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点点头,她自然是看出来这点了的,不然刚刚也不会对楚云俍那般疏离。

    已经五年没与对方有所交际,当初那点交情早已淡如水,如风也没觉得和他有多熟了,为了少些麻烦,能避则避吧。

    她现在不是孜身一人,身边还带着好不容易才寻回来的殷珏,她不想他跟着自己遇到任何的不测。

    说起来,他今日异常的沉默乖巧,一直跟着她都没有说什么话,她低头去看了殷珏一眼,发现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的样子。

    “阿珏,可是饿了?”如风问他。

    殷珏抬起头来,一脸的淡然,想了想,“嗯”了一声。看起来有些疲惫,更像是困了。

    欧阳镜插话道:“去城主府吧,你不是正好有事要与我说吗?我让人备膳。”

    “好。”如风也没有客气,她确实是要跟欧阳镜好好谈谈万程的事。

    不过她担心三师兄的安全,便又将坤吾召出来,让它先去找找三师兄,坤吾还没跑出去几步,就忽的停下来了。

    然后眼睛眯了眯,猛地往人群中一扑,吓得周围人尖声大叫,如风也是心里颤了一下,还以为坤吾发疯了。

    待看到它扑在身下的人是季恒时,松了口气。

    季恒当时正在跟踪人,并没有防备,只觉身后有什么靠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庞然大物按倒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灰。

    还以为是自己被发现捕捉了,转头看到是坤吾,气的不轻,“坤吾,你干嘛!”

    坤吾将之前吃肉骨弄脏了的爪子在他身上擦干净,然后伸了个懒腰,朝主人的方向看了看,用爪子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如风走过来,叫坤吾放开季恒,然后低头看着季恒道:“三师兄,你怎么在这里?”

    季恒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然后回道:“我跟着万程那家伙过来的,谁知道跟到这里,却被坤吾给扑倒了,这下人是跟丢了。”

    如风道:“丢不了。”

    然后与他随意介绍了一下欧阳镜后,便随她去了城主府。

    城主府中,餐桌上,如风一边给殷珏夹菜,一边与欧阳镜道:“不知欧阳小姐与那万程是何关系?”

    还以为她要说的至少是与她之前提到的任务有关的事情,倒是没想到她所说的竟然是关于万程的。

    欧阳镜道:“他与我没什么关系,不过是这长风城城主的心腹罢了,我每次来这里,都是他负责接引的。”

    如风闻言,微微一怔,然后又问道:“那欧阳小姐可了解此人?”

    “不甚了解,他有事都是与我随从交涉,我鲜少会与他打交道。”

    季恒在旁边听着,没插话,与坤吾默默的往嘴里塞大鱼大肉。

    如风闻言,微微沉思。

    欧阳镜见她皱着眉头,便问,“怎么了?你为何会关注那万程?虽然我对他了解不多,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风道:“这万程乃是前澜沧城的城主,这点你应该知道吧?”

    欧阳镜:“嗯,知道,澜沧城破后,他便投靠了长风城城主,你这次接的任务,莫非与他有关?”

    如风便将去除祟时的所见所闻以及看到那金瑶瑞记忆中的事情,皆告与她。

    欧阳镜闻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那万程竟干过这等丧尽天良之事?我立马将他叫来询问清楚。”

    “欧阳小姐稍安勿躁,那万程似乎并非修者,并没有能-力主导这些事情,也没有理由如此做,我怀疑他是受了旁人的指使,如今不好打草惊蛇。我询问你,主要是觉得你与此事定是无关,才会告诉你的,因为我可能需要你帮一个小忙。”

    “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便是。”

    “好,另外,你可知道这长风城的城主是个怎样的人,身后有没有其他势力?

    “这长风城的城主肖拓不过是个普通人,性格懦弱,平时没什么主见,典型的老好人。要说背后的势力,大概只有长兴门吧,因为他五年前便暗中投靠了长兴门,借着茯西钊的势力才将这原本窘迫潦倒的长风城发展成了如今模样。”

    “如此。”如风又与她说了几句,然后与季恒和殷珏便离开了城主府。

    一出去季恒便问道:“如风,你准备如何对付那万程?”

    如风道:“不用我们主动,他们自会找上门来。”

    季恒:“你是说那天那二人?”

    “嗯。”如风点点头,“这几日我总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但却一直没有动作,想必是因为欧阳镜他们的到来,他们不想生事,这才按耐着不动,我刚刚叫欧阳镜想办法将茯素素和楚云俍带离长风城,想必万程身后之人便会有所动作了。”

    第二日,欧阳镜便按照如风说的,果真启程要离开了,也不知她用的什么方法,竟然真的让茯素素和楚云俍也跟着她一并离开了。

    她离开那日,万程照样开道,为她保驾护航,直到把她安然无恙的送出城。

    欧阳镜的轿攆刚出长风城没多久,城中便忽然戒备了起来,城门封闭,不再允人进出。

    彼时,如风他们已经回了客栈,如风见殷珏好像有些困了的模样,便让他躺下睡觉,自己则是守在他的身旁。

    是夜,原本到了华灯初上,街道便会热闹非凡的夜晚,今日却是万籁俱寂,如风闭眼在殷珏旁边打坐调息,如老僧入定一动不动。

    忽然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春雨来,她紧闭的双眸猛地睁开,在没有点油灯的漆黑房间中却是格外的明亮。

    她双手微微一甩,一点火星射出,点燃桌上的油灯。

    “叩叩。”有人敲门的声音响起,随即店小二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姑娘,厨房刚做了些糕点,我给您送了一些过来,你您可要尝尝?”

    “拿进来吧。”如风说了一句,见床上的殷珏微微蹙眉,似是因为被打扰了睡意而有所不满。如风伸手为他揉了揉眉心,然后画了一道安神符贴在他的额头上。

    同一时刻,那“店小二”忽然扔了手里的托盘五指成爪朝她猛地抓来。(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