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zhijiandoukou.com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zhijiandk.com

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一世高手 > 第436章 伤风败俗
    “鱼璇儿有问题!”

    这是回到西门晴岚的房间后,萧玉龙说的第一句话。

    马熊愤愤的说道:“有什么问题?我看挺可怜的,你们不要欺负人家没了丈夫。”

    众人阴笑着看着他,“看到没,这就是问题所在。”

    马熊愣了一阵,忽然啪的一拍脸颊,“我这是怎么了?差点为了个娘们儿跟兄弟翻脸。”

    “这不怪你,是那鱼璇儿会魅惑之术,你看看这西门家的男人,有哪个不为她神魂颠倒的?”萧玉龙拍了拍马熊。

    马熊赶紧往太阳穴涂抹风油精,生怕真的被迷了心智。

    秦五则冷静的分析道:“里穿红外穿白,这西门信死的可有够蹊跷的。”

    虞九香吃味的说道:“你倒是看的清楚。”

    秦五所说的里穿红外穿白,正是说鱼璇儿外面是孝服,里面是红肚兜,因为被萧玉龙揪扯才无意中露了出来。

    见虞九香这么说,秦五尴尬的笑了笑,“不怪我看,要怪怪玉龙扯得位置不合适。”

    萧玉龙一阵无语,“别带上我啊。”

    众人笑骂了一阵,这才说起正事儿。

    “接下来该怎么做?这么大的隐患留在西门家,就跟一颗手捧雷似得。”虞九香问道。

    “要不晚上我摸过去,把她办了?”马熊满眼兴奋。

    “你那是办事吗?看你那兴奋的样子,哈喇子都出来了。”虞九香嫌弃的瞥了眼。

    秦五摇头说道:“她的表面毕竟是西门玉的遗孀,又是弱女子一个,我们这时候对她动手的话,传出去让人诟病。”

    萧玉龙也点头道:“没有证据不好下手,这样,我们尽量别沾染她。等我先把盛唐公司失窃的技术召回来,再慢慢料理西门家的破事。”

    众人纷纷点头,目前也只能如此。

    叮咚,萧玉龙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来只看了眼,顿时神色就变得异常难看。

    “怎么了?”玄淼凑上前询问。

    “没事,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萧玉龙噙着笑说道。

    “累惨了,我要回去睡个大觉。”马熊打了个哈欠,大家也都跟着打,不一会儿人就散光了。

    萧玉龙却依旧来不及休息,因为他刚刚收到林蛮蛮的消息,师诗病情加重,已经卧床不起了。

    所以,今夜无论如何,他都要炼制出大还丹。

    这件事,再也不能耽搁了。

    哪怕是他已经四天没有休息,此刻也决不能闭眼。

    他有心留下玄淼为他护法,但看她神色疲惫,也就没好意思开这个口。

    等大家都去了之后,萧玉龙这才关上门,取出九阴鼎,分别将痴龙珠、黄河龙涎与昆山泥投入其中,准备炼丹。

    炼丹之火无非文武火,仙丹则需要真火。

    至于所谓三昧真火,实在是虚无缥缈,神话故事中才会有。

    萧玉龙用火一般是焚烧桑枝,但眼下没有此物,就用燃气炉代替。

    把燃气炉改装喷口,火焰变成直射型,火力还是非常可观的。

    萧玉龙生怕出意外,双手贴了两张符纸之后,再用双手护住九阴鼎,以内劲遍布炉壁,让火力均匀覆盖。

    如此维持了不久,九阴鼎内香气弥漫,一直蔓延到了整个房间。

    米脂香味儿,让人闻着十分舒服,就像是饱餐了一顿似得。

    萧玉龙手中的九阴鼎也已经通红一片,好在他事先用符纸护住双手,而且还在九阴鼎中习得炼丹术。

    如此,才能勉强炼制神药。

    本来这九阴鼎的用法是放在九阳鼎中炼丹,九阴九阳相辅相成,可以说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可现在师诗病重,九阳鼎远在海城,他只能冒险以自身代替九阳,与九阴鼎合炼神药。

    眼看那九阴鼎中的神药翻滚,用不了多久大还丹就能炼成了。

    吱呀声,门开了。

    紧跟着一阵香风迎面扑来。

    萧玉龙抬头看去,顿时心中怔了下,竟是鱼璇儿。

    鱼璇儿脸上带着淡淡的哀怨,婀娜多姿的走近萧玉龙身边,琼鼻轻轻动了动,“好香哦。”

    萧玉龙想说个“滚”字,可惜全部力量都放在九阴鼎上,这让他完根本开不了口。

    鱼璇儿见他不说话,就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萧先生,我深夜拜访虽然唐突,可我真的希望解开您对我的误解。”

    “我虽然是西门家的主母,可白天却被他们看的很紧,只能选择晚上过来。”

    “您是大英雄大人物,西门家的人都怕您,我真的好羡慕晴岚,有您这样的男神在背后撑腰。”

    说到这里,鱼璇儿眼睛一红,热泪滚滚。

    就这样子,真是谁看了谁能不心疼?真恨不得楼进怀中百般呵护。

    可萧玉龙依旧一言不发,这让鱼璇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发挥。

    她心想,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

    萧玉龙心中苦啊,不是他不说话,是他说不了啊。

    鱼璇儿哭过之后,把头轻轻靠在萧玉龙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只想找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可为什么这么难呢?阿信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可能害他呢?”

    鱼璇儿说道这里蹭了蹭,把头又往萧玉龙的怀中靠了靠。

    萧玉龙心里那叫个气啊,你丫搁我这里施展进挪术呢?

    你丫不会是想睡我吧?

    今天真不行啊,有正事儿呢。

    改天,改天成不?

