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病娇相公他又吃醋了 > 第382章 头颅割下来送给东宫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病娇相公他又吃醋了 ”查找最新章节!

    “嚷嚷什么,一大早的,大惊小怪的。”沈清羽皱着眉说道。

    小太监进来,跪倒在地,身子哆嗦道:“南安王府送了一件礼物给殿下和太子妃。”

    “礼物?”慕之渊和沈清羽对视一眼。

    “什么礼物?”慕之渊问道。

    “来人,端上来。”小太监朝门口挥了挥手。

    门口的人同样也哆哆嗦嗦的,双手捧着一个黑檀木的盒子,一脸惊恐的走进来。

    “启禀殿下和太子妃,这就此物。”小太监双手将东西呈上去。

    太子慕之渊起身走过去,说道:“这都是什么东西啊?”

    慕之渊要打开那黑色的盒子,小太监双腿在发软,他提醒道:“殿下盒子里,在流血,奴才们也不敢擅自打开,看样子是个不祥之物,您要小心。”

    “流血?”沈清羽听言,也起身上前。

    慕之渊抬手将木盒打开。

    木盒打开的刹那,所有人都惊讶了。

    这盒子里流血的东西,不是别的什么,正是昨夜沈清羽派出去刺杀慕怀姜和沈莞宁人的脑袋。

    这鲜血淋漓的头颅被人用长刀齐齐割断,面部狰狞,就连眼睛都好像还没闭上。

    沈清羽看过这脑袋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次南安王府送来的是两具受了酷刑的尸体,而今又是一颗头。

    上一次的尸体沈清羽便做了好久的噩梦。

    她的身子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太子妃,您没事吧。”一旁的小宫女扶主她。

    “失败了……”沈清羽喃喃道,“又失败了。”

    慕之渊的脸色也是极差。

    既然南安王府能准确无误的将那颗头颅送到东宫来,那就说明他们已经知道是东宫派出去的杀手。

    按照慕怀姜那样睚眦必报的性子,一定会找他们复仇的。

    慕之渊抬手挥了挥道:“真是晦气,怎么什么东西都敢拿到本宫面前,你们都不检查的吗?”

    两个小太监哆哆嗦嗦的。

    其中一个将那黑色的木头盖子盖上。

    “拿出去,处理了,别让本宫再看到这东西!”慕之渊命令道。

    两个小太监俯身应道。

    彼时,慕怀姜和沈莞宁已经回到了南安王府。

    雪珠和红莲见到这两人,是又喜又怕。

    “两位主子,你们怎么受了这样重的伤?”雪珠问道。

    “去叫太医来,然后叫人去城郊的密林里把阿山他们找回来。”慕怀姜吩咐道。

    雪珠俯身应下。

    红莲前去宫中,去请吴太医。

    益弘济正好也在太医院,他瞧见是沈莞宁身边的红莲。

    等红莲和吴太医出了太医院。

    益弘济追了上去。

    “红莲。”

    红莲站住,转过身:“益公子。”

    “菀……咳咳。”益弘济瞧见一旁还站着吴太医,便忙改了口,“南安王妃怎么了?怎么来请太医了。”

    红莲道:“王爷和王妃昨日受到埋伏,一夜未归,而今回来了,身上满是伤痕,故而来请太医瞧瞧。”

    “原来是这样啊。”

    沈莞宁受伤了!

    益弘济问道:“伤的严重吗,需要我去瞧瞧吗?”

    红莲看一眼吴太医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她已经请了吴太医了,吴太医是常年给南安王府看病的人,若是此刻换了益弘济怕是不好。

    皇上的病已经从吴太医手中交给益弘济,现在王府的再叫益弘济去,不知身为太医院院使的吴太医会作何感想。

    “不用了,多谢益公子的好意,皇上那边还需要您照顾呢,这边还是让吴太医去吧。”红莲婉拒道。

    益弘济也不好再坚持,他抱歉的冲吴太医笑了笑道:“我与南安王妃他们是朋友,关心则乱,并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吴太医还是您去吧。”

    吴太医道:“你年轻有为,医术又高超,我这把椅子,迟早是要交到你手里的,王爷那边事小,我能应付过来,重要的是皇上这边,你要好好照看皇上,等皇上的病好了,少不了你的功劳。”

    益弘济点头应是。

    话虽然是如此,吴太医也没有因为益弘济所说的话而生气。

    但益弘济还是放心不下沈莞宁。

    ……

    南安王府。

    吴太医到了之后,原本是先要给南安王处理身上的刀伤和箭伤,还有毒。

    这个是最棘手的。

    但慕怀姜坚持道:“先给王妃看看腿伤,和身上的伤,本王不要紧。”

    沈莞宁道:“不行,王爷的伤比较重要,我的不着急。”

    “吴太医,听本王的,先给王妃看。”慕怀姜坚持道。

    沈莞宁道:“吴太医先给王爷看。”

    红莲:“……”

    早知道方才就让益弘济也来了。

    这俩人真是……

    两人争来争去,一把年纪的吴太医加在中间有些为难。

    “好了好了,按照臣的看法,王爷身上的伤势比较危险,臣先给王爷看,给王爷看的同时,让药童给王妃先处理身上的伤痕,这样两人就能同时医治,两位看,这样如何?”吴太医问道。

    不等慕怀姜开口说话,沈莞宁道:“极好,就按照这个办法来吧。”

    沈莞宁身上其实除了脚伤,严重点,需要正骨,和修养,其他的伤口处理一下就好了。

    最为棘手的是慕怀姜身上的伤势。

    慕怀姜胸口的那把刀子扎的太深,需要好好清理,且慕怀姜身上的箭伤太多,还都是有毒的,这个需要仔细的清理。

    药童将沈莞宁身上的伤口都处理好了之后,慕怀姜身上的箭伤余毒还未清理完毕。

    沈莞宁便先沐浴更衣。

    她的腿脚不便,红莲和雪珠小心翼翼的服侍着沈莞宁。

    就在此时,阿山带领搜救的人也赶了回来。

    他走进水淼阁,看到吴太医正在给慕怀姜处理伤口,阿山跪地抱拳道:“是属下没有护好王爷和王妃,还请王爷责罚。”

    “行了起来吧。”慕怀姜说道,“本王吩咐你一件事,去办妥了,可以将功抵过。”

    “还请王爷吩咐。”阿山垂眸道。

    “去将密林中,敌人的头颅割下来,作为中秋贺礼,送给东宫。”慕怀姜一字一顿,缓慢而冰凉道。

    吴太医听到了,就当做没听到。

    阿山明白此次王爷的愤怒,他俯身应了一声:“是。”(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