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42.这徒弟收的真随意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外面因为如风已经乱成了一团,而如风本人却并不知道。

    她还在与闻人鹤予喝茶呢。

    她确实是没资格安慰他的,但她的话却似乎让闻人鹤予有些高兴,他笑够了,便道:“小姑娘,你也知道机缘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怎么不转过来想想,我想收你为徒,或许便是你的机缘呢?”

    如风道:“确实,我很心动您所说的更厉害的阵纹,但我不会加入天心宫,亦没有换师父的打算。”

    闻人鹤予看着她,微微叹息起来,这小姑娘通透归通透,却是个傻的。

    这要是换了旁人来,怕是磕破了脑袋他都不会收对方为徒,她倒好,天降的馅饼,就砸在面前,她竟然拾都不想拾。

    要不是看她在阵纹方面天赋异禀,他早将她一巴掌扇出去了,哪里会跟她在这磨磨唧唧。

    但他能扇她吗?当然不能,就这小姑娘那点道行,怕是一巴掌就被他拍去了地府。

    好不容易遇见个好苗子,他还真舍不得。

    阵纹一类,与符术一样,向来不算修炼一途必需要学的东西,且阵纹比符术更难更复杂,自是无人肯学,即便想学的,没那个天赋也是看不懂。

    他也曾想过,将阵纹一类术法传授给门下弟子,但那些弟子别说是能过目不忘了,就看一个初级的阵纹样式都能看得头晕目眩,连个初级的阵纹都画不像样,让他们多看多学,还整日抱怨。

    而这小姑娘不仅看得懂,还能很快就记下来,且对这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与他当年求知若渴的模样倒是极为相似。

    如风见他看自己的眼神一会儿怒一会儿叹一会儿忧一会儿喜的,看不明白这位大宫主到底在想什么,便乖乖坐着不动。

    闻人鹤予过了好一会儿才复又开口,笑得有些焉儿坏的道:“若我说你不拜我为师,我便杀了你呢?”

    如风闻言,皱了皱眉,也不知他这话是吓唬她的,还是说真的,犹豫了一下,她道:“那我还是拜您为师吧。”

    闻人鹤予本也只是开个玩笑,已经做好了这小姑娘有可能会誓死不从的准备了,结果却听到了让他意外的答案。

    那么怕死的吗?早知道他就不废那么多话,直接用她的命威胁她了。

    如风也不想那么没骨气啊,可人家一个一宫之主,还是入神境的大能,凭啥要被她一个小人物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啊。

    她再不认怂,搞不好他一会儿真的怒了,动动手指头,就把她给捻死了。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所想做之事都还未做到,不能死在这里。

    不过她虽然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但她也有条件。

    如风卯着胆子,道:“我可以拜您为师,但您只能算我的二师父,我不会与我现在的师父断绝师徒关系,也不想成为天心宫的弟子,只做您的弟子。”

    这位大宫主的修为境界远在小舅舅之上让他屈居第二实属太委屈他老人家,但她不能让他压在小舅舅的头上啊,他本就比小舅舅厉害得多,要让他在名次上再压小舅舅一头,小舅舅不得被他呼来喝去的使唤?

    闻人鹤予不言,片刻后才点头道:“这两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不过作为交换你也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

    如风道:“除了杀害无辜之人以及有背道义之事,我都可答应您。”

    闻人鹤予闻言,又笑了起来,这小孩儿,还真是谨慎,半分不给人占便宜,她提条件之前,都没给他提要求的机会,到了他提条件,她倒是有要求了。

    “第一,既拜我为师,便不可再拜他人为师,尤其是无极仙山的人。第二,不许与无极仙山的人结交往来,你可做得到?”

    如风听到他提起无极仙山便是一愣,竟然两个条件都与无极仙山有关,是有什么陈年旧恨不成?

    不过她也没多想便点头答应了,“我答应您。”

    不用他说她也不可能再拜别人为师了,多拜了他一个,已是很对不起小舅舅了。至于与无极仙山的人来往,那更不可能,她现在是见到无极仙山的人就烦,唯恐避之不及,怎么可能还会去结交?

    闻人鹤予弹了下面前的杯子,道:“那便拜师吧。”

    如风看了看他面前杯子,然后端起他未喝完的那杯茶,走到他面前跪下,将茶举过头顶,道:“师父,请用茶。”

    闻人鹤予低头看着她递来的茶,虽说拜他为师一切从简,无需太多繁文缛节,连这茶也是他自己沏的,但是她这拜师的敬语是不是说得也太随意了一些?

    旁人拜师不说三拜九叩,沐浴焚香,但至少敬茶之时,会说两句譬如‘师父再上,请受徒儿一拜!徒儿定当视师父如父,必将父命不违!虚心向师父学习!’之类的虚言,才显得正式一些。

    她倒好,直接干巴巴的一句便揭过了。

    他因为纠结,迟迟没有接她敬的茶,如风便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大宫主这莫不是后悔了不成?

    一抬头便正好与闻人鹤予正低垂着,带着疑惑的双目对上,如风眨了眨眼,同样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

    闻人鹤予无语了一瞬,便端正了身子,接过茶喝了一口,道:“起来吧。”

    罢了罢了,能收到个称心意的弟子已经很不错了,或许天赋高的弟子,都是免不了有些缺陷的,他既是要收她为徒,便也就认了。

    如风并不知自己哪里有做的不妥的地方,虽然她没有正儿八经的行过什么拜师礼,但是见过殷珏拜她小舅舅为师的时候,就是那么做和那么说的,她现学现用,没觉得有何不妥之处。

    既然师都拜了,那她是不是可以……

    如风殷勤的看着闻人鹤予。

    她现在很累也很饿,而且她在此那么长时间,不知外面的比试结束了没有,若是大师兄他们回去没找到她人,怕是要急的。

    闻人鹤予抬起眼皮看她,自是一眼便看破了她那点小心思,手一挥,如风的身体便猛地往后一退,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已到了别处,却不是在风华轩,而是在一处叫韶景轩的院落外。

    院内还隐隐传来争吵和打斗之声。(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