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 350.她的宝贝得吃好的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每次被他们抓回去,都免不了又被那老头子打一顿,渐渐的他便乖了下来,但只是表面的乖巧,在那老头子放松警惕,让他出去干农活之时,都会悄悄打探一下周围的路,试图找条能逃生的途径。

    但还没能让他找到这条活路,那老头便出了事情。

    那日他不知在哪里喝了酒,然后睡在了一座坟头上,半夜似乎因为憋尿憋的急也没有多管其他,直接一泡尿尿在了人家坟头上。

    第二日回来后便像是中了邪一般疯疯癫癫了起来。

    殷珏看到他身后跟了一只小鬼,却是假装什么都看不见,那小鬼看出来他似乎能看见它,但见他没有多管闲事,便也能相安无事。

    然后没过两天,那老头子便被那小鬼推进井里淹死了。

    小殷珏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是无动于衷,没有告诉任何人。

    原本以为那老头子死了,就没人会在欺负自己了,他应该也自由了,至于那老头子留下的房子,他或许还可以住一段时间。

    谁知那老头子刚死没两日,村里好几个人也都出了事儿,他特地悄悄去看过,那些人身边没有跟着邪物,似乎只是因为沾染了什么有毒的东西之类的,才会变得痴痴傻傻,卧床不起。

    但是村里人看不出来,他们只当那几个人都跟那老头子一样是中了邪,于是后面便演变成了殷珏是那个灾星。

    如风看到这里本是不想再重温他被伤害的画面了的,但还是强迫自己再看看,以免露掉什么。

    可看到他被拖行扔草垛上之时,再也看不下去了,正准备退开,却忽然又被什么拉了回去,看到了一些,本不该看到的画面。

    那根本不是他这六年来,或者说是前世今生该有的记忆,那是个戴着一副狰狞恶鬼面具的男人,他静静的站在忘川河边,低着头不知在看什么。像是他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掉在了里面一般。

    如风见了这画面心底没由来一痛,总觉得这副画面有些眼熟,但还没等她想起来为何觉得熟悉,然后神识就被弹了出来。

    被弹出来了好一会儿她都有些回不过神来,殷珏的记忆中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她明明与那人不曾见过。

    也跟殷珏本身有些不同,应该也不是殷珏吧?

    可又似乎感觉就是他。

    她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小版殷珏,神色几番变化。

    “师姐。”小殷珏见她忽然发起了呆,脸色还有些不好看,便小心翼翼的唤了她一声。

    她是不是看到了他糟糕的样子,惊到了?

    她会怎么看他呢?会嫌弃他,然后不要他了吗?

    不,不能这样对他,是她先认错人的,不能说不要他就不要他了。

    如风回过神来,将那个男人抛在脑后,见他一副都快哭了的模样,心下知他定是又多想了什么,便赶紧道:“阿珏,你受苦了,以后师姐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也不知是不是他哪辈子造了孽,如风觉得殷珏的前世今生都很苦,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了,似乎都在与人争命。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道:“阿珏干脆永远也不要长大好了,就当个孩子吧,等我们回了云赦宫,就一直住在云赦宫,哪里也不去了。”

    虽然不知道他因何故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随着时间递增似乎也没有长大多少,但是她觉得若是他能一直当个孩子也挺好的,这次就换她来保护他吧。

    她愿意代替他承受那些罪,只愿他能安渡此生。

    殷珏没有说话,他并不想一直长不大,若是长不大便只能一直任人欺辱,而无一丝还手之力。

    他深谙这世道的法则,靠别人是靠不住一生一世的,他得靠自己。

    到了夜里,季恒将马车停在了一处宽阔的地方,自己跳到了马车头顶的树上去,留如风和小殷珏二人在马车中休息。

    殷珏是靠在如风腿上睡得,原本他那点身板,如风是觉得没什么重量的,但是睡至半夜,却忽然察觉身上的重量加重了许多。

    她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眼底瞬间一喜,殷珏又变回来了。

    但他自己似乎还没有察觉到,依旧枕在她的腿上睡得很香。

    如风伸手为他将盖住脸的长发轻轻捊了捊,没有打扰他,就那么安静的顺着他的头发,让他睡得更安稳一些。

    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他又变成了孩童模样,如风便猜测他变回去,定是只能维持很短的一段时间,不过这次,大抵是因为没用动用灵力的缘故,他比上次维持的时间长了很多。

    虽说他当个孩子也不错,可是看到他变回原来的模样,如风还是比较高兴的。

    毕竟她与他那些共患难的事情,都是在他少年模样的时候的事,自然比较习惯长大后的他的模样。

    小殷珏一醒来,便发现如风正用灼灼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不明所以的搓了搓眼睛,然后睡眼惺忪的问道:“师姐,怎么了?”

    “没事。”如风说:“你饿不饿?”

    小殷珏其实就是被饿醒的,但嘴上却是道:“还不是很饿。”

    如风闻言,想了想,揭开帘子,见季恒也起了,便问道:“三师兄,最近的镇子离这里还有多远?”

    季恒一边伸懒腰,一边道:“大概还有几里路吧,不过我们不从那镇子里过,直接绕道比较近一些。”

    如风道:“去镇子上吧。”

    季恒:“去镇子上干嘛?”

    “阿珏饿了,我们去吃点东西。”

    “不是有干粮吗?”

    “他还在长身体,吃干粮对他身子不好。”

    季恒:“……”

    行吧,殷珏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心肝宝贝,怎么能委屈他跟他们一样吃那些又粗又硬的干粮呢?

    那肯定是不行的啊。

    季恒驱车,驶马往最近的镇子而去,如风从储物镯里翻出来一块糕点给殷珏,让他先垫垫肚子。

    小殷珏接过糕点,耳尖微红,他刚刚虽然说还不是很饿,但是咕噜咕噜乱叫的肚子却是出卖了他。(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