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他其实早已到了,但却是拿那个大铁壳没有办法,只能在外面徘徊,一边徘徊一边急得头冒汗,却忽然听到一声爆裂之声,随即便看到有一道模糊的人影出现在那铁壳顶上。

    他看不清楚对方是谁,但是直觉对方肯定是如风,便唤了一声,飞过来一看,还果真是如风。

    只是那小子怎么在她怀里?

    他是从客栈里跑出来后也被抓到这里来的吗?

    “三师兄。”如风也唤了他一声,但是却没有看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怀里的人,欣喜的道:“三师兄他真的是阿珏。”

    “哈?”季恒不明所以的支吾道:“我知道了,你不是说过很多次了吗?”

    她依旧在自言自语的道:“不是转世,他就是阿珏本身。”

    虽然她之前也猜测过他或许只是因为什么原因逆生长了而已,并不是转世。但那只不过是她往最好的方向猜测的罢了,但能确定此事,是完全不同的心情。

    “知道了知道了。”季恒只当她是魔怔了,并不与她争辩,她说这是殷珏那就是吧,反正现在也找不到他,无所谓。

    像是知道季恒在想什么一般,如风一脸正经的道:“三师兄,我不是找他心切疯魔了,而是他真的就是殷珏,刚刚是他救了我,我亲眼看到他使用了水灵花术法,还变为了原来的模样。”

    季恒闻言,脸色一变,将信将疑,“他救了你?”而后伸手探了探殷珏的脉搏,根本探不到一点灵气存在,于是又一副你果然疯魔了的模样看着如风。

    如风也伸手探了一下他的灵脉,确实没有灵力,可刚刚确实是他变成了殷珏的模样使用了水系灵根救了她,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但是季恒却怎么也还是不肯信,他就是原本的殷珏。

    他不信,她也没有办法。

    小黑还委屈吧啦的在旁边抽抽搭搭,一副它还能哭出来的模样道:“主人,你刚刚那样做真的太过了,你怎么能那样呢?”

    如风一点也不知错的道:“不是跟你说了我不会有事的吗?”

    一边说,一边伸手从它身上拿过来储物镯戴回去,收起了岁安。

    小黑气呼呼的大吼,声音却是哽咽的,“要不是殷珏,你哪里会真的没事,你又在骗我。”

    如风安抚的道:“好了好了,总归是没事了。”

    小黑见她一点悔过之意都没有,气的不知如何发泄是好,便只好回了她的手臂上,独自生闷气去了。

    季恒琢磨着小黑这话的意思,还真是面前这小鬼救了如风?便忍不住又狐疑了起来。

    就这小胳膊小腿的,如何在那大铁壳子里救的人?

    想不通,也想不明。

    “三师兄,我担心这里可能还有尸人,但是我的灵力已经耗尽,没办法去清理,你能不能在这城主府中再查探查探?”如风忽而转移了话题,对季恒道。

    “好。”季恒一口应下,话落,他便转头就钻进了城主府的里层去查探去了。

    很快便就查探完毕出来了,确实发现了几只尸人,他顺手就解决了,除此外,他还找到了肖拓。

    但那肖拓似乎是中了什么蛊似的,神智不清,如风替他将身上的蛊虫弄出来,放在手心微微端详,竟然是一只很像蝎子的小虫。

    忆起之前在澜沧城中的见到的二人,其中一人脸上似乎就是有蝎子的刺青,也不知万程是从哪里搞到的这种东西。

    大抵是为了不让列如欧阳镜等身份的人在接触肖拓的时候看出来异样,所以才没有将他变成尸人,而是用蛊控制的吧。

    这肖拓原本便是这长风城的城主,不过是三年前才着了那万程的道,变成了任他驱使的工具人罢了。

    如今万程已除,他自是可以重新坐回他的城主之位,再无后顾之忧,毕竟城中若是无城主,很多事没有人处理,还是会出乱子的,

    只是这城主府如今除了他一人外,其他人都因为被变成了尸人,所以被如风他们处理掉了,他还得重整一下。

    之前的客栈也是无需回去了,他们只得暂时在这城主府留夜。

    如风看着床上一直昏迷不醒的殷珏,很是担忧,一补回来点灵力,便都皆数传给了他。

    到了后半夜,殷珏才悠悠转醒,醒来的时候,察觉到似乎有人在抱着自己,身子先是一僵,随即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的身上的气息和温度很熟悉,满身的戒备一瞬间便又收了起来。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见果然是如风师姐,一双清澈的眸子亮了亮,她睡着了,不想吵醒她,便乖巧的缩在她的怀里一动也不动。

    只是疑惑,他们怎么换了个休息的地方,之前不是在客栈里的吗?

    第二日如风醒来,见着怀里的殷珏醒了,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搓了搓眼睛,发现不是错觉,惊喜的道:“阿珏,你醒了?”

    “师姐早。”殷珏直接跟她打了声招呼,表示自己确实醒了,却是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如风又有些担心的问道。

    “唔……”殷珏微微皱了皱小脸,“我胳膊……”

    话未说完,如风猛地翘起来,紧张的问,“胳膊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小殷珏缓缓道:“压麻了。”

    如风:“……”

    在城主府顺便蹭了顿早膳,三人便启程往回云赦宫了。

    他们原本的计划便是来寻殷珏,接的任务不过是顺带的罢了,如今人寻到了,任务也完成了,他们也没必要再留在此处了。

    回去的路上,如风同殷珏道:“师尊看到你回去了,定也会很高兴的。”

    殷珏便问,“师尊?”

    如风一顿,“你不记得师尊了吗?”

    殷珏闻言,面色一变,不由低下了头,他这个动作完全是不知所措一般的举动,表示他根本不知道她所说的师尊到底是谁。

    如风见他这模样,心中微微有些疑惑,莫非殷珏还未恢复记忆吗?还以为他昨夜出现救了自己,是回来了,且也什么都想起来了,至于身体也不过是因为可能还有隐疾。所以还没有恢复过来罢了。

    可如今看来,情况似乎有所不同。(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