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37.墙跟着人走?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无极仙山虽早已隐居,无论是门中弟子还是财力势力都无法跟三大仙门相提并论,但实力却是不容小觑的。

    因为这个仙门会很多的奇门异术,有时候,即便是入神境的强者,面对无极仙山一个巅峰境的,也要小心应对,在外界人眼中,无极仙山,也跟神的存在差不多了。

    人们之所以会有如此想法,这还得追溯到五百年前的事情去了。

    据说前五百年前,妖魔肆虐人间,天下苍生陷入水火,天神不得干涉人间之事,故而并未派任何神来拯救苍生。

    各大仙门自顾不暇,也救不了那些在苦海中挣扎的凡人。

    这时候无极仙山的人便来到了人间,以旁人从未见过之异术,将正在受苦受难的凡人解救于水火之中,之后更是请了地府冥主十迦楼诀前来消灭妖魔。

    当然,这最后一个说法,准不准确,是没有人能说的清楚的,反正自那以后,无极仙山这个名字便深深烙印在了每个经历过那次大难的人心中,世世代代广为流传。

    敬重无极仙山的人很多,畏惧的也同样多,毕竟人家是能请动地府冥主的人,谁敢惹啊?

    耳边全是关于无极仙山和空戊子的议论声,如风觉得有些烦躁,想到舞泠姑娘下台的时候情况看起来不太好,如风决定去看看她。

    她转头,对还在给他揉手的殷珏道:“好了,阿珏,不用揉了,我手已经不酸啦,谢谢你。”说着便收回了自己的手。

    殷珏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还没说什么,如风便先开口对他道:“我看一时半会儿也轮不到你上场比试,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再过来看你比试。”

    殷珏的语气听不出来有没有别的情绪,“你去休息吧,不用来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如风想了想,觉得也是,反正殷珏跟她一样,最终都是要演戏让自己输的,而他跟自己还不一样,他多半不会将自己真正的实力暴露,随便打打就下场,确实没什么好看的。

    她就真点点头,准备不回来了,然后跟叶长卿说了一声后,便转身离开了。

    如风往回去的方向走,走到半路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舞泠姑娘住在何处,便想找弟子打听,但是天心宫大部分弟子都去了比试场地看比试去了,留下来的基本都是守门的。

    如风逮着一个就问舞泠姑娘的住处,结果人家别说告诉她了,就连理都不理会她。

    如风觉得有些无语,然后准备自己去探探路,随意瞎走了起来,也没人管她,她觉得大抵是因为自己没有闯进什么闲人勿进的地方,故而那些在暗处的守卫也才没有被惊动。

    不过走着走着,她却忽然想起来,风华轩里不是有很多丫鬟吗?她们应该是知道舞泠姑娘住在哪里的,回去找个带路不就好了,自己在这里瞎走什么?

    打定主意,如风准备往回走,可这一转身,却发现后方没有路了,竟然变成了一堵墙。

    她瞬间膛目,不可能啊,她刚刚才从这边走过来的,怎么可能是堵墙呢?

    如风走过去,伸手摸了摸那墙,还是一堵很是结实的墙。

    她微微疑惑,然后准备跳上墙头看一眼,纵身跃去,脚都还没沾到一点墙头边,便不知撞到了空气中什么东西,被弹了回去。

    如风跌坐在地上,扶着头痛的龇牙咧嘴,这地方竟然有结界。

    往回走是不行了,她站起身,看向前方一条笔直的路,继续往前走了会儿,便又停下了。回头,身后又是一堵墙。

    她都走了好一会儿了,竟然也没跟这道墙拉开距离过,也不知这是一堵新的墙,还是就是之前的那墙。

    若是之前那道,那就太让人毛骨悚然了,墙还能跟着她走不成?

    她宁愿相信这是新的墙。

    不对,这里是天心宫,她如此乱走,说不定已是进入了什么不该入的地方,这条路以及这道墙,明明在引诱她继续往前,若是她再往里面探索,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未知的危险。

    还是不要往里了吧?在人家的地盘上乱走,万一不小心踩碎了什么阵眼之类的,将他们关起来的大妖大魔或者什么厉害的妖兽放出来了可怎么是好?

    如此想着,如风便站在原地不动了,还是等着天心宫那些宫主长老的从比试场回来,发现她误入了他们禁地后,将她带出去吧,她未量成任何大祸,应该不至于为难她的。

    “小姑娘,怎么不继续往前走了?”

    忽然一道幽幽的清朗男子之声忽然在她耳边响起,如风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然后转头四望起来,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瞧见。

    莫不是幻听了?

    她刚如此想,那声音便又响起来,“继续往前走吧,我在前面等着你。”

    如风这回确定不是幻听了,却并没有听那人的话继续往前走。

    所谓好奇害死猫,那些民间小故事里,往往对于新鲜的事物太过好奇的人,最终都因此引来祸端,她才不会上那人的当呢。

    而且她如今明明是男相那人却唤她小姑娘,想来定也不简单。

    如风站着,不动也不说话。

    那声音轻笑一声,似是感叹的道:“小姑娘还挺谨慎。”

    如风嘴唇动了动,终于还是开了口,“虽不知阁下是谁,但我只是误入此地,无意冒犯,还请您撤出此处屏障,放我离去。”

    那声音道:“小姑娘莫要害怕,老夫不过是想要见见你罢了,不会伤害你,你且沿着路来便是,来与老夫说几句话,说完,老夫自会放你离去。”

    老夫?如风狐疑,这声音听着明明是个青年的嗓音,这人却为何要自称老夫?将自己叫得那么老?

    不过这不是她此时该关心的问题。

    如风道:“阁下有何话要与我说,不如就在此说了罢。”反正她就是不继续往前走了。

    那人也不知是生气了还是怎么的,不说话了。

    如风警惕了起来,脚下却忽然亮起一个阵纹,她才一低头,不过看了一眼,身体便陡然被那阵吸了进去。

    如风最后在心里哀叫一声:“糟,大意了。”(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