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06.只有一次机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乔矗看着面前的大师兄,头有些隐隐作痛起来,眼前的画面渐渐变得有些模糊。

    怎么回事,到底哪个才是大师兄的声音?为何他觉得那个比较成熟的才是真实的?

    可是大师兄就在他面前,还是八九岁的模样,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声音才对啊。

    “嗯?竟然都给他洗过澡了,长卿真能干。”门口忽然走进来一个人。

    乔矗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又回过了神来,原本模糊的画面,又变得清晰了起来。

    来人白衣鹤发,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上面放了一碗粥和两个菜。

    “师尊!”叶长卿看到来人,很是高兴,乖乖的叫了一声。

    乔矗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就是他之前刚拜的师父,只是那时他紧张得不敢抬头,除了听话的磕了三个头,什么都不知道。

    忽然,师尊转头朝他看来,乔矗也正看着他。

    俊颜鹤发,仙人之姿。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师尊给他第一眼的感觉。

    他的双目清澈,眼底是掩盖不住的温柔亲切,很难有人让人看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到他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但意归来给他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乔矗也越来越确定,师尊就是个温柔到骨子里的人。

    都说相由心生,这位师尊的长相似乎完全是由着性格长的。

    一晃他已经是入门几个月的弟子了,乔矗觉得很恍惚,不过在云赦宫的日子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快乐和安心。

    他想一辈子待在这里,与大师兄和师尊一直一直的在一起。

    “乔矗!你给我醒过来!再不醒来,我便将你留在这里,不带你回云赦宫了!”一道愤怒至极的声音忽然吼来。

    吼得乔矗耳根发疼,看着面前美好的画面,他忽然一阵心慌起来。

    这些画面,不,不对,他不应该还在这里,可不该在这里,又该在何处呢?

    大师兄……

    别抛下我,我要回去。

    他思绪开始混乱起来。

    还有人不断的在他耳边吼,吼得他头痛欲裂,吼的他眼前的画面支离破碎。

    乔矗猛地睁开眼,然后看到大师兄就在他面前,并不是青涩的少年模样,而是成熟稳重的青年。

    这才是他真正的大师兄。

    “臭小子,终于醒了?”叶长卿见他醒来,愤怒的表情瞬间化为欣喜。

    “大师兄。”乔矗张嘴唤他一声,这才发现叶长卿用灵气,将自己与他包裹在一个隔绝外面湖水的空间里,不然自己恐怕早就被淹死了吧。

    “好了,醒来了就好,赶紧吸一口气,屛住呼吸,我带你出去。”

    乔矗依言照做,等他屛住了呼吸,叶长卿撤了那个空间,乔矗才发现原来他身上不知何时被缠了一根黑色的草,而那根草的来源,自魇蛭身上。

    叶长卿一手抱住他,一手用长枪将那根黑草斩断,然后带着他往湖面上而去。

    一出水面,两人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便听到上方正在打斗。

    如风也发现他们出来了,稍稍松了口气。

    叶长卿将乔矗带回地面,而后,查看他身上的伤势,见他没大碍,松了口气,而后叫思思和殷珏他们看顾好他,便再次朝魇蛭冲了过去。

    他灵力其实所剩不多,但是一腔愤怒难消,这该死的畜牲,竟然用那样卑鄙的方式,差点将乔矗永困梦境,不可饶恕。

    “小风,你那里可有增强实力的符文?”叶长卿问如风。

    “有是有,但时效只能维持一盏茶的功夫,十二时辰内同一人只得使用这种符箓一次,不过此符并非有利无弊,极其消耗灵力和精神力。用过后还会遭到些反噬。”

    “给我。”叶长卿毫不犹豫。

    比起性命,一点反噬根本不算什么。

    如风也知如今没有别的选择了,只能放手一搏,点了点头,而后在空中快速画符,之后又引着那符箓,到叶长卿身边,“将它吃下便可。”

    叶长卿伸手,扯过符箓便吃了下去,吃下去瞬间,便感觉浑身力量大增,就连修为都增长了几倍,一瞬间的功夫差不多已达到了登峰境的修为。

    兰羽令见此,来了兴致,然后对如风道:“小殷风,也给我来一道符箓。”

    如风知道单凭叶长卿一人,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是无法打败魇蛭的,便也没计较兰羽令让人作呕的称呼,不吝啬的给兰羽令也画了道相同的符箓。

    吃了符箓的二人如今都已达到八阶境界的修为,若不趁此机会干掉魇蛭,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于是二人也都不再藏私了,纷纷祭出自己一直未曾使用过的大招。

    “九天雷罚。”叶长卿暴喝一声,枪指向天,引动雷霆

    霎时,上空雷电翻涌,噼啪形成一个雷电漩涡,下刻,一根雷柱从天而降,穿破魇蛭所造结界,朝结界最中心的魇蛭砸去。

    嘣!

    雷电打在魇蛭身上,瞬间将它一条手臂击断。

    有用了!叶长卿大喜。

    但只是废了它一条手臂并不够,这根本无法对它造成致命。

    “叮铃铃~”兰羽令的宫铃再次响起,第六道粉色花纹又重新亮起,粉色衣衫的女子再次汇聚成型,她手中多了一把粉色长弓。

    她抬起弓对着魇蛭,无箭却拉弓,当弦被拉到极致,那弓的中间却是自动形成了一根气箭。

    那女子身影忽的长大数十倍,那弓箭自然也跟着同倍变大了。

    咻!

    灵气所化之箭,离弦飞出,从一根庞大的羽箭化为无数雨箭,从天而降,直向魇蛭。

    叶长卿用枪再次引来,连朝那魇蛭身上击了数下。

    一时之间,四周湖水因被多余的羽箭击得翻涌起来,遮住了众人视线,让人看不清里面是何情景。

    “成了吗?”有天心宫的弟子在旁边紧张的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谁也不知道。

    兰羽令与叶长卿神情也同样紧张,死死盯着魇蛭所在之处。

    他们很清楚,刚刚所放之招几乎已经耗光了他们所有的灵力,即便符箓时效未过,他们也没后手了,若是这样还不能弄死那畜牲,他们便败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