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518章 一根断竹(1)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真可爱。”

    听了男人突如其来的这话,小姑娘下意识的抬起头。

    岂料,她一抬头,就对上了男人那盯着她的近乎于赤裸的目光。

    那目光太过于露骨,就像是下一秒要将她给吞入腹中一样,很显然,小姑娘被他那眼神给吓了一大跳。

    燕铖察觉到小姑娘那有些微惊的视线,似乎是知晓自己的神情太过于放肆,立马收敛自己脸上放肆的神情。

    叶七七盯着男人那收回的手,回想起男人方才的举动,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深了,心中那股莫名的情感又从心底缓缓的升腾而后向身体的各处蔓延。

    她微微后退了几步,将目光落在男人放在一旁的画卷上,声音有些软弱道:“七七该回去了。”

    “我送你。”

    叶七七正要拒绝,就见天空缓缓的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她说。

    看着那漫天飘雪的雪花,小姑娘忍不住的伸出手,看着雪花缓缓的飘落到她的手心,然后一点点的被她肌肤上的热气融化成水。

    “殿下,殿下……”

    不远处处传来一道声音,

    小太监怀着抱着油纸伞,一路小跑的跑到男人的跟前。

    原本他瞧着殿下迟迟都不未来,又见突然的下起了雪,这才急急忙忙的抱着伞来寻殿下的身影。

    小太监大老远的便瞧见了男人的身影,可直到走到男人面前才发现男人面前还站着一个小姑娘。

    小太监:“殿……殿下,伞。”

    燕铖接过小太监递过来的伞,撑开后就举在了小姑娘的面前,“走,哥哥送你回去。”

    见男人说了两次要送她回去,叶七七自然是不好在拒绝。

    正要走时,注意到方才男人为了给她系香囊而放在一旁的画卷,提醒道:“你的画卷。”

    燕铖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对着一旁的小太监开口道:“拿着。”

    小太监听言,点了点头,急忙的将一旁放在地上的画卷拿起来抱在怀里。

    雪倒是越下越大,直到走到了月静宫门口,叶七七才发现男人将伞都往她这边倾斜,导致他的右肩膀落了不少的雪。

    看着一旁将衣服上的积雪给拍掉的男人,小姑娘思考了许久,终于是鼓起勇气道:

    “六哥哥,太冷了,喝一杯热茶在走吧。”

    燕铖拍衣服的动作一顿,随后将伞递给一旁的宫女,对着小姑娘轻点了点头,“好。”

    就算小姑娘不说,他也不会只将她送到门口就走的。

    月静宫内

    因为小姑娘格外的怕冷,所以宫女们便放了三个暖炉在殿内,导致整个殿都是暖烘烘的,跟外头的刺骨的温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姑娘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杯热茶,杯口靠近嘴边,轻轻地吹了几口,抬起眼眸便下意识的看向一旁正在脱披风的男人身上。

    她只是无意间扫了一眼,突然的看见了一件熟悉的东西,使得她喝水的动作一顿。

    “七七是有什么话要对哥哥说吗?”

    燕铖察觉到小姑娘偷偷的看了他好几次,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小姑娘心中一惊,立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低下自己的小脑袋,语气有些心虚道:“没……没有。”

    燕铖听言,不由的笑了声,随后将脱下的披风递给了一旁的宫女。

    在他坐下来之际,小姑娘抬起头,一眼便看见了他腰间的那个黑色的荷包。

    只是一眼,小姑娘便很快的就移开了视线,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面前的水。

    会是巧合吗?

    这个黑色的荷包为何她看着会如此的熟悉?

    一个月前,那个姓燕的男人,他身上就有一个跟六哥哥一摸一样的荷包。

    手腕的红痣,身高甚至于身上的香味一样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连随身携带在身上的荷包都一摸一样?

    叶七七微咬了一下唇,她越想越发的觉得那个荒唐的真相似乎是真的了。

    她抬眸,目光紧盯着男人的脸。

    燕铖手里握着茶杯轻喝了一口,刚喝了一半,就见小姑娘突然的手里提着茶壶走到了他的跟前。

    “六哥哥,七七给你倒水。”

    “嗯?”

    看着突然的给自己献殷勤的小姑娘,燕铖眼中闪着困惑,但是也没有多想,还是顺着小姑娘的意将茶杯放了下来。

    叶七七手里拿着茶壶给男人倒茶,毕竟这算是她第一次干坏事,难免的有些心虚,拿着茶壶的小手微抖了抖。

    燕铖瞧着小姑娘的那有些微抖的手,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见小姑娘手一抖,打翻了他面前的茶杯,他腰间和大腿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

    两人同时抬头,相互对视了一眼,小姑娘眼中闪过一丝惊慌,慌忙的将茶壶放到了一旁,“对……对不起。”

    说着,她正要拿起小手帕给男人擦干,燕铖及时的伸手阻止了她。

    “没事。”他将小姑娘手里的手帕拿了过来,“哥哥自己来。”

    小姑娘站在一旁,看着他将腰带解开,将自己的荷包和腰带放在了桌子上。

    在这个寒冷的天气,衣服不小心弄湿,却是是件麻烦事。

    “七七去叫人给哥哥你拿衣服。”

    “不用了。”

    他的话刚说完,就听见小姑娘对着外头的宫女开口道:“玉儿,快去制衣坊给六哥哥拿一件衣服过来。”

    宫女见男人的衣服湿了一大片,急忙的小跑了出去。

    制衣坊离月静宫很近,所以没一会儿,宫女玉儿便拿了一件衣袍回来了。

    叶七七看着男人拿着衣服走到了内室的屏风后面,随后目光便落在男人放在桌子上的黑色荷包上。

    她伸手便将男人的荷包给拿了起来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番,甚至于连荷包上的绣着的暗纹都没有放过。

    她记得那个男人的荷包上绣着的是竹子,而且其中有一根还有一个断竹。

    六哥哥这个……

    叶七七将荷包翻到了反面,结果就见上面绣着的也是几根竹子,同时中间有一根断竹。

    “啪——”

    荷包从小姑娘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时发出了一阵清澈的声响。

    “七七。”

    ……(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