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闻言,脸色瞬间骤变,看向那群人,心头一股怒意瞬间迸发。

    她实在是不敢想象,殷珏失踪的这六年,在外被人欺负的模样。

    难怪刚见到他时,他会沦落为乞儿,且当街抢食,想来是一直都过的不太好。

    “呵。”她冷笑一声,看向那群人,“原本你们若是知足,拿着那些银子离开,未来一两年内都能衣食无忧,但你们却太贪心,竟然妄想对他不利,今日便一文钱都别想带走。”

    话落,她抬手,手心向上,刚刚给那些人的银子,瞬间便都回到了她的手中。

    众土匪一惊,特别是刚刚握着银子的三个人,看向空空如也的手心,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

    “修者?她是修者?”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惊愕的说了一句,其他原本已经靠近马车了的人不由都有所顾忌的纷纷往后退。

    修者可不是他们这种寻常百姓惹得起的,他们查看情况的人,见他们乘坐的不过是很普通的马车,还以为是普通人,这才通知他们来的。

    毕竟哪个修者会乘坐普通马车啊,他们都是有灵宠的。

    “修者又怎样?他们不敢拿我们普通百姓如何的,大家不要怕。”那个为首的男子开口,稳定人心。

    这男人名叫高子见,是他们村里唯一有些文化,且胆识很大。

    在他们村里遭了难后,便主动站出来号令大家与他一起谋生计。

    刚开始的时候村里很多男人都不大愿意听他的,但是见那些跟着高子见出去的人回来都能带回来米面粮食,渐渐的大家便都跟着他混了。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并不是直接来干抢人的勾当的,而是去林子比较深的地方打猎为生,但是渐渐的,林中猎物打一只少一只,直到没有猎可打了,他们便准备去城中找些活计,却是没有一个地方愿意收容他们。

    最后他们实在是过不下去了,这才干起了土匪的勾当,但他们只是抢劫财务,并不会伤人性命,最严重的时候也就是将对方打一顿罢了,不会闹得很大。

    这当土匪虽然丢人也不见光得很,但是却比做什么都来钱容易和快。

    高子见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不会让他们劫穷人,也不会劫很富有的,只劫那种看着既不是招惹不起,也不是被劫了就会饿死的人。

    故而他们干了两三年,一直都做的挺顺当的,没有惹到不该惹的人,亦没有短过吃食。就是平日里穿的用的差了一些罢了。

    没想到他们今日竟然会劫到了修者的头上来,早知道刚刚就应该拿了银子就走的,虽然很想打死那个灾星,但他们更想过好日子。

    如今银子被收回,他们又不可能冲过去抢。

    这时候很多人不禁都在心中怨怪起了高子见来,如果他刚刚见好就收,他们今天就赚大发了。

    在绝对的利益以及威胁面前,很多人都会第一时间将所有失利的责任推卸到他人身上。

    如风冷笑,看向高子见,“不敢拿你们怎样?”

    高子见皱眉,似乎是为了安定已经因为害怕修者而动了逃跑之心的好几个人,声音提高了一些道::“哼,你们修者是不能随意欺辱百姓的,你若敢对我们动手,转头昆仑派的仙人知道了,定会惩罚于你们。”

    “哈哈哈哈。”如风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好笑的高声笑了几声,才道:“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高子见她露出这模样,有些捉摸不透她这话里的意思。

    是说误会她会对他们动手还是别的?

    下刻便见她脸色猛地沉下来,皮笑肉不笑的道:“六年前,昆仑派便管不到我头上,如今也没有任何仙门有资格管我,”顿了顿,她口气又变得嘲讽起来,“再说,你以为他们会管你们这些人的死活吗?你们沦落得衣食无着落的时候他们都不曾管过你们的死活,如今你们沦为山寇还想着被庇佑,真是可笑至极。”

    小殷珏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如风,这还是他认识她那么多天以来,第一次见她发怒,明明刚刚都还不曾生气的,是因为他说这些人都对他动过手的原因吗?

    心中忽而一暖,他伸手拉住她的袖子,神情倨傲的瞥头看着那些愚民,有他师姐在,谁都不会再伤到他一分了。

    高子见不说话了,他刚刚那话其实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他可不会真的以为那些道貌岸然的修者会真的为他们主持公道。

    虽然他们整天仁义道德,天下苍生什么的挂在嘴边,可当他们的村子被那些怪物袭击的时候,却并没有看到有任何修者来救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于苦海之中。

    他不说话,他旁边一个男人却谄媚的开口道:“那个,仙,仙子,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并非是想要与您作对,我们只是出于善心罢了。”

    “哦?善心?”如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依旧在冷笑,“那你倒是给我说说,你们是出于何种善心,才想要对我的师弟动手呢?”

    “师,师弟?您是说您身后的那个灾……”触及到如风的目光,他瞬间改口,“孩,孩子?”心中狐疑,那个灾星什么时候,成了她的师弟了?

    “怎么,你有意见?”

    “不,不敢,只是仙子有所不知,那孩子生性残暴,且似是不详之体,他原本是我们村的一个孤寡老汉在山林里捡回来的,但那老汉将他带回家没多久,便忽然发了疯,每日念叨什么神神鬼鬼,最后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一口井里。”

    “那老汉死后没过多久,我们村又接连莫名其妙死了几个人,随后还不知从哪里跑来了很多怪兽,将我们村子全毁了不说,还吃了许多的人。”

    “那些怪兽见谁吃谁,却唯独不伤他,还有人看到,这孩子与那些怪兽说话,我们好心收留了他,他却如此恩将仇报,叫来怪物害我们,此等心思恶毒之人,怎配入得仙门修炼呢?”(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