    很显然,鱼璇儿冲的就是今天。

    她自顾自的在萧玉龙怀中说道:“不错,是我害死了阿信。”

    呃?不打自招了?

    “不管是西门修还是严泽,他们都是觊觎我,他们是为了霸占我,才做出那样的事情的。都是我不好,才连累了阿信。”

    鱼璇儿说的十分伤心,趴在萧玉龙怀中哭的跟死了爹似得。

    萧玉龙心想美得你,你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忽然,鱼璇儿爬起身子,两只小手轻轻的捧起萧玉龙的脸颊,直视着他略带冲动的说道:“我想好了,我决定了,我以后要跟着你。”

    萧玉龙:“……”

    鱼璇儿解释道:“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男人,只有你才能靠得住。我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嫁个靠得住的男人,而你就是这个唯一。”

    萧玉龙:“……”

    鱼璇儿说着,微微吸了口气,忽然亲了上去。

    萧玉龙猛一撇头,勉强避开。

    鱼璇儿扑了个空,侧着身子趴在他脖子上,贴着他耳朵说道:“没有人可以拒绝我的魅力,你也一样。”

    说完,她的小手就像一条蛇,缓缓钻入萧玉龙的衣服内,在里面一阵乱来。

    不多时,萧玉龙的上身衣服就被扒了个精光。

    就在鱼璇儿去扯萧玉龙皮带的时候,门外终于来人了。

    萧玉龙提着的心稍微松了松,盼望着有人来解救他。

    吱呀声门开了,马熊瞪着俩牛眼望着里面纠缠在一起的两人。

    萧玉龙心想你丫别光看啊,赶紧把这个女妖精给贫僧拉走啊。

    “哦,我懂,打扰了,你们继续。”说完,马熊退出房间,关上门出去了。

    萧玉龙:“???”

    走在门外的马熊还嘟囔道:“切,算什么兄弟,不让我去办这娘们儿,原来是给自己留着。”

    萧玉龙的心都凉了半截。

    “萧先生,你不说话也不动,我就当你默认了。”鱼璇儿说着,起身缓缓解开孝服,还有其他的带子。

    她没有脱下来,而是挂在身上,半隐半现,那样子简直绝了。

    然后她扭着身子跪坐下来,一点点贴近萧玉龙,一点点爬上去。

    手探进去,“噢,脸上不情愿,可它却老实的很呢。”

    萧玉龙真的感觉自己要炸了,要不是为了师诗,他早就把大还丹一把扔了,然后好好惩治惩治这个小妖精了。

    “咦,好漂亮的纹身哦。”忽然,鱼璇儿注意到了萧玉龙胸口上出现的莲心禁咒。

    萧玉龙暗叫苦也,莲心禁咒再次被激发,恐怕要噬心发狂了。

    大还丹炼制到了关键时刻,要是出了篓子,等他清醒过来,非把这个女人大卸八块不可。

    鱼璇儿觉着好看,调皮的伸出舌头来了一下。

    淦……

    萧玉龙瞬间觉得热血上涌,莲心禁咒的力量不断的释放,头脑一阵阵发热。

    不过塞翁失马,随着这股热血,他手上的丹火之力骤然加强,正冲击瓶颈的大还丹一口气成形。

    九阴鼎中啪啪声响起。

    鱼璇儿觉得新奇,凑上前去查看,“这是什么东……”

    嘭的声巨响,炸翻的盖子拍在鱼璇儿的额头上,灼热的炉盖直接贴了上去。

    鱼璇儿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紧跟着手忙脚乱的剥掉了额头上的盖子。

    萧玉龙瞥了眼,直接看傻了。

    好好的姑娘,雪白的额头上竟然印下了一个八卦印,这……

    与此同时,一股异响散开,丹炉外的红色火焰收敛,里面凝聚出三颗小拇指大小的丹药。

    萧玉龙趁着理智还在的空档,赶紧倒出丹药收好,俯身去关火的时候,理智已经没莲心禁咒吞了。

    一脚踹翻燃气炉,任由炉火烧着房间的东西,自己则朝着落荒而逃的鱼璇儿追去。

    鱼璇儿衣不遮体,嘶声惨叫着冲出门往外跑,迎面就撞上了闻讯赶来的西门家众人。

    男的看着雪白的身影都傻了眼,可跑近了又看到额头上那血红色的八卦印记,顿时就全惊醒了。

    “什么情况?”

    紧随其后,光着膀子的萧玉龙就冲了出来。

    从侧面来了个小丫鬟,径直撞在了萧玉龙身上。

    得,就你了。

    萧玉龙直接把小丫鬟扑倒在了门前的草地上。

    “我擦,这人疯了吧?”

    “这是上脑了?”

    “要不拉开?”

    “你敢上你上啊。”

    一群西门家的男人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人敢上前。

    “萧玉龙,你疯了?”终于来了敢动手的了。

    西门晴岚冲上前把正在撕扯小丫鬟的萧玉龙拽开,气愤的抬手给了两巴掌。

    啪……

    结果萧玉龙一点没惯着,抬手一巴掌就把她打得滚进了树丛中。

    紧跟着,萧玉龙就扑在了她身上。

    西门晴岚见他双目通红,胸口上莲花血红,立刻意识到他这是犯病了。

    想要挣扎却被压着,情急之下喊道:“遮住!男的都出去!”

    一群看傻眼的下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扯了房间的窗帘与帷幔,围绕着树丛圈出一片地方来。

    里面的火势控制住后,西门家来看热闹的人就被赶到了院子外。

    不过这帮人没走,全在外面听动静呢。

    听着听着,几个年长的猛地一顿脚。

    “伤风败俗。”

    “成何体统?”

    “造孽啊!”(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k.com)