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古代言情 > 喜遇良辰 > 第191章 说不如做
    宋羡始终看着谢良辰,望着她因为他的这番话,眼睛中闪过一丝迟疑,心中一阵慌跳,这就是他现在在她心中的位置了。

    至少能让她心烦意乱地迟疑片刻。

    他摩挲着面前的白瓷茶盏,茶盏里的水还是温的,暖着他的手,又因为他指腹逗留的时间太久,蕴出了火热,将他灼得滚烫。

    等待了许久,宋羡心中欢喜的能开出一朵花来,他也听到谢良辰的回话:“那就谢谢大爷了。”

    她没有拒绝。

    宋羡嘴角忍不住上扬露出一抹笑意,更多的欢喜则留在心中,让他擅自心中喟叹,做了这么多努力,在她心里,他总算还有些分量。

    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看似平静,茶盏中的水却一直微微起着波澜。

    放下茶盏,宋羡道:“狗子提及了属地还有不少广阳王的旧部,一直暗中蛰伏想要为广阳王报仇,那位张渭河将军如今六十有余。”

    宋羡说着向外看了看,这扇门没打开之前,常安也不会擅自靠近,所以他能放心地提及前世。

    宋羡道:“前世我拿回属地的时候,张将军已经亡故了,属地内乱死了不少人,战乱加上饥荒,整个代州几乎没有人了,我接手之后,不得不从北方各州迁户过去。”

    前世宋羡是趁着属地内乱动手收复,大兵打仗之人,心中总有轻重缓急,自己麾下的将士性命为重,那些前朝余孽治下的百姓虽然可怜,但宋羡不会为了他们去冒险。

    更何况那时候的宋羡心肠并不柔软,为达目的自然会有死伤,他并不放在眼里,现在却不同了。

    她知道她在意,而他也因为她不得不去正视那些性命。

    谢良辰想不起宋羡收复西北是什么时候,但她大致知晓,北方平定之后,宋羡一直在西北戍边。

    宋羡道:“我早就想要拿回广阳王属地,在西北也安插了一些人手,这次至少能赶在属地内乱之前弄清楚那边的情形。”

    又要查问她父母的下落,又要让人去西北,宋羡还要防着横海节度使和宋启正。谢良辰道:“大爷的人手不够用了吧?”

    宋羡微微一笑,平日里冷峻的神情化开,如同吹过一阵春风:“是不够用,镇州这边我会撤走些亲信。有曲承美坐镇,我也能安心。”

    谢良辰刚要点头,宋羡接着道:“你若是能体谅,就多帮帮忙,镇州的春耕我就交给你了。”

    谢良辰道:“大爷放心,周围适合种药材的山地,定然不会空闲,我与几个村子……”

    宋羡觉得自己可能被程彦昭影响至深,愈发没有脸皮了,明知道谢大小姐心无旁骛只是与他说春耕之事,可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一直盯着她瞧,耳边是她那悦耳的声音,但说话的内容他却半点没听进去。

    等到谢良辰停下来。

    宋羡才回过神:“好,都照你说的去做。”

    谢良辰微微有些惊讶,却没有表露出来,宋羡这话算是问非所答了吧?她明明是在问,朝廷有没有试种的种子?

    宋羡却回答:都照你说的做。

    他是没有听到她在说些什么吗?那他在做什么?神游太虚?

    谢良辰想到这里,隐约有所察觉,周围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局促,她想要重说一遍,念头刚刚闪过就又放弃了。

    春耕并不着急,先平了眼前的时疫再说,何况现在她的精神也有些倦怠,太多思量挤在脑海中,来不及去理清楚。

    谢良辰起身向宋羡告辞:“我先回去了。”

    宋羡将谢良辰送到门口,眼看着她提着灯越走越远,他很想快步走过去挡在她面前,与她再多说几句话。

    刚刚的气氛的确很不错,可如果他开口说想要求娶她,她会怎么样?

    她才将身世的秘密告诉他,他这样作为是不是以此为要挟,逼迫她应允?或者以重生为借口,强行将她捆绑在身边?

    她捋清这些就要花费许多精神,岂能再分出心神好好思量这些?

    更何况他要的不是一纸婚书,也不是勉强的逢迎,要的是她真正的欢喜。

    尤其察觉到她对他的情绪波动之后,他更为相信,他们之间并非隔着无法逾越的天堑,总有一天那阻隔会消融。

    与其空口说那些,不如做些什么真正的分担她的忧愁。

    谢良辰回到官药局,梳洗之后躺在炕上。

    闭上眼睛,她脑海中一片纷杂,今天知晓的还是太多了,前世今生种种都混在一起,外祖母、阿弟、父亲、母亲,太多人和事需要她去思量。

    完完全全心平气和地对待那是不可能的,她只要想到父母可能在辽人手中,她心里就像装了一块火红的烙铁。

    广阳王府的灭顶之灾,还有属地那些豁出性命要为广阳王报仇的旧部,京中甚至还有一个嘉慧郡主。

    太多要去做的事,但眼下只能一步步的来。

    谢良辰强迫自己静心,一定要睡着养好精神,明日还有许多事要做。

    迷迷糊糊中,谢良辰睡着了,她甚至做了个梦,只觉得自己身处危险之中,面前依稀有只作恶的野兽在吞噬着她身边人。

    她不停地将手里的箭射向那野兽,那野兽中箭不倒依旧狂吼着向她扑来,却在这时候忽然跳出只白毛大虎咬在那野兽脖颈上。

    那种毛骨悚然的恐惧顿时消失殆尽。

    第二天谢良辰醒来的时候,竟然觉得神清气爽,回想晚上那场梦,不知道那白毛大虎是怎么回事?

    这世上还有生成这般模样的大虫?

    ……

    比起镇州的情形,瀛州俨然乱成一团。

    秦茂行等着镇州送来的药材,简直是望眼欲穿。

    “宋羡会不会趁机对付我们?”

    营中的将领低声议论。

    “节度使远在京城,我们乱了,将来对宋羡只有好处。”

    “说送药来,真的有药?”

    秦茂行皱起眉头就要呵斥那些将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背地里耍阴谋诡计那一套。

    “将军,”军头禀告道,“从镇州的药材到了。”

    秦茂行心中一喜,顾不得别的,带着人出了营帐向前迎去。

    镇州来的骡车浩浩荡荡进城。

    旁边的人数着:“二十三驾骡车。”

    立即有人道:“才这么点,能送多少药材?”

    秦茂行不理会他们,而是大步走上前打开了前面骡车上的箱子。

    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摞放着几只木匣。

    秦茂行掀开木匣,里面是一颗颗大小相同的药丸。

    秦茂行的手略微有些发抖,这就是宋羡书信上说的成药?陈家村谢大小姐和许郎中帮忙做出的成药。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喜遇良辰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