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252.得去地府一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啊?”如风很懵逼,但又觉得她师父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种话吓她,“师父何出此言?”

    她怎么就会因为这荷包祸乱缠身了?莫非这里面当真是什么害人的东西?

    闻人鹤予不答反问,“你可知这荷包的主人是何门派之人?”

    这个问题,殷珏也问过她,如风还是摇头,“不知道。”

    闻人鹤予语气忽的严肃了起来,“那是天喜门的弟子。”

    “天喜门!”如风有些意外,那姑娘今日穿的不过是普通襦裙,并非何门何派的仙门服饰,故而她才未曾看出她是何门派的。

    但却没想到她是天喜门的人。

    这个门派,怎么说呢?在仙门排行中地位并不是太高,但是名声却是大得很。

    倒不是因为他们仙门有跟无极仙山一般的传说,只是因为这个仙门中有个十分古怪的习俗。

    凡是门中弟子,若要向别人求偶,便得奉上自己心头之血,置于他们门派特制的晶石之中,以秘法封存。晶石会自动将那心头血化为血的主人的模样保存起来。

    若是对方接受他们的求偶,便可将存着对方留影的晶石存储起来,若是不愿接受,还了就是,切不可破坏。

    因为此石心系对方性命,石碎人亡。

    曾听说过,以前有个别的仙门的男修与天喜门一女修好上了后,这位女修便将自己的心血石给了对方,后来这男修与旁的女子厮混在了一起,与这位女修争吵之际,砸碎了她的心血石,便直接要了她的命。

    天喜门的掌门得知此事后,便派了人去追杀这位男修,那男修的仙门也不大,为了避祸,便将这位男修捆了交出去,这位男修便活活被挖心而死,心头血还被拿来浇在女修坟头祭奠。

    此事传播甚广,许多仙门之人因此事,对天喜门的人避之不及,唯恐自己与谁好上,也遭此报应。

    不过这事儿实属怨不得人家天喜门,说起来人家这做法还是有情有义。

    你背叛了人家姑娘无可厚非,却偏偏要砸人家的心血石害其性命,人家师门不找你报仇,难不成要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笑话他们仙门之人好糟践不成?

    如风看着那袋子,有些慌了起来,“这个袋子里的,莫非便是……”

    应该不是吧,那姑娘与阿珏都还不认识,不可能第一次就将与自己生命息息相关的心血石送了出去吧?

    但很快的,闻人鹤予很肯定的点头,击溃了她心中那点点的侥幸。

    如风赶紧抓起荷包打开看了看,心想或许那石头还没碎呢。

    可脑海中却不断有个破碎的声音响起,那是殷珏扔出去荷包时荷包中发出来的声音。

    其实不用打开,光听里面碎片碰撞的声音,已经能确定里面的东西碎了。

    但她还是不死心,将湿润的荷包口子撑开,然后看到了里面碎裂的几块晶石片儿。

    那上面还染着几丝血迹。

    如风愣了一瞬,然后抬头看向闻人鹤予,不抱希望的问道:“师父,那位姑娘如何了?”

    闻人鹤予见此,眼中流露出几分满意,“不错,不愧是我的弟子,这时候还知道关心人家如何了,而不是问现在该怎么办。”

    这种时候,就没必要夸她了,如风有些心急如焚,“师父,可知那姑娘住在何处?能否带我过去看看她,或许……或许还有办法能救她回来。”

    这姑娘委实傻了一些,怎能将自己的命交于一个都还未了解的人手中呢,真是鲁莽。

    可说到底,人家并不是殷珏所说的那样,抱着坏心思想要加害于人的不说,还给别人害自己的机会。

    不管是为了不让天喜门的人找殷珏的麻烦还是为了不想看到个无辜的生命陨落,如风都想尽力试试,看能不能将人救回来。

    闻人鹤予很是满意,他徒弟并没有想着第一时间逃避责任,即便有他这个师父撑腰,不用畏惧天喜门。

    若不然,他都要怀疑自己又收了个狼心狗肺的弟子了。

    就说司空郁叡,虽说他没有实实在在的教他什么东西过,但因为挂在他闻人鹤予的名下,不知得了多少的好处与便利,但他却从来不知感恩。表面敬畏他,背后还不是照样利用他的名声行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闻人鹤予大发慈悲的一挥手,如风与他便已来到了一处陌生的房间中。

    房间中没有其他人,床上躺着个脸色苍白的人,周身有层结界罩着。

    这人便是之前给如风荷包的那个姑娘。

    如风一看那结界就是闻人鹤予设的,为的便是将对方的魂魄暂时困于结界之中,让地府阴差不能察觉到她已身亡,前来勾魂。

    闻人鹤予在边上忽然道:“说来奇怪,这丫头寿元还长着,本应是命无此劫才是,却不知为何会遭此劫难。”

    如风一怔,瞬间便想到了因果。

    若是按前生的事儿来,殷珏这时候还未摘下过面具,这姑娘自然也就不可能对一个连长相都不知是何模样的人求偶,当然不会有此劫。

    再者,若是她没有重生,与殷珏的关系还很不友好,那姑娘也不会托她给殷珏带荷包,说不定当面给殷珏,殷珏便直接不收,她也就不会出事儿了。

    但今生很多事都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似乎都随着她的重生而变得与前世不同了。

    如风心中有些慌乱,“砰砰砰”的跳了起来,没有接闻人鹤予的话头,而是道:“师父将她魂魄掩藏起来,定是有什么办法可以令她魂魄归体的吧?”

    “有倒是有,不过这件事需得你去做。”

    “需要我做什么。师父请讲。”

    闻人鹤予也没有跟她兜圈子,“这事儿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需得你去地府取一样东西回来。”

    “去地府?”如风有些意外,凭她师父的能力,让魂魄归体这类小事难道不是手到擒来吗?竟然还需要她去地府?

    闻人鹤予似是看出她心中所想,冷哼道:“你以为,为何天喜门的人仅仅只是一点取了心头血封于这晶石之中,晶石碎了他们便会丧命?”(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