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几人?若说如今仙门世家中有人会此阵纹且精通的,根本不能以几来概算,因为仅此一人会而已,加上她,才勉强可用几来算吧。

    虽是知道如此,但他还有些不敢相信,不清楚明白的事他就要问个清楚,“是天心宫大宫主,闻人鹤予传授你此项本事的吗?”

    “嗯。”

    “你与他……是什么关系?”不是说天心宫的人追杀她和殷珏吗?她既是与闻人鹤予有关系,为何还会遭到追杀?

    “我拜他做了师父。”如风也不隐瞒。

    虽然有所猜测,但果真如此,还是让空戊子很是意外,他蹙了蹙眉,不大赞同的道:“如风,你知不知道闻人鹤予他非是什么善类,你与他打交道,很危险的。”

    如风转头,目光清明的看着他,“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我不知道你们无极仙山与他有何过节,但我不会凭你们对他的印象而对他有任何看法的,所以教育我之类的话,还是别再说了。”

    “如风,我不是要教育你,只是……”

    如风却已是转身,不想再多说的模样,她不喜欢以别人的看法去看待一个人,她与闻人鹤予有过直接的接触,二师父是什么样的人,她不说十分了解,但也不至于不堪。

    他虽是天心宫的大宫主,天心宫那些肮脏之事却与他无关,他若是想要对她不利,便不会教她阵纹,更不会助她回来扰了他们天心宫的人办事,他若是别有用心,随便去找个人利用都比她有利用价值得多,又何必在她身上费工夫?

    空戊子见如风一副不想听他多言的模样,忧心忡忡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她怎么会和闻人鹤予认识的,还拜了对方当师父?

    如风去了自己的房中,拿了一套换洗的旧衣服,想了想,又去给殷珏和小舅舅也各拿了一套,他们在密室中已是待了许多天,想必出来后,定要好好沐浴一番的。

    拿了东西,她便回去了颜曦宫,空戊子一路上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是如风并不给他多说话的机会。

    要是再让他继续说二师父的坏话,如风不敢保证自己不会跟他吵起来,可想到他之前那么卖力的帮忙打扫庭院,如风又不太想跟他撕破脸皮。

    刚回到颜曦宫,一进门,便看到颜曦宫一个弟子匆匆走过来,似是正要出门的模样,看到如风,那姑娘瞬间便几步过来,笑了急忙与她道:“如风,你回来得正好,我正要去找你呢。”

    “找我?”

    “嗯,意掌门已经醒了,师父让我来唤你的。”

    如风闻言,脸上瞬间露出惊喜之色,再顾不得其他,往雪姨的画室那边跑。

    还以为可能还要等几天,因为阿珏说大概需要十天半个月或者更久,所以她今天才会出门的,早知如此,她就不出去了。

    想到阿珏还说,小舅舅醒来后第一个想见的或许就是她,她的步伐便忍不住又快了几分。

    跑到画室,雪姨不在,密室的门却是开着的。

    如风急忙走进去,便看到房中有三人,两个站着,一个坐靠在床上。

    她目光看向床上坐靠着的人,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她跑过去,哽咽着唤了一声,“舅舅!”

    床上的人却是恍若未闻,没有转头来看她,如风没太注意直接扑到床边,抱住了他的腰,又哭着叫了一声,“舅舅,呜呜呜……”

    意归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如风哭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他,却发现舅舅面无表情,目光有些呆滞,就连摸她的手都显得略微僵硬。

    这太不对劲了,以小舅舅最怕她哭的性情,见她如此难过,是断然不会那么冷漠的,可如今不说没有安慰她,连个笑容都没有,

    “舅舅,你怎么了?”如风疑惑的问。

    意归来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如风转头去看殷珏和颜听雪,殷珏因为好几日不眠不休的原因,神色有些憔悴,但还是耐心的与她道:“师尊之前不知是何缘故,三魂七魄,失了二魂七魄,我用尽办法,也只能召回一魂七魄,如今他体内只有二魂七魄,还有一缕天魂不知去向,天魂乃主魂,故而才会如此。”

    “怎么会这样?”如风刚止的眼泪又忍不住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意归来又伸手为她抹了抹眼泪。

    这一举动,更是让如风难受得紧,小舅舅虽是没了主魂,失了神智,但却凭着对她的宠爱,本能的还是不想看到她哭。

    就像那些疯癫了的病人一般,即便疯了,却仍是记得自己最疼爱的人。

    颜听雪也看的甚是难受,一般失了主魂的人都是没有神智的,他们如行尸走肉,只会凭着本能行动,她刚刚和殷珏唤了他半晌,他都面无表情的没有一丝回应。

    而今看到如风哭,却是反常的为她擦眼泪。

    空戊子和呈叙之前也跟了过来,见到这种情况都十分的诧异。却是知趣的站在边上,没有凑过来讨人嫌。

    因为意归来之前睡了很久的缘故,浑身肌肉都有所僵硬,颜听雪让人给他安排了别的房间,待将他带过去后,殷珏便暂时去沐浴休息去了,如风一直陪在意归来身边,给他喂了清粥和药后,便给他按摩疏松肌肉和筋骨。

    前世今生两世加起来,她都未曾在他膝下尽孝过,如今小舅舅失了神智,不用忙上忙下了,她这才有了能孝敬他的机会。

    意归来如今虽是没有自我意识,但奇怪的很是听她的话,如风让他坐在桌边为他梳头,他便很乖的坐着一动不动,如风说带他出去走走,便任由如风挽着他的手,她走到哪里他便走到哪里,形同一个十分听话的木偶人一般。

    但他也只听如风一个人的话,旁人与他说话,他都是一动不动,连眼睫毛也不会眨一下的,更别说是按照别人的指示行事了。

    于是如风一天十二时辰,除非有不得已的事,不然基本都陪在他身边,就连晚上睡觉都是在他房里打地铺的。(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