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07.师姐要淹死我?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她没什么给人包扎伤口的经验,所以做起这件事来,虽说勉强可以应付,但是却有些笨手笨脚。好几次都没将药粉撒到关键位置,十分的浪费。

    给他伤上撒完了药,她找不到合适的纱布给他包扎,就将他那么晾着,想着要不等药粉生效,止了血就算了。

    但见地上有好几只蚂蚁爬开爬去。如风最终还是用刀将自己的外套划拉成一块块的布后,再系成长条给他绑上。

    虽然绑得有些丑,不过比让他就那么光着膀子晒着好了很多。

    背上的伤处理完了,才想起来他额头上还有伤,但是药粉都已经被她用完了……

    如风没办法,只能用帕子给他捂着。

    还好头上的伤不是太严重,一会儿就自己结痂了。

    如风觉得自己仁至义尽,无事可做了,便坐在他旁边,等着他醒来。

    外面的风还在刮,好几根白骨打到结界上,被撞得粉碎。

    如风心里念了几句罪过,而后站起身,眺望四周,想着会不会有别人也一道掉下来了。

    结果看了好半天都没有发现除了她和殷珏外的第三人。

    或许只有他们倒霉掉到了这种地方而已,其他人说不定还好好的在绞潭周围。

    他们若是好好的,发现他们不在有可能会来寻他们的。

    只是大师兄他们知道她跟殷珏掉到这种鬼地方来了吗?

    她连自己的灵宠都联系不上,更不用说联系别人了。

    她试了试自己的灵力,还有富裕,要不捏个音讯鸟出去通通信?

    这么想着,她便真就用灵力幻化出了一只音讯鸟出来,然后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情况用灵笔书写上去后,开始犹豫这只音讯鸟传给谁比较合适。

    大师兄和舞泠以及兰羽令当时与她一道在湖面上,即便没他们那么倒霉,掉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恐怕也是伤得不轻,根本没法来找他们。

    四师兄也受了伤,不妥。

    传给小舅舅那更是不可能。天心宫那些长老什么的,根本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吧。

    思思和楚棋的话……

    即便不是最佳人选,但是目前也没其他可以选择的人了。

    二师兄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迟迟都还未赶来,如今他们能倚仗的人真的没几个了。

    罢了,且赌一把吧。说不定等殷珏醒了,他们也能自己找到办法出去。

    如风将音讯鸟放了出去,看着她展翅高飞后转身,结果她更转开头,便听到一声鸟的惨叫声响起,回头,她刚刚放出去的音讯鸟已失去了踪迹。

    音讯鸟虽然速度极快,但还没有到一个眨眼的功夫,它就能飞得无影无踪了。且她自己也察觉不到音讯鸟的踪迹。

    有什么东西吃了她的音讯鸟吗?

    那可是她用余下不多的灵力捏出来的,如风很是生气,但是四处看了看,又找不到罪魁祸首。

    只能自己干生气。

    这样的地方,自然肯定存在着什么邪物之类的,不然周围也不可能有累累白骨了。

    那些尸骨有人的,有妖兽的,也有野兽的,不可能那么多的生物掉下来后,都是摔死的。

    要真是这样……她又看了看殷珏。

    怎么还不醒啊。

    如风不相信殷珏会死,自己坐这盼死,他都不可能会死的。

    他那么厉害,一看就是上天的宠儿,上天的宠儿一向什么都很好,天赋比别人好,运气比别人好,连命都比别人好。

    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死掉呢?

    如风觉得口有点渴了,掏出水囊喝了一口,又拿出块硬饼子咬了一口,在浴鉴境里待了一天滴水未进,如今算是终于感觉到点饥饿了。

    殷珏应该也饿了吧。

    如风坐近他一些,将他转过身来,把他的头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喂他喝水。

    刚喂下去一点,他就猛地咳嗽了起来,将她喂下去的水全咳了出来。

    如风有些心疼水,不,是心疼他。

    赶紧伸手给他轻轻拍了拍胸口,唤了他一声,“阿珏?”

    殷珏似乎就是差点被她喂的水呛死才醒的,待缓了过来,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她放大的脸,忍不住问道:“师姐,你是把我扔进水里,准备淹死吗?”

    “啊?没有啊。”如风并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打趣,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哪里有什么水啊,要是有水就好了,她水囊里的水已经所剩无几了。

    多余的水在四师兄那里。

    殷珏见她如此呆头呆脑,觉得无趣,也不跟她开玩笑了,转眼看了看四周,微微蹙眉,大抵也是在想,这是什么鬼地方。

    “你感觉怎么样?其他地方可还有受伤之处,背后的伤我给你简单处理了一下。敷了药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殷珏闻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如今上半身是光着的,身前缠了一条破破烂烂的布,一看就是用刀乱割,然后再结起来的。

    殷珏很确定是他师姐的杰作。

    “你哪里来的药?”殷珏问道。

    “从你手镯里拿出来的。”

    “你认识哪瓶是外伤药?”殷珏有些慌。

    “不认识啊,但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殷珏闻言,更慌了,“你莫不是挨着给我背上撒了吧?”

    “我是救你,又不是想杀你。”如风悄悄翻了翻白眼,她有那么笨吗?即便不认识他的那些药,总归也是知道药不能乱用的好吗?

    再说,要是她全给他撒上了,他如今哪里还能这般生龙活虎,早就去冥府报道了好吗?

    殷珏还想说什么,忽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动静,他猛地转头看向外面,神情略微警惕,目光冷得可怕。

    如风见他如此神情,便道:“你也察觉到了吗?周围应该有个挺厉害的家伙,不过我察觉不出来对方是什么东西。”

    不过,不知为何那东西一直没有露面攻击他们。

    “嗯,没事,先别管它。”殷珏道。

    如风闻言,安心了些许,她察觉不出来对方为何物,是因为她修为可能在对方之下,但殷珏实力可不低,应该能察觉到对方是啥玩意儿,有几斤几两吧?(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