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这个小厮的死,如巨石一般,将原本就不太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大浪来,这事儿再也瞒不住,就连白府的老爷也都知道了。

    老爷下了严令此事不得外传,且请了许多武艺高强的江湖人士入府中,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

    白家自多年前起,就一直对神神鬼鬼一类的东西比较忌讳,之前夫人请道士来,也都是背着老爷的,如今此事再也兜不住,自是被老爷好生训了一番。

    那些江湖高手入府,此事又平息了十天,但就在前几日,那高手中有一位叫做刘平的人也离奇死亡,据亲眼目睹的另一个人称,他当时就站在刘平旁边,还与他聊着天,那刘平说没就没了,死前没有任何征兆,还是见他忽然不说话了,一推才发现他已经断气了。而他连凶手的影子都不曾看见。

    其他高手见此,纷纷再坐不住了,都不要犒赏了,急匆匆离去。

    又过了一日,府中又死了一个丫鬟,就连他们夫人也忽然疯癫了起来。

    老爷这次不敢再不重视了,觉得可能是那宅子脏了,怕小姐和公子也出事儿,便将他们从京城移至此地修养。

    谁知到了此地不过两日,小姐和公子也是忽然噩病缠身昏迷不醒起来。

    他们家老爷这次是真慌了,趁着他们都还未伤及性命,随后打听到了有处可求修者办事的千祟榜,这才递了请求上去。

    杨铜说至此处,又忍不住道了一句,“大家都说,是那位回来讨债来了。”

    季恒疑惑,“那位是指?”

    “是我们老爷第一位夫人,那位夫人原也是修者,但可惜福运浅薄,过世得早。”说这话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看了如风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心中更放心了几分。

    看来确实只是长得像罢了。

    “不知那位夫人过世距今已有多少时日?”

    “已十八载。”

    季恒闻言,心中略略思衬一下,这人既说或许是那位夫人回来寻仇,搞不好那位原夫人的死因便与如今这位夫人有些关系。

    这种深宅大院里,你死我活的斗争戏码最是常见了。

    不过若那位夫人真要寻仇,早在十八年前刚死那会儿估计就寻仇了,何故要等上十八载?

    不过他也并没有先下定论,世间之事大多有可能,只道:“那些离奇死去的人的尸体可还在?”

    杨铜有些歉意的道:“已经被火化了。”像这种死的诡异的尸身,通常都不会存放或者入土,是直接火化的。

    季恒又道:“那可方便让我们先看看你家主子们的情况?”

    杨铜道:“自然是能的。”

    这三言两语交谈虽浅,他心中却已是信了他们七八分,不说他们身上的气质一看便与旁人不同,就说他们一来便先想着了解情况,而不是像夫人之前请来的神棍一般,一进府什么都没问,就直接说他们府中邪气弥漫,有鬼魂作祟,需得开坛做法。

    然后就见他在那跳的有模有样的一阵儿,啥正事儿没干,便说邪祟已消了,然后拿了钱财,当天就跑路了。

    而这三位,并没有急着随便糊弄一番便想拿钱走人,一看就是专业的。

    杨铜带着他们先去看了夫人的情况。

    还未进得那位夫人院中,远远便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听到有丫鬟惊呼道:“夫人,夫人您要去哪里?”

    而后便见到一个衣衫不整,头发散乱,形若疯癫的女人从里面跑了出来,院门口的粗使婆子等赶紧去抱住她,口中纷纷道:“夫人,您怎么又跑出来了?我们送您回去。”

    那位夫人已是四十出头的年纪,但大抵因为平日里保养得好,皮肤状态很佳就是精神看起来很不好。

    她挣扎着,又抓又打那些仆妇丫鬟,双目圆瞪看着空气中,惊惧的嘴中胡乱言语,“你来啊,你来啊,十八年前我便没怕过你,现在更不怕,你来啊,来啊!”

    忽的,她看到门口走进来的几人,目光一瞬间落在如风身上,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动作瞬间便停了下来,像是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一般,忽然“啊~”的尖叫一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甩开周围的人,自己也跌倒在地上。

    没有了先前的疯狂,转而惧怕的抱着自己的头,胡乱呓语。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我错了,我错了,请你放过我。”

    “求求你放过我,别来找我了,我再也不敢了,是我害了你,是我的错,你都折磨我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接着便是悲惨的哭泣之声。

    杨铜有些歉疚的看向季恒他们,见他们神情依旧正常,并无惊吓或者其他情绪,心中便也跟着稳了几分。

    不愧是修者,就冲这份从容镇定,一看就是高手。

    而后厉声对那几个丫鬟婆子道:“还不快将夫人带回去!”

    那些丫鬟婆子听命,赶紧爬起来将那位夫人扶起来,“夫人咱们回去吧。”

    季恒仔细看过那夫人身上的气息,并无邪祟之气,当不是邪物所致,怕是先前看到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子的吧。

    他转头去看如风,如风可以看他人的记忆,她出手,定是能知道这位夫人变成这模样的原因的。

    可不知为何,如风的神情看着不仅没有一分想要帮忙的意思,还十分的冷漠。

    这简直反常得太不正常了,她不是如此冷漠的人啊。

    而且从进这白府到如今,她还总共就说了两个字。

    季恒看不明白她怎么了,也不再多想,转而问了那杨铜其他的事,“你们夫人这样多久了?”

    “已有五日。”

    “你家公子和小姐,可也是这般症状?”

    “并不是,仙人请随我来,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季恒点点头,看了看如风,用眼神问她:你怎么了?

    如风摇摇头,没有说话。

    季恒便也没有多问她,去看他们公子和小姐的院子路上,问那管家,“可否将那位已故夫人之事,与我们说一下?”(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