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之前那些修者说,这两处分庄是依次被捣毁的,那个戴面具的人一日毁一处,如今闹得天心宫各处分庄人心惶惶,已是向内门那边申请了增派帮手。

    而最近散游的修者多起来的原因,似乎也是因为此事。

    试问,哪个仙门的人不想知道那个单凭一己之力便捣毁了天心宫不少势力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若是能私下悄悄招揽入门中,更是一桩美事,反正他戴着面具嘛,谁也不知道他是谁,到时候面具一摘,谁也不认识他不是?

    如风转身,又去找人打听了天心宫其他分庄在何地,花费些时日挨个找了过去,第三处分庄竟也是都被毁了,只是那些碎嘴的散修,似乎都还不知道。

    或许是天心宫的人为了面子,压着此事没有对外宣布罢了。

    如风能知道还是因为有小黑这个耳朵很好使的灵宠,只要她位于方圆十里之外,即便不近身也能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

    如风又去了另外的地方,结果依旧一样。

    已经是五处被毁了。

    天心宫的势力遍布各地,但殷珏似乎都只挑挨得比较近的几处动手。

    如风一路随着那些分庄而上,再抬头竟是又到了澜沧城。

    这里也有天心宫的一处势力,但她自进城开始就一直在注意四周动向并,未见城中之人有何异动,似乎不曾被什么惊扰过。

    她找到了澜沧城中,天心宫的势力所在之地,这地方还完好无损,还没被毁。

    大抵是他们也猜测下一个会被袭击的便是这里,故而戒备很是森严,似是多了不少人。

    如风转身去街上逛了一圈儿,这才发现,四周楼上似乎都暗藏着天心宫的人,怕就是想要守株待兔,待那个面具人一出现就将人拿下。

    只是,大抵是因为太紧张了,他们有些草木皆兵了起来,遇到个戴面具的,都会慌忙慌张的冲上去将人扣押起来带走。

    如此做法,不是打草惊蛇吗?连她都能看得出来他们的伎俩了,殷珏可比她聪明好几倍,会看不出来吗?

    如风找了一家楼高的酒楼坐下,却是只问人家小二要了一壶茶水,小二郁闷了一阵,不过见她一个小姑娘长得漂漂亮亮,清丽脱俗,气质不凡,便猜想或许也是修者,故而才没有驱赶。

    如风也在等,她觉得殷珏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是澜沧城,

    只是不过等了一盏茶都功夫,她就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来。

    不对,她一直跟在殷珏屁股后面而来的,连她都到了澜沧城了,殷珏怎么可能还没到呢?

    是他受伤了所以耽搁了,还是……澜沧城根本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她转身看了看四周酒楼店铺或者街上,不少易了容,却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念头的人,微微思索起来。

    这些人或许都是天心宫其他地方支援而来的,几乎将整个澜沧城都包围了起来。就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而能够快速支援上这边,当是离澜沧城最近的据点,那便是天心宫的总部了。

    若将殷珏比喻侵犯他国的敌军,从第一个城池开始侵略,那么到了澜沧城,便相当于是兵临城下了。

    澜沧城是天心宫的最后一道防线,他们自是要更尽心一些,严防死守的。

    只是,若是那边派了不少人来,想必内部防备当是有许多空子可钻的,若她是殷珏,定会直接放弃澜沧城,改为直接攻击天心宫内部。

    这个想法令她浑身忍不住一哆嗦,匆匆下楼,结了茶钱就走。

    即便天心宫内防卫松懈,但那里仍然是最危险的地方,因为天心宫大半部分的强者,基本都汇聚在那。

    殷珏如今不过才巅峰境,以何与他们一战?

    她知道阿珏不是那么愚蠢之人,可还是忍不住担心。

    她刚跑到外面,还没走几步,忽然便听到一阵尖锐刺耳的铃铛声乍然响起。

    “叮当,叮当——”铃声急促,像是悬挂在谁的腰间,那人正在极速奔跑而传出来的。

    她闻声看去,便见那铃声是从悬挂在半空中,足有一口灶锅一般大小的,纯铜色铃铛身上发出来的声音。

    这种宫铃一般无主,是用来警醒用的。

    她心中一惊,莫非她猜错了?殷珏来了澜沧城不成?

    正在她疑惑之际,街上普通的行人开始骚动慌乱起来,隐藏在其中的天心宫弟子,急忙往城门口冲去。

    如风还站在原地,听到不知何处传来惊慌失措的尖叫之声,“不好了,有,有无数的妖兽潮攻过来了!”

    “天啊,好多妖兽,太可怕了,大家快跑啊!”

    兽潮?

    如风飞到旁边最高的酒楼之上,放目远眺,果见远方尘烟四起,直冲入云,有密密麻麻的黑影,正在往这边极速奔来。

    随着它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四周地面竟微微颤抖起来,如风在楼顶都能感觉到余颤。

    当冲在最前面的第一头妖兽露头,如风微微惊讶,竟然是一头浴体境快冲破巅峰境的妖兽。

    它如带头的将领一般,嘶吼着,带领身后多的看不清数目的妖兽冲锋而来。

    这里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妖兽呢?按理来说,天心宫会在四处都设有驱逐妖兽和邪祟的阵法结界才是啊,不可能会让妖兽接近他们的地盘,更别说像这样让人惊恐的兽潮了。

    忽的,她想到了起先被殷珏灭掉的那几个分庄,说起来那几个分庄的位置,若是细究,正是绕着澜沧城建设的。

    或许他们真正的防御罩便是那五个分庄,可是如今却是都被毁了,阵型打乱,躲在后面的澜沧城便也就展露了出来。

    殷珏是知道了这点,所以才故意先毁了那几处分庄吗?

    可是他是如何驱得动那么多的妖兽的?即便他会兽语,这些妖兽也不可能会任他差遣吧?

    城中一片混乱,人们四散奔逃,天心宫的弟子都不做伪装了,纷纷跳上了城墙,有人指挥他们结阵防御。

    有个弟子惊慌失措的大叫,“不行,我们应付不来的,快去禀报宫主。”(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