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395章 司冥炎面色震惊:“你这是作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司冥言:“……”

    夜墨寒低头继续的看自己手里的菜单,知晓面前这人不会给什么可靠的意见,他自己又随意的点了几样菜。

    在小二拿着点好的菜单出去时,司冥炎随意的扫了一眼,看见了那菜单上写着糖醋鱼三个字。

    他抿紧薄唇,神情复杂的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隐匿在衣袖间的手不由的捏紧了拳头。

    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夜墨寒轻抬起眼皮子,就见某人还站在那儿,他说:“坐下吧。”

    听了这话,司冥炎不但没坐下,反而长腿一迈的两三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夜墨寒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原本扣住茶杯的手就已经被某人给紧紧的握住了,他抬眸,对上一双泛红的眸子,幽怨十足的盯着他。

    司冥炎红着眸子盯着他,狠狠的咬着牙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现如今他可做不到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在这里跟他心平气和的吃饭。

    夜墨寒脸色平静的看着某人那泛红的眸子,目光下移的落在了他紧扣着他手腕的那只手上。

    这人捏的力气挺大的,他不用看都知晓自己的手腕都被他给捏红了。

    他微抽动了几分,想将手腕抽出来,但奈何这人力气太大,他硬是没能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夜墨寒:“红了。”

    司冥炎低头一看,果真是瞧见这人原本白皙的手腕上被他捏的有些红了,他这才缓缓的收回了手。

    夜墨寒抽回手,揉了一下自己被他捏疼的手腕。

    这时,刚好小二端着菜走了进来,司冥炎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是最后还是作罢了。

    他看了眼面前一脸平静的男人,最终硬是没狠下心的走出这扇门。

    他倒要看看他玩什么花样!

    在菜上齐了之后,小二又拿上来了两壶酒,恭敬道:“两位客官慢用哈~”

    夜墨寒看着那两壶酒,伸手拿起了一壶,给自己酒杯倒满后,正打算给对面那人的酒杯也满上。

    可没想到他刚准备给他倒上,某人就伸手挡住了杯口。

    他抬头望了他一眼,就见他看他的眼神充满了警惕了。

    夜墨寒见他此举微微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低头不由的勾唇笑了笑。

    啧,戒心还真大。

    “放心吧,我酒里没下毒。”

    司冥炎至始至终冷着脸,一板一眼道:“我不喝酒。”

    听言,夜墨寒看了他好一会儿,确定他死活不肯喝过后,他凤眸微闪了一闪,直接将杯中的酒给一饮而尽。

    司冥炎冷眼的看着他,估计是因为他喝的太快,嘴角都沾了些酒,顺着他的下巴滑落至脖颈处……

    望着这番撩人的场景,司冥炎下意识的滚了滚喉结,故意的别看脸不去看他。

    他觉得这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明知道他对他还余情未了,偏偏在面前展露这等风情。

    “你看见焕儿了吗?”

    就在他想着自己要不要立马夺门而出时,对面的男人突然的出了声。

    司冥炎立马冷着脸道:“自然是看……”

    他话还没有说完,抬头撞见对面那人蛊惑人心的眸子时,说话声立马停止了。

    他望着他那有些泛红的眼尾,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倒在两边的酒壶,在他的方才出神间,他居然喝了那么多酒。

    夜墨寒:“他长得像我吗?”

    司冥炎原本见他喝那么多久,心里头突然的升起了几丝的疼惜,但听了他这话过后,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这会儿更加的是如狂风暴雨一般。

    “啪——”的一声,他直接是将他面前的酒杯给硬生生的一掌拍了个粉碎,然后一把揪住了对面那人的衣领,扯到了自己的面前,怒吼道:

    “夜墨寒你这是在跟我炫耀什么?炫耀你背着我娶了妻,还是生了孩子!”

    他看起来是真的怒了,发怒到连同抓着他衣领的指尖都在颤抖。

    他曾奉他为神明,希望他自己那份可怜的爱意能得到哪怕他一丁点的爱,可到后来他的神明弃他如草芥,不闻不问。

    到头来他的一片痴心都是成了一场可怜的笑话。

    “今后你做好你的九王爷,别他娘的招惹老……”子

    司冥炎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他就感觉自己脖子一紧,而后面前的那张脸在眼前放大,唇上一重……

    那一刻,他的眼睛猛地瞪大,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那熟悉的气息在唇间弥漫,还夹杂着淡淡酒的醇香。

    下一秒,他猛地将面前的男人给推开了,面色震惊不已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你这是作甚?!”

    他捂着唇,整个人都难以置信,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被人轻薄过的模样。

    他几乎是用了全力的将他推开,夜墨寒显然是触不及防,被他给推倒在了地上,后腰磕到了桌角的边缘。

    “嘶——”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着那站在一旁一脸震惊的男人。

    司冥炎见他捂着后腰一副吃疼的模样,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使得多大的力气,想抚他起来,却硬是没能伸出手。

    夜墨寒看他这如同一副木头的样子,加上后腰的疼痛,心头里莫名的冒了火。

    他扶着额头,冷声道:“你走吧,我不留你。”

    说着,他起身从地上起来。

    司冥炎被他方才那副举动搞的现如今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就走。

    “你方才……是什么意思?”

    他伸手挡住了他,此刻他的心跳都控制不住的加快,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似的。

    夜墨寒捂着被撞疼的后腰,闹起了脾气,甩开他的手:“没什么意思。”

    他对他还能有什么意思!

    听了他这话,司冥炎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了,他没说话,反而三两步的将他堵在了角落里,这会儿它终于是明白方才他问他焕儿长得像不像是什么意思了。

    “焕儿不是你的亲儿子对不对?”

    夜墨寒没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仿佛已经是说明了一切。

    下一秒,司冥炎松开了手,三两步的走到了桌子前,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夜墨寒瞧着他此举皱眉,“你干嘛?”

    司冥炎放下杯子朝着他走来,“想试一下酒后乱x。”(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