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44.谁在你房间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以乔矗的口才,六伏门的那群渣渣怎么可能是他对手呢,他骂人时连骂十句都不带喘的,对方却是被气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利索。

    于是两边差点就打了起来。

    周围还有好些别的仙门的弟子也住在此处,在旁边看戏看的很欢,甚至还有人怕他打不起来一般,在边上瞎起哄起来。

    如风见此,真怕他们会被人教唆着打起来,又不得不进去打圆场。

    但六伏门的人本身也对她意见颇大,还生气她之前提前认输,害韩蔚罄以一敌二受了重伤,如今他们的人又跑来这里撒野,他们可不是兰羽令,还会给她几分面子,坐下来好好相谈。

    乔矗见如风没事儿,松了口气,但也是跟舞泠一样,即便知道自己冤枉了对方,却也坚决不与对方道歉。

    六伏门的人一口一个殷风懦夫,提前认输,却像是眼瞎心盲一般,看不到是韩蔚罄先使小心思,殷风才会认输的,乔矗骂他们骂得理所当然,不可能会道歉的。

    最后还是舞泠站出来,说天心宫内不许私斗,六伏门的人这才收敛,没与乔矗打起来。

    如风却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舞泠姑娘说不可私斗,可她自己却是掀了兰羽令的老窝。

    不过她也是为了自己,如风觉得有些惭愧。

    离开之时,如风看到韩蔚罄看自己的眼神阴冷得跟野坟堆里爬出来的孤魂野鬼似的吓人,不由缩了缩肩,这家伙定是又多恨上了她几分。

    先将舞泠送了回去,如风才与乔矗准备回风华轩,路上乔矗问如风去了何处,如风的说辞也与对舞泠和兰羽令说的别无二致。

    乔矗训斥了她几句譬如没事儿乱跑乱转些什么之类的话后,便也就没多问了。

    走到风华轩门口,见殷珏站在那里,似是站了有好一会儿了,一身衣服都像是沾了夜里露水一般,清清冷冷的,如风笑笑的道:“阿珏你是在这里等我们吗?”

    殷珏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如风被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总觉得殷珏像是生了一双玲珑剔透的窥心眼一般,被他那双眼睛看着,总让人有种无所遁形之感。

    如风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虽然自己还没跟他扯谎,但已经觉得自己那说辞在他面前不管用了。

    不过还好,殷珏并没有问她去了哪里,而是转身进了门,乔矗看着殷珏那高高在上之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了一声,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跟这个怪胎相处得来的。”

    如风道:“四师兄,小师弟人很好的,就是不太爱说话而已,不算怪胎。”

    乔矗迁怒一般的道:“能与这种人相处得来,你也算怪胎。”

    如风道:“那我与四师兄也相处得来,四师兄也算怪胎咯?”

    乔矗:“……”这丫头片子,怕不是缺心眼。

    他加快了步伐往前走,一是不想与她多说废话,二是想看看大师兄回来了没有。

    他一走,后面便只剩下殷珏与如风了,殷珏一路都没有说什么,如风觉得他有些反常,故而心中不仅没有轻松,反而还有些紧张。

    他们还没进去呢,乔矗已经出来了,行色匆匆。

    如风便猜测的问道:“四师兄,大师兄还没有回来吗?”

    “嗯,我出去找找。”乔矗话落,身影已经消失了。

    很快,他便与叶长卿也回来了,大家坐在一起,听如风瞎扯了一通,然后各自用膳便休息下了。

    洗漱完毕,如风躺下就快睡着了,意识模糊前,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新拜的便宜师父,为何将她放出来时,偏偏传送到了兰羽令的韶景轩,定是因为知道舞泠和兰羽令为了她的事儿打起来了吧。

    若真是如此而不是巧合,这整个天心宫,且不是都在他的监视之下?

    第二日醒来,如风醒了神后,想起昨夜所想,便忍不住盯着地上的木板看了起来。

    她怀疑这偌大的天心宫底下,被闻人鹤予设了个很大的阵纹,这阵纹可令他随时监视阵纹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包括她如今站在铜盆前洗脸。

    如风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不太切实际,于是忍不住嘀嘀咕咕,“若真画一个那么大的阵纹,怕是会累死个人。”

    “不会累死人顶多就是耗费些灵力罢了。”一道慵懒的声音忽然在空气中响起。

    如风一吓,下刻便看到闻人鹤予凭空出现在她房中。

    如风拍了拍胸脯,平复了一下小心脏赶紧跟他老人家问安,“师父,早啊。”

    “还早,如今都是何时日了,你才起,如此备懒,如何能呈为师的衣钵?”闻人鹤予瞥她一眼,很是不满意的道。

    别人都是弟子早起主动去给师父请安,伺候师父洗漱更衣用早膳,到了他们师徒这里,反倒要他来找她。

    他很肯定,若他不主动来找她,他这缺根筋的徒弟定不会想起去找他。

    也确实如他所想,不过不是因为如风不孝顺,她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啊,总不能去问别人,别人会告诉她吗,多半都会把她当做想要骚扰大宫主的贼子。

    如风看了看外面才蒙蒙亮的天,怎么看都才辰初吧,时日尚早啊,怎么他说的跟已是日晒三杆了似的?

    但是她能跟师父顶嘴吗?不能的,于是她道:“我昨夜睡得太晚了,所以今日才会起晚。”

    “你昨夜不是睡得挺早的吗?”

    如风:“……”想到他刚刚出现时说的那句话,不由心中惊骇,试探的问道:“师父,您真在这地下设了一个阵纹?”

    闻人鹤予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如风嘴角抽了抽,很想给他竖起个大拇指,还真能画个那么大的阵纹啊。

    如风还想再说什么,却见闻人鹤予眉头一动,瞬间便又忽然消失了。

    这来无影去无踪的,也不知是借助了阵法传送的,还是他自己的实力。

    若是借助的阵法,如风也想学这个,省了多少走路的功夫啊。

    就在她出神的片刻,门外传来脚步声,下刻,房门便被叩响,如风去开门,门外的是殷珏。

    “阿珏,早啊。”如风也跟他问了个安。然后让开门口。

    殷珏刚进来,鼻子微微动了动,目光便冷了下来,沉声问道:“之前谁在你房间里?”(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