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暴君闺女五岁半 > 第520章 一根断竹(3)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暴君闺女五岁半 ”查找最新章节!

    京城某一家酒楼。

    屋外大雪纷飞,一片银妆素裹。

    宋澜站在走廊处,来回走了好几趟,面色有些着急。

    原本紧闭的大门从屋内打开,宋澜见小厮出来,正要开口询问,目光落在小厮手里端着的午膳。

    只见小厮颇有几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宋澜盯着小厮手上纹风未动的午膳,无奈的扶额摇了摇头,然后对着小厮摆了摆手,“算了,你下先去吧。”

    小厮:“是。”

    小厮走后,宋澜望着那紧闭的门,思索了片刻,最终是决定推门而入。

    “嘎吱——”

    推开门铺天盖地的浓重酒气扑面而来,宋澜急忙的伸手遮掩了一下鼻子。

    好重的酒味,这是喝了多少?

    如今乃是午时,按理说屋里不应该是如此的昏暗,宋澜一边捂着鼻子,一边眯着眼睛的环顾四周,见四周的窗帘都拉上的严严实实的,他这才明白这屋内为何会如此的昏暗。

    还没走几步,脚下忽然的踩到了什么东西,让他一个踉跄,差点儿要摔倒在地。

    待他稳住身型低头一看,见地上有好些已经空了的酒壶。

    “殿……”

    他刚喊出声,一个转身便看见了此刻坐在角落里一身黑衣的男人,险些将他吓了一大跳。

    男人坐在地上,因为光线昏暗,宋澜也不知道他此刻到底是睡着还是醒着。

    “殿下。”

    宋澜朝着男人喊了一声,坐在角落里的男人无动于衷。

    看样子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想着,宋澜松了一口气,刚蹲下身准备将地上的酒壶给捡起来时,只见一旁的男人突然开口道:“宋澜。”

    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宋澜一惊。

    燕铖:“给我。”

    宋澜一脸的惊魂未定朝着他的方向看去,“啊?”

    “酒。”男人清冷的吐出了一个字。

    宋澜不解的愣了愣,直到晃晃了手里的酒壶,才明白男人的意思是要他将他手中的酒壶给他。

    听着他的声音如此的清明,不像是醉鬼的语气,宋澜便将手中的酒壶递给了男人。

    直到走到男人的面前,宋澜终于是闻到了男人身上的浓烈的酒气。

    这是喝了多少?

    而且为什么他好像一点儿都没有醉?

    在宋澜发愣的空隙,他手中的酒便被男人给一把夺了去。

    “殿下,我给你开个窗吧。”

    这一屋子的酒味却是是让人闻着有些脑袋发晕。

    回答他的是男人酒入咽喉的吞咽声。

    宋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站起声,将窗帘拉开,窗户打开。

    那突然刺眼的光线让坐在那人的燕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直到光线透了进来,宋澜望着那一地的酒壶,向来从容的脸色也不由的变了变。

    “我的天,你这是喝了多少?”

    不看不知道,一看简直就是让他吓了一大跳。

    听着一旁宋澜的惊呼声,燕铖眼神平静的看了他一眼,薄唇轻吐出一个字:“吵。”

    宋澜:“……”

    他不用深想都知道男人口中的那个吵字说的是他。

    宋澜:“殿下,这地上凉,还是快点起来吧。”

    燕铖:“她知道了。”

    “???”宋澜:“什么?”

    “呵。”燕铖冷笑了声,将已经喝完的酒壶给放到了一旁,随后缓缓的站起了身。

    见男人站起身,宋澜下意识的打算伸手扶着他。

    可他的手刚伸过去,便被某男给无情的拍掉了。

    宋澜看着男人站起身后便往不远处的椅子走去,按理来说喝了如此的多的酒,走路应该是走不稳,可某男走路却与常人无异。

    宋澜又不解了,这到底是醉还是没醉?

    燕铖做到椅子上过后便打算给自己倒一杯水,可拿起水壶,却发现里头一滴水都没有。

    见男人顺势的要将水壶扔在地上,宋澜急忙的伸手阻止道:“殿下冷静,我这就让人拿水来。”

    说完,宋澜夺回男人手中的水壶,急忙的走到门口让小厮拿壶水来。

    没一会儿,小厮便将水拿了上来。

    “水来了,水来了。”

    宋澜给男人倒了一杯水,连忙的推到了他的面前。

    “殿下,请用。”

    男人拿起水杯,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

    在男人喝完,宋澜正准备再给他倒上一杯时,男人挥手拒绝。

    “好,那属下便放着了,如果殿下渴了,就跟属下说。”

    宋澜那宛如哄孩子的语气让男人不由的皱了皱眉。

    燕铖冷着脸的盯着他,脸上的神情颇有几分的不悦:“给本王好好说话。”

    宋澜不敢再造次,立马闭紧了嘴巴。

    “你可以滚了。”

    一旁的男人冷冷的说出了这话。

    “属下滚是自然可以的,但是望殿下一切身体为重,凡是好商量,等下属下让人再送一份午膳来。”

    “滚。”

    “好咧。”

    宋澜听了男人的话麻溜的滚了,临走之时还不忘将地上两壶还没有开封的酒给拿走了。

    “拿下去吧,要是他再要酒,无论如何都不要给他。”

    宋澜走到门口,将从里头拿出来的酒递给了一旁的小厮,“另外,再让厨房煮碗粥和醒酒汤送过来。”

    “好的宋大人,小的这就去办。”

    宋澜对着小厮点了点,走到楼梯口时,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寻常,他不动声色的往窗外看了一眼,待看到几乎要和枝头融为一体的人后,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是方家士,方家士怎么在这?

    想着,宋澜下意识的看向楼下某男所在的房间,深邃的眸子滑过一丝的晦涩。

    宋澜刚走下楼,就注意到了站在楼下的小姑娘。

    他眼睛微亮了亮,“小七七?”

    站在那儿的小姑娘听见身后似乎是有人喊她,下意识的转身。

    宋澜看着小姑娘,不由的勾唇一小,“好久不见呀,公主殿下。”

    “啊?”

    望着眼前男人那有些眼熟的脸,一时之间叶七七忘记眼前这人是谁了。

    宋澜瞧着小姑娘那有些愣住的表情,看出来她似乎是早已经将他忘记了。

    “我是宋澜,书坊老板,先前给送给公主殿下《春色撩人》的书呢。”

    春色撩人?

    听到着,叶七七这才想起来他是谁。(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