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空戊子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他,他问他,他怎么知道?

    那卦又不是他自己算的,是成伯伯给他算的,谁知道算的准不准?

    还收了他十文钱……这个老骗子。

    他将信销毁,把飞羽令扔给呈叙,便匆匆往外面走。

    呈叙将飞羽令揣好,追上去,“师叔,你要去哪里啊?”

    “当然是回去了。”他已是归心似箭,迫不及待马上就想回去。

    槿儿既是到了无极仙山定是去找自己的,他怎么可能让她扑空?

    她消失了十几年,他虽一直住在无极仙山,却也经常托人打听她的消消息,却是一直无果,直到有日,成伯伯告诉他想见之人可见了,他花了十文请他出卦,测算她的方向。

    成伯伯算出三大仙门中有一个仙门最近会有大动作,让他去碰碰运气,他便求了师父放他下山一路赶来了天心宫。

    却是未见有一个叫白槿的人,他猜测或许她是要晚一些才会来此,便借着除魔大会在这里好生住了下来,如今却告诉他,她去了无极仙山。

    “这,这就回去了?”呈叙觉得这也太赶了,而且他们如今是入了天心宫百名弟子名册的就这么走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跟人打声招呼的吗?

    “小师叔,我们要走,是不是得去跟天心宫的宫主辞行,比较有礼貌啊?”

    空戊子闻言一顿,“对啊,你倒是提醒了我。”

    正当呈叙想着,小师叔终于懂点礼貌了的时候,却又听到他道:“咱们不能走正门,得翻墙悄悄走,不然他们估计不会放我们离去。”

    呈叙:“……”是他错了,师叔从来不做人该做的事的。

    懒得耽误辞行的时间就直说,找那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做什么,天心宫哪里敢拦着不让他们走啊。

    正在他心中如此吐槽的时候,空戊子却已跃出去老远了,见此他赶紧跟上,“师叔你等等我啊。”

    空戊子才不等他,他没空等,也等不及了,十几年没见到过槿儿了,也不知她如今长成了何模样。

    心中越是如此挂念,便走的越发快了许多,恨不能自己就是那飞羽令,能转眼就回去了。

    但他并不是飞羽令,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御剑赶路。

    ——

    梵云天既是答应了会救殷珏,还真就开始动手救人了。

    想要拔出他体内的毒素,其实也不难,只需要将他养的一只血蟾灵兽放出来,让它将那小子身上的毒都吸了便成。

    本是一件再简单不过之事,谁知那血蟾才将将吸了一点殷珏带毒的血,然后就不知怎么的翻了个白眼,栽倒在桌上,肚皮朝天,四只腿儿蹬了两下就不动了。

    梵云天本是一身轻松的在悠哉喝茶,见此情况,惊得一口茶喷出来,站起身将那血蟾抓来一看,竟然已经断气儿了。

    这齿岩蟒蛇的毒哪里能有那么厉害,怎么可能就将他的血蟾给毒死了?

    他不信邪,从殷珏身上引了一点毒素出来放到自己的身上,放了另一只血蟾出来,让它将自己身上那点毒血吸出来。

    完全没事啊,刚刚那只血蟾是不是之前吃了什么不该吃的,相克了?

    他又将这只血蟾放在殷珏身边,让它吸,同样的,这只血蟾刚吸了两口,也是瞬间死翘翘了。

    梵云天便猜测,或许致使这些血蟾死亡的并不是那齿岩蟒蛇的蛇毒本身,还有可能是这小子的血有问题。

    至于是因为他的血融合了这齿岩蟒蛇的蛇毒才会变得如此具有霸道的毒性的,还是他的血本身就带有某种毒,还得将他身上的齿岩蟒蛇的蛇毒解了才能知晓。

    本来是懒得亲自动手,才用了血蟾,而今却是不得不亲自动手拔除他身体里的毒了,倒是可惜了他的两只小宝贝了。

    梵云天先将殷珏身体中的毒素全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再用血蟾吸走自己身上的毒,而后又检查了殷珏身上其他的伤,却发现他之前明明是俱损的五脏,却似在自己愈合,虽然速度不快,但是确实在慢慢自己转好。

    梵云天微微讶异,这小子是什么来路,为何体质竟异于常人?

    这不可能是命花能做到的,命花只能保住人的神魂不灭,却没有修复肉体的能力。

    他想要看个真切,便将殷珏的上衣褪下来,然后看到他背上的几个窟窿也正在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愈合,并且还长出新肉。

    他伸手摸了摸那伤,本是想要确定他的伤口是不是完全长好了,却又意外的发现这少年的肌肤竟是冰冷的,跟冬日的石头一般。

    梵云天摸着胡子思索了起来。

    手指比着他身上的伤道:“奇了,身上的伤能不药而愈,血液似乎带有毒素,体温是冷的,这个身体状况可不太像是人类啊,可这小子怎么看都是个人。”

    “莫不是吃了什么妖兽之类,身体变异了?也不太像。”

    “是用了什么药物改变了体质?这个倒是有可能,不过老夫为何看不出他是用了何种药?有些药草确实能肉白骨,活死人,但他并未对他用过那类药。也没这个可能啊。”

    他曾用过百年的光阴研究医术一类,自认没有认不出的草药,看不透的杂症,如今却是在殷珏身上体会到了各种困惑。

    要不,将这小子的血单独取点出来研究一下?

    他刚想到此处还未实施,便见殷珏却是已经悠悠转醒了,梵云天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伤的那么重,毒一被排出来,便很快就就醒过来了,这少年浑身上下,都透着极其强的生命力。

    他活了几百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体质特殊的人。是他在这无极仙山待的太久,闭目塞听了,所以才不知世间还有这等体质之人,还是这小子本身就不是普通人?

    殷珏刚有意识,就察觉到了有陌生的气息在身旁,瞬间便戒备了起来,迷茫的双眼猛然有神,然后翻身从床上下来,然后跳到了另一边。

    面无表情的看向对面的老者。(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