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410章 缘由(三千字)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倒是六哥哥你,都已经老大不小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娶阿珠呀?可不能让阿珠等太久。”

    听了小姑娘这话,燕铖控制不住的轻咳了一声。

    他下意识的伸手捂着唇,掩饰自己脸上那出现的一闪而逝的尴尬。

    过了一会儿,他这才抬头注视着小姑娘的脸蛋,说了句:“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叶七七:“……”

    哼,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就比我大六岁而已。”

    小姑娘赌气似的咬了一口自己手里头的鸡腿。

    燕铖:“……”

    他抿着唇无言。

    是她的六哥哥比她大六岁而已。

    燕铖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他一回头,就见不远处的小姑娘还站在那儿,见他转过头,又伸出手对他招了招手。

    他抿着唇,转身向门口走去,最终消失在那夜色之中。

    燕铖刚回到重华宫,侍从便神色匆匆的递了一封信给他。

    “殿下,您的信。”

    他伸手接过,当他看到信上的内容时,眼眸不由的闪过了一道幽光。

    随后,猛的将信在手中收紧,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冷笑。

    *

    为了月底的考试能达到甲等级从而能和小伙伴愉快的去春游,这半个月来小姑娘可所谓是用心极了的学习,终于在考试中拿到了甲等级。

    这一日阳光明媚,天气极好。

    国子监上下共五十名学子皆是收拾行囊去往临安的一处山庄春游七日。

    知晓七公主要离开七日,一大早阿婉在给小姑娘收拾行囊时都是万分不舍。

    马车都是由国子监同意安排,具体安全事务交由九王爷夜墨寒全权负责。

    叶七七派人将行李安置之后,大老远的就看见了九皇叔。

    “九……”

    她正准备走过去时,就见九皇叔身旁突然的多了另一个身影。

    夜墨寒看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语气稍微有些震惊:“你怎么来了?”

    司冥炎拿过他手里的缰绳,语气清冷道:“陛下让我前来一同跟随。”

    听了他这话,他显然不太相信是陛下让他来的,估计是这人自己求的陛下。

    夜墨寒没说什么,刚准备上马,某人便突然的扣住了他的手腕。

    他:“嗯?”

    司冥炎看了一旁的马车,对他说:“坐马车。”

    他本以为这人不会轻易的答应,可没想到他看了看一旁的马车,又看看的面前的俊马,最终走向了马车。

    司冥炎抿了一下唇,跟在他的身后也上了马车。

    不远处的叶七七一副自己吃到瓜的神情,很是识相的没有去打扰他们。

    她就知道九皇叔和那个大宦官一定会勾搭到一起的,虽然这也是她期望的,但是九皇婶怎么办?

    唔,大人的世界真难懂。

    夜墨寒刚一上马车,看着马车内那奢华的装潢,尤其是座椅都垫上了软垫,他面色微微闪过了几丝的狐疑。

    这家伙什么时候品味变的那么好了?

    “喝茶吗?”

    司冥炎问。

    夜墨寒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听言,司冥炎准备倒茶的动作一顿,他目光移到对面那人的脸上,又落在马车内的装潢上。

    这马车内部都是按照他的喜好布置,他想问他喜不喜欢,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距离他们两人上一次见面已经隔了半月之久,他以为在客栈的那一晚过后他们两人的关系会有所近,但是现实确实什么都没有变化。

    那天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他心里的许多疑问都来不及问出口。

    想让自己冷静些日子再来找他,可没想到只要他不主动找他,他的王爷当真就是从来不会来找他,但倘若他的王爷当真是不曾对他有过爱意,那那晚为何要主动?

    司冥炎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捏着拳头问道:“那晚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

    夜墨寒看向他。

    只见面前的男人蹙着眉,脸上一副“你明明是个有妇之夫,干嘛还要勾引我”的表情。

    “你说……那个孩子不是你的。”

    夜墨寒:“嗯,不是我的。”

    虽然早已经知晓了答案,但是先如今听了他这番话,司冥炎心中还是止不住的激动。

    他故作镇定的捏紧拳头,好一会儿才组织好语言,声音透着几丝的暗哑,“那……”

    他刚想问他事情的缘由,就听见夜墨寒又道:“我和她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并没有夫妻之实,年少时她待我有恩,三年前她有事相求,我便帮她了。

