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仙门抱紧小师弟大腿 ”查找最新章节!

    如风回到殷珏修息的那个房间,本来以为他已经醒了,结果还在睡。

    不过这样也好,他就不会发现自己又抛下他一个人了。

    如风松了口气,挨着他边上便也息下了,事情办完,这会儿是真的觉得有些累了。

    不过也就休息了一个时辰便起了,因为晚些时候白鸣凤吩咐人来请他们去用晚膳了。

    如风看了看殷珏,竟然还在睡。

    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唤了两声,“阿珏。”

    “阿珏,起来用了晚膳再睡。”

    殷珏却像是听不到她的话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

    是这一路累坏了吗?

    如风想了想,便没叫他,而是随着白府的丫鬟出去后,将饭菜带回房间里来吃。

    殷珏还是没有醒,如风将饭菜放在桌上,然后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正准备再唤他,却发现他的脸烫的厉害。

    如风皱眉,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更是烫手得紧。

    这是染了风寒吗?

    也是自己疏忽了,还当小师弟是从前那个厉害到无所不能的小师弟,全然忘了他如今不过是个普通孩子,身体根本经受不起他们这样不眠不休的奔波。

    她抱起殷珏,跑去找白鸣凤,白鸣凤因为太累没什么胃口,刚吃了几口准备回房休息。

    见到如风去而复返,手里还抱着殷珏,便赶紧站起身迎上去,问道;“如风姑娘,这是怎么了?”

    如风身后有些急切的道:“阿珏得了风寒,身上烧的厉害,你可能帮他找个大夫给看看?”

    白鸣凤闻言,赶紧召来下人,拿出玉牌给他,让他去请黄大夫来。

    那下人接过东西匆匆出去。

    白鸣凤见她脸上的担忧之色甚浓,微微一顿,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她淡漠的脸上,看到这样鲜活的神情,心中便不由有些羡慕起殷珏来。

    白槿原本也该是他的姐姐的,若是没有发生那些事,她这样的担忧神情,大抵会有几分是投在自己身上的吧。

    可惜……

    他掩下眼中的黯淡,张口,安慰她道:“如风姑娘不必着急,府中丫鬟尚知一些浅薄的退烧法子,不若我先唤丫鬟过来给他降降温。”

    如风也只能答应下来,她自激发了自己的灵花后便不曾再生过这些小病了,倒是对这种小病没了什么处理经验,而她虽有炼丹基础,可这地方并没有炼丹炉,她想炼点丹给他吃都是没办法。

    也只能用民间的办法看看了,阿珏如今是凡体,或许有用。

    她给他渡了灵气试过,也没有任何的用,便只能将阿珏给几个丫鬟照顾,而她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即便那位黄大夫半个时辰便赶来了,于她而言也是慢了很多的。

    黄大夫先是伸手试了试殷珏的额头,然后观察了一下他的眼白,才不紧不慢的给他号脉。

    片刻后黄大夫收回了手,什么都没说,可眉头却皱得厉害,随即拿出一套银针,给他身上扎了好几处,银针刚扎下去没几根,正待拿其他的银针时,却见之前扎进去的银针竟然都弹了出来。

    随着银针出来的还有一股股血,黄大夫一愕,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愣了一会儿,才慌忙反应过来要给他止血。

    但他这针都扎不下去,想要阻隔血脉流通也是毫无办法。

    他正想着要不要拿出点止血药试试,如风却已经先他一步移过去,手中灵力凝聚散出,很快就将殷珏身上流血的地方都止住了血。

    黄大夫微微诧异,这姑娘刚刚手掌心流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他也知这世上奇人异事多的是,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今天也不知是不是撞了什么狗屎运,

    奇人和异事,竟然都让他给撞上了。

    这姑娘乃奇人,这孩子的症状乃异事。

    他惭愧的不知该说什是好,这孩子的症状并不是他可以解决的。

    他虽然看出他的症状确实类似风寒,可普通的法子对他却又根本没有用。那便说明此症恐怕并非如此简单,

    白鸣凤也看出来了殷珏的症状黄大夫无能为力,便主动对他拱手,“黄大夫辛苦了。”然后便安排人将他送了回去。

    黄大夫走的时候,不住的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帮到什么忙,惭愧得很。

    如风将殷珏的衣服穿上。

    普通的大夫并不能治他的症状,便说明他的病非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那么简单。

    她得去找修者中擅长医术啊人帮他看看。

    如此想着,她便将殷珏抱了起来,匆匆往外面而去。

    白鸣凤追了两步,即便心中清楚她此举为何,却还是忍不住带着些希冀的问,“如风姑娘你要去哪里?”

    如风回答得干脆,“他的情况很不好,我必须马上带他回去找我师门中的人医治。”

    白鸣凤闻言,心中瞬间冒出难言的感觉来,那是不舍与急切。

    她这一走便再也不会回来了吧?他们或许以后都见不上面了,且长姐还让他无论如何留住她的。

    “你,你这便走了吗?你,你除祟的酬劳尚未给你。”白鸣凤不知该找什么理由留住她,只能蹩脚的拿这个当借口。

    “千祟榜自会来收取你们该付的酬劳,际时他们会将我们该得的部分给我们,我三师兄还在云城,我没时间去告知他,还要劳烦白公子帮忙传达一下我这边的情况,让他先回师门与我们汇合。”

    话落,不再给白鸣凤说话的机会,抱着殷珏飞上坤吾的背,便扬长而去。

    坤吾也知道殷珏的情况不好,跑得十分的卖力。

    毕竟殷珏一直是由它看守的,它竟然疏忽的从未察觉出来他的异样,若是它能早点发现殷珏不对劲,说不定他的情况就不会那么严重了。

    待他们的背影走的看不见了,白鸣凤才收回视线,一转身便看到白景昱站在不远处,也在看着如风他们消失的方向。

    父亲早已先他们一日回了京城来了,只是如风姑娘他们并不知晓。

    白鸣凤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终是没有忍住的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父亲,您为何不认白槿姐姐?”(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