗就走了。

    走出了村子,如风将它放到地上,摸着它的头道:“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家了,去找新个的主人吧。”

    说完她又拿出个袋子,装了两个菜饼进去,挂到小黄狗的脖子上。

    思思看着,忍不住蹙眉道:“如风,那是我们的宵夜,你怎么能给了它呢?”

    “我待会儿吃干粮就好了,我的份给它也无妨。”

    思思闻言,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她能说什么呢?如风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如风了,从前觉得她比较有主意,如今只觉她太过我行我素,做什么从来都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如风将袋子给它收拢,而后起身对思思道:“我们走吧。”

    “呜……”那只小黄狗在他们身后呜呜的叫唤,如风却没再回头。

    他们一路上并不太平,这样脆弱的小生命跟着他们,只会过早的丧失性命,她不可能因为一时的同情而将它带上。

    如风他们回去后,将买来的东西分给其他人,见如风手里没有,乔矗便问道:“你的呢?”

    思思刚张嘴想要说话,如风便先一步道:“我的那份,刚刚回来的路上吃了。”

    乔矗闻言,想着定是她饿极了,才会迫不及待先吃了。正准备将自己的分给她一些,却见殷珏拿了个鸡蛋便在如风头上敲了一下。(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