    至于那个孩子,是她和她挚爱的情郎所生,那男人是个书生,家境贫寒,蔺府瞧不上他,于是乎便棒打鸳鸯,想让她嫁给宋府的二公子宋植,那宋植向来口碑不甚,乃是京城的纨绔子弟,她自是不愿。”

    听着他这番话,司冥炎多多少少也是明白了这其中缘由。

    不过他着实是不太相信,他的王爷竟然会大度到给别人养儿子。

    司冥炎那黝黑的眸子盯着他,“王爷可真是大度,竟甘愿替别人养儿子。”

    这语气入耳,竟带着浓浓的酸味。

    夜墨寒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自然是没有大度到要替别人养儿子的地步。

    当初蔺心仪找到他时,他本不想答应的。

    【墨寒,之前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不想嫁给那个纨绔,你娶我好不好?我一定会做个好妻子的。】

    他年少时确实是喜欢过蔺心怡,不过那时是不过是单纯的欣赏,还没有到爱的地步。

    他本不想答应,毕竟此事太过于荒唐,但当时陛下又催婚催婚的紧,再加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司冥炎存在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他骨子里觉得自己还是喜欢女人的,不知是对自己不明感情的赌气还是那一时的心软,他便答应了下来。

    可没想到成亲当日,她便查出了身孕。

    那日知情内幕的人皆是惋惜他做了个冤大头,而不知内幕的人皆是恭喜他要做爹爹了。

    那一刻他竟然一点都没有因为她故意隐瞒她怀有生育,而是突然的松了一口。

    他庆幸她怀了那个书生的孩子,不然他当真是不知该如何以她丈夫的身份面对她。

    说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在她知晓自己怀孕之后,曾派人找过那书生,可万万没想到那书生回乡后,竟然转眼就另娶妻。

    她自是悲痛欲绝,三番两次想要打断肚子里的孩子,但最终还是舍不得。

    生下孩子后,她不止一次的表示想要以后跟他好好过日子,做一个贤惠的九王妃。

    那日她故意的让侍女在菜里下了药,想要同他圆房。

    他无动于衷的让她穿好衣服。

    【你是不是嫌弃我,嫌弃我不是干净的身子还生了别人的孩子。】

    【不是,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他……是个男人。】

    听了他这一席话,她当场目瞪口呆,死活都不信。

    但直到有一天,她亲眼的见到了他口中说他喜欢的男人,司冥炎。

    *

    夜墨寒瞧这对面男人那一脸醋意的表情,想了想这事还是别跟他说了,毕竟他知晓这人听了铁定会胡思乱想。

    以前不管怎么样,至少因为先前的种种让他彻底的认清了,他是喜欢面前的这人的。

    夜墨寒:“我这个月底就会和她和离。”

    司冥炎喝茶的动作一顿,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声音清冷道:“这是王爷的家事,不必同我细说。”

    “是吗?”

    夜墨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我以为你听了会高兴的?”

    “呵,王爷您这话说的,难不成王爷同王妃和离,难不成还要在乎我的感受不成?”

    那语气酸的仿佛是喝了一斤醋。

    夜墨寒无言,就这般静静的看着他。

    他突然的回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一年,他15岁,这人才10岁。

    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当时被人贩子绑在商铺前乞讨,浑身脏兮兮的,那时正直寒冬,他浑身上下就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裳,跪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他路过时,无意间对上了那一双顽强的双眼,一时动容,便买下了他去到府上做杂役。

    他在后院做杂役做了整整一年多,还是一次无意间得知他在做杂役期间,一直被后院的那些人欺负,身上遍体鳞伤,但他从来不曾抱怨一句。

    然后,他亲自下令收拾了那几个欺负他的下人,并且让他从今往后做他的贴身侍卫。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年幼的少年跪在地上,喊了他一声:“九皇子。”

    那满是伤痕的脸上扯出来灿烂的笑意。

    再后来又过了几年,他也从九皇子变成了九王爷,曾经那个跟在他身后喊他九皇子的孩子也长成了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倘若这人没有在他生辰之际,趁着他熟睡之际偷亲了他一下,他永远都发现不了他深埋在心底的狼子野心。

    被一个男子偷亲这是何等的令人作恶,他怎么可能容忍的了。

    下令派人将他赶出府,那时他还一年的茫然的问他他究竟做错了什么。

    直到他说了真相,少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羞红,然后就是惊慌。

    人是赶出了府,可不曾想五年后,这人居然会以东厂督主的身